梅高美 1

前不久,SpaceX成功试射了猎鹰9重型火箭,这让它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SpaceX本次发射之所以万众瞩目,在于猎鹰9重型火箭已经在运力上赶超传统大多数国家的能力。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空间物理学博士 李会超】

正当中国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与神舟十一号飞船对接的同时,在曾被太空探索技术公司、蓝色起源公司等美国企业抢足风头的商业航天领域,中国也开始发力。中国长征火箭有限公司19日在北京挂牌成立,《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这家依托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的商业航天公司雄心勃勃地推出一系列快响应、低成本、高可靠的空间发射服务,其中最吸引人的,还包括有望在未来5-10年实现的中国“太空游”项目。

以SpaceX为代表的个体太空探索企业正在改变传统的以国家为主导的太空力量。

去年猎鹰重型火箭首飞时,在地球附近飞行的红色跑车和宇航员假人为其赚足了眼球。4月11日,SpaceX公司的猎鹰重型火箭的第二次飞行取得成功,将Arabsat-6A卫星成功送入同步转移轨道。此次飞行也是猎鹰重型火箭的首次商业飞行,开启了这型火箭的商用之路。本次发射堪称完美,除了成功将卫星送入轨道外,两个助推器和芯一级也全部成功回收。然而,本次发射也反映出了猎鹰重型火箭技术上的一些局限性——它并没有一些人认为的那样神乎其神。

中国直通太空的“三车”服务

SpaceX为什么能获得成功?

给卫星续命不彻底

梅高美 ,中国长征火箭有限公司总裁韩庆平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商业航天产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卫星技术门槛不断降低。由于越来越多的大学等科研机构乃至互联网巨头均推出各自的卫星计划,导致这类中小型卫星的发射需求不断增加,原本由各国政府主导的高精尖航天产业开始走向大众消费时代。

一、纯商业化运营模式,极大的提升了效率和优化了成本

Arabsat-6A通信卫星的运营机构为阿拉伯通信卫星组织,这个组织有21个阿拉伯国家共同兴办,为阿拉伯地区国家提供通信卫星服务。虽然“金主”是阿拉伯人,但这颗卫星由美国公司设计制造,也由美国公司的火箭负责发射。Arabsat-6A卫星采用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A2100卫星平台,重量为6.46吨,除了能为阿拉伯国家集中的中东地区提供服务外,还能为北非和东欧的部分地区提供服务。

据美国航天基金会发布的《2015年航天报告》统计,目前全球航天经济总量约3300亿美元,其中商业航天产业占比高达76%。尤其是SpaceX公司和蓝色起源公司的可回收火箭竞争,几乎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相比之下,尽管中国在重大航天项目上不断突破,但至今还没有一家中国商业航天企业可以在国际舞台上与SpaceX公司、轨道科学-ATK公司等同台竞技;也没有一家中国商业航天企业的产品可以与“猎鹰”系列火箭、“米诺陶”系列火箭、“白骑士”系列太空船相媲美。

猎鹰9倍受人们关注的是它的强大运力。那么何为运力?就是火箭把物体从地表运送到太空轨道的能力。只有火箭的运力足够强大,我们才能把各种功能的事物送入太空轨道为我们服务。一直以来,大型火箭就是彰显国力的最有力说明。

梅高美 2

韩庆平介绍说,中国火箭公司将推出面向商业市场的快响应、低成本、高可靠的空间发射服务,并提供从搭载发射到卫星组网的全套解决方案。未来中国商业航天发射将走下神坛,其本质是往返天地之间的一种交通工具。

历史上,特别是在冷战期间,美国(土星5号)和苏联(能源号)火箭都曾拥有过超过百吨的近地轨道运力。冷战结束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美、俄、欧、日、印等国都在大力研发运力在10-30吨之间的火箭技术,并都大有斩获。

猎鹰重型火箭发射Arabsat-6A

他形象地比喻说,既然是交通工具,自然也可以借鉴“滴滴打车”,中国火箭公司推出了“太空专车”“太空班车”和“太空顺风车”三种“打车”服务。所谓太空专车,就是按照指定的时间及轨道,中国火箭公司将为用户提供专属的发射服务;太空班车是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像班车一样同时搭载多颗卫星进行发射,让客户用最优的价格完成自己的发射需求;而太空顺风车是根据发射主体任务的剩余运载能力,提供在指定时间与轨道的航天发射服务,它能以相对优惠的价格,完成发射任务。

我国自1970年4月24日在甘肃酒泉东风靶场发射东方红一号卫星进入太空大国行列以来,在航天领域的投入自始至终都没有放松过。载人航天实现多人多天在轨运行、航天员太空系留行走、太空轨道对接,嫦娥工程实现机器人登月行走探测,多型新型无毒无污染火箭成功发射,在航天项目表上,我们的航天人交出了一份令人激动的满意答卷。
然而,中国航天在重型火箭这个硬指标上总是有些差强人意。

通信卫星一般工作在赤道上空、距离地面36000公里的地球同步静止轨道上。在这里,卫星绕地球自转的角速度与地球自转的角速度刚好相同,卫星可以相对地面保持静止,从而可以连续的为某一特定地区提供服务,地面上的卫星天线(也就是俗称的“大锅”)的指向在初次调好后就无需再做调整。发射工作在这种轨道上的卫星时,火箭首先携带卫星进入距离地面几百公里的近地圆轨道上,并关机滑行。在滑行到合适位置后,火箭将再次打开发动机,将卫星送入同步转移轨道上去。这是一条一端与近地轨道相连,另一端与同步轨道相连的椭圆轨道。

中国商业航天的优势何在

直至2016年11月3日长征五号大型火箭交付使用,中国火箭运力才终于跨入了世界第一梯队的行列。然而,就在我们刚刚追上世界步伐不久,就被SpaceX猎鹰重型火箭给超越了。

以往,在GTO轨道的远地点开机加速、进入轨道的操作一般由卫星本身的发动机来完成,需要消耗卫星携带的燃料。卫星在轨工作期间,发动机同样需要消耗燃料对卫星进行轨道和姿态的维持,从而使卫星始终处在正确的位置、天线始终朝向正确的方向。一旦燃料耗尽,即便卫星其他器件都还能正常工作,卫星很快也会因为姿态无法维持而退出服务。卫星携带的总燃料是一定的,如果能够减少变轨过程中消耗的燃料,则能够将更多的燃料留给在轨工作期间使用。据阿拉伯通信卫星组织CEO在发射前透漏的信息,Arabsat-6A之所以选择猎鹰重型火箭,是因为其更高的推力能够给卫星带来更长的寿命。

韩庆平坦承,中国火箭公司要进军国际商业航天市场,必然会直面已经先行一步的美国私人航天公司的竞争。在美国国家行政、法规以及专利领域的大力支持下,美国私人航天公司初步取得先发优势,尤其是SpaceX公司凭借扁平化的组织架构和成熟的货柜式产品管理模式,已经成为美国最主要的航天企业之一。

SpaceX猎鹰9重型火箭不只是在运力上超过了长征五号火箭,更重要的是它的效率更高,价格更有竞争优势。

梅高美 3

那么与SpaceX公司相比,中国火箭公司有什么优势呢?韩庆平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首先,在最关键的可靠性上,我们占据优势,毕竟经过历次重大发射任务的检验,长征系列火箭的可靠性世界排名第一。

梅高美 4

今年2月,与Arabsat-6A配置基本一致的Saudi Geostationary
Satellite-1/Hellas
Sat-4卫星由欧洲的阿丽亚娜5型火箭发射,其预计的在轨寿命能够达到15年。而使用猎鹰重型火箭发射的Arabsta-6A,则被续命到了18-20年。近年来,使用能够在轨道上长时间工作、多次点火飞行的火箭上面级,直接将卫星送入GEO轨道的发射变得越来越多。例如,在部署北斗导航卫星系统的过程中,我国的远征一号上面级就多次执行了直送GEO轨道的任务。而猎鹰重型火箭此次还是将Arabsat-6A送入了GTO轨道,从GTO向GEO的转移仍需要使用卫星本身的动力,“续命”并不彻底。实际上,SpaceX并没有单独研发上面级,猎鹰9号和猎鹰重型火箭基本相同的第二级能够在轨道上较长时间滑行和多次开关机,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上面级的技术特征。然而,也许是受限于第二级的技术水平,SpaceX目前还没有进行过直送GEO轨道的发射。

其次,中国火箭公司有非常完整的火箭型谱,目前已开放了五款商业型运载火箭,它们的运载能力从几百公斤到二十几吨,能更好满足消费者多元的发射需求,相比之下,SpaceX公司目前只有“猎鹰1”和“猎鹰9”两型运载火箭。此外采用液体燃料的长征火箭可提供最短90天的发射服务周期,而固体发动机的长征火箭发射准备时间可以压缩到几十小时,对于发射时间要求高的客户而言尤其具有吸引力。

SpaceX猎鹰9重型火箭的发动机和箭体都是以21世纪头十年的技术开发的。和许多沿用了几十年的冷战时代的技术和当前的大多数火箭技术相比,猎鹰9在技术指标,制造工艺,飞行控制上都领先与竞争对手。除此之外,快速迭代的开发模式、先进的生产标准、先进的成本控制等,都使得猎鹰9在效率上大大高于同行。接近30的干质比、极小的发动机体积,让猎鹰9只用500多吨的重量,3.6米的直径,一辆大卡车就能运输的体积,最大运力就接近了传统的大直径捆绑式火箭。

梅高美 5

此外,SpaceX公司能击败波音公司等老牌美国航天巨头的最主要优势是价格低,据称其报价甚至比中国还要少20%。韩庆平说,中国航天发射的相对价格高,是由于以往的封闭采购体制造成的。在挂牌仪式上,中国火箭公司已经公开承诺,通过改变以往的管理体制,实现全球化货架采购模式,未来中国的商业航天发射价格可以降低30%。

不仅于此,猎鹰9的开发模式是由成本驱动的,先进技术和创新很大程度用在了降低批量近地商业运用成本而不是提高单发性能上。这样做的好处在于,spaceX的研发运营精力能够集中于同一款火箭和同一款发动机上,对不同的任务也通过调配同一款火箭完成而不需要定制。并有利于简化流程批量流水线生产。这还意味着spaceX在实际生产时可以大批量生产发动机和火箭。

(上面级是一种既具备火箭又具备轨道器特征的航天器,图为远征一号上面级正在工作。)

“可回收火箭,我们也在搞”

批量生产就意味着标准化和规模化,规模化之后,成本自然就下降了,价格当然就更具竞争力。这个从猎鹰九64吨的运力,报价9000万美元,实际发射只需要6500万美元的价格就知道了。而可回收技术的使用,则让SpaceX的发射价格更具竞争力。

【梅高美】副总统的死命令,商业航天搞不定。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谈及与美国私人航天公司的竞争,当前炙手可热的可回收火箭是避不开的话题。SpaceX公司采用火箭垂直自主降落的方式,号称可以大幅降低发射成本,因而备受世界媒体的热捧。中国的商业航天是否也得瞄准这个方向?

猎鹰9不仅运力强、效率高、价格实惠,在可靠性上也是高,猎鹰9系列火箭一共49次发射,47次成功,成功率95%以上,比长征系列的94%+还要高,属于全球发射成功率最高的火箭家族之一。

【梅高美】副总统的死命令,商业航天搞不定。作为被一些人称为“地表最强”的运载火箭,猎鹰重型火箭的标称GTO运载能力可达26.7吨。用这样一颗能力巨大的火箭发射仅有6吨多重的Arabsat-6A到GTO轨道,似乎是大马拉小车的能力浪费。然而,在实现助推器和芯一级全部回收的情况下,猎鹰重型火箭的GTO运载能力将会锐减到8吨。也就是说,“地表最强”的运载能力和可回收重用的功能是鱼和熊掌,不能在同一次发射中兼得。

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总指挥杨毅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可回收火箭与节约成本并不能直接等同。通过分析SpaceX公司“猎鹰”火箭的各次发射记录可以发现,它搭载的卫星重量远小于运载火箭的最大载荷,比例最高也只有56%。从技术角度分析,这应该是由于为实现可回收技术而带来的运载能力损失。如果这种火箭的可回收发射次数有限,再加上由此带来的运载能力损失以及回收、维护检查的成本,很可能达不到降低发射成本的目的。事实上,欧空局已经明确表示,不准备发展可回收火箭,而是依靠材料和工艺的改进来降低航天发射成本。

【梅高美】副总统的死命令,商业航天搞不定。二、SpaceX的远景是征服星辰大海,当下则在创新商业卫星市场

目前,猎鹰9和猎鹰重型火箭的芯一级与助推器如果以回收重用的方式工作,在完成工作后,发动机还要再点火三次,使其能够进入返回弹道,减速并最终在回收平台上软着陆。因此,芯一级和助推器还要“私留”一些燃料用于返回地面。这部分燃料不但没有将自己所蕴含的能量用到发射载荷上,还需要占用火箭的起飞重量,从而减小了火箭在回收重用情况下的运载能力。同时,回收过程中用于控制火箭飞行的栅格网和与地面接触的着陆腿等机构,都需要额外占用起飞重量。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火箭回收重用的代价就是运载能力的降低。

杨毅强透露,目前中国也在研制可回收火箭,但与媒体上炒得风风火火的SpaceX公司不同,中国同时在探索“降落伞+气囊”和“垂直降落”两种火箭回收方式。他表示,从技术角度上讲,用降落伞回收的难度更小,成熟度也更高,但对降落地点需要精心设计,若是落到某些山区或高原,如何运出来就是问题。韩庆平也表示,未来中国火箭公司是否采用可回收火箭技术,更多是根据市场的需求。如果这种技术确实能降低发射成本,我们也可以发展相应的火箭,中国在技术储备上并不存在问题。

马斯克的目标是征服头顶的星空!

梅高美 6

普通中国人距离太空游还有多远?

梅高美 7

(猎鹰重型火箭的两个助推器最后一次点火,实现回首软着陆)

近年来蓬勃发展的商业航天对民众的最大吸引力,就在于普通人也有机会进入太空,“白骑士”系列太空船曾带动起太空游的热潮。中国火箭公司也为中国人提供了亚轨道太空边缘观光、长时间临近空间、失重飞行等一系列的“太空游”服务。乘客可以体验最新奇和刺激的失重感,欣赏如科幻大片般的太空风光,在这里,自由出入空间将不再是一个美丽的梦想。

猎鹰9的成功不仅仅表现在人类对外太空的探索能力有增强了,更在于它在商业卫星市场的价值。在商业领域,人们对卫星的要求并不在于拍摄清晰的照片,而在于它能否提供持续高效的指定事物追踪反馈能力。在过去,无论是军用还是商用卫星,其造价都是昂贵的,动辄上亿美元、十亿美元的卫星比比皆是。

猎鹰9火箭的GTO运载能力,在不可回收与可回收的技术状态下,分别为8.3吨和5.5吨,可回收功能的使用使其损失了约三分之一的GTO运载能力。对于猎鹰重型火箭,不可回收与可回收的技术状态下的运载能力分别为26.7吨和8吨,可回收功能使得它损失了多于三分之二的GTO,可见对于猎鹰重型火箭,可回收功能对GTO运载能力的影响更为显著。目前,猎鹰重型火箭的发射目录报价为9千万美元一次,但这个报价是基于不启用回收功能给出的。像本次发射这种助推器和芯一级全部回收情况下的报价,SpaceX网站并未给出,也没有通过其他渠道对外公布。从商业的角度看,如果可回收功能使得单位载荷重量的发射成本有所降低,那么这种技术就是有利可图的。但对于猎鹰重型火箭,在GTO运载能力因回收重用而损失较大的情况下,这一点能否实现就不得而知了。

韩庆平介绍说,中国设想的亚轨道航天器采用液氧煤油发动机作为动力。它垂直起飞,能在距离地球100公里左右的轨道上盘旋数十分钟,然后在普通机场上水平着陆。这种外形有点像飞机的航天器可以重复使用60次,它的重量约为10吨,能装载3-5个人,乘客可以透过很大的舷窗从外太空看地球,还能有几分钟的时间体验神奇的失重状态。韩庆平透露,中国火箭公司将在2019年完成亚轨道航天器的样机验证、2020-2021开展无人试验,3-5年后实现载人上天。

对于商业领域的需求,造价昂贵、数量少的卫星显然是无法满足的。而猎鹰9强运力、高效率、低成本的优势,则很好的满足了商业领域在卫星上的需求。微小卫星发射、批量微小卫星发射、定制卫星发射都已不在话下。通过发射更多的低轨道卫星进行组网,以实现对指定目标的连续追踪、高效反馈不在是商业难题。

梅高美 8

【梅高美】副总统的死命令,商业航天搞不定。SpaceX带来的,是充满了巨大诱惑空间的太空市场。

SpaceX网站上给出的发射火箭发射能力和发射报价

【梅高美】副总统的死命令,商业航天搞不定。三、中国的SpaceX在哪里?

副总统的死命令,商业航天搞不定

以SpaceX为首的美国个人航天公司的蓬勃发展,取得的成功让我们为之喝彩。在国内,也有不少公司在进行航天探索,并取得了不少的成绩,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前不久,美国副总统彭斯公开向NASA下了死命令: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让美国宇航员在2025年登月;如果NASA及其承包商开发的“太空发射系统”搞不定,那么就另请高明,让其他商业航天公司去搞定。

梅高美 9

梅高美 10

比如何玺下面提到的这几家:

SLS的外观效果图,笔者个人觉得像是一个航天飞机助推器和土星5号的合体

1、零壹空间(OneSpace)

在猎鹰重型火箭发射成功后,曾经有一种声音甚嚣尘上:美国的经验表明,国家搞航天不行了,航天还是要让私人企业干。然而实际上,无论是SpaceX出现之前还是之后,美国的航天工业都是由私营企业从事的。在NASA以传统模式进行的航天项目中,作为政府机构的NASA主导设计方案和技术路线的确定,并确保航天器的安全和可靠性,但航天器的研发、制造、测试乃至发射操作中的具体工作,都会承包给波音、诺斯罗普·格鲁曼、洛克希德·马丁这些私营的航空航天工业巨头。最终,制造出的航天器及其知识产权,以及航天器的运营设施都属于NASA,研发的全部预算也由NASA承担。

北京零壹空间科技有限公司(One
Space)成立于2015年6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公司专注于低成本小型运载器的研制、设计及总装,主营业务是为商用微小卫星等小型航天器提供专享发射服务。2015年,零壹空间获得由春晓资本领投,联想之星、哈工大机器人集团跟投的逾千万元天使投资。目前,零壹空间对外提供M系列商业运载火箭、X系列高超声速运载器、电气和动力产品的配套及定制服务。

而在SpaceX开创的商业航天模式中,火箭和飞船的研发由企业主导,NASA可能会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资助一部分研发工作,并订购企业的宇航产品,但相比于传统的NASA兜底研发费用的模式,这种模式的费用是有限可控的,能够激励企业更好的控制成本。无论在哪种模式中,政府机构作为航天项目的核心用户,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当然,未来的航天商业应用会越来越多,但对于前瞻性、突破性的技术开发,政府投资仍然是推动型的力量。

2017年12月,零壹空间的首台固体火箭发动机试车成功,预计将于2018年6月发射第一枚名为OS-X的亚轨道火箭,而第一枚真正入轨的OS-M火箭,则预计最早在2018年底发射。

梅高美 11

除此之外,零壹空间还规划了OS-M4型号火箭,其近地轨道运力为400kg,和2006年首飞的猎鹰1号火箭类似,都是一枚小型火箭,主打微小卫星市场。

NASA商业载人航天计划的首批宇航员

据悉,目前零壹空间已获得了5亿融资。可以预见,如果零壹空间今年的发射取得成功的话,它的未来发展将是一片光明。

尴尬的是,就火箭来说,目前美国的商业航天公司也拿不出现成的产品来响应彭斯副总统的登月号召。猎鹰重型虽然目前是“地表最强”,但仍然不能进入LEO轨道运载能力在100吨以上的重型运载火箭的行列,其运载能力无法满足登月需求。同时,宇航员显然不能直接坐在火箭上裸奔登月,必须有合适的飞船承载他们到达月球并安全返回。除去写在PPT上未被验证的愿景外,尚未进行载人试验的载人型龙飞船只能承担近地轨道飞行任务,而NASA已经进行过无人飞行试验的猎户座飞船虽然具备进行深空飞行和第二宇宙速度再入的能力,但其需要登月舱的匹配才能完成载人登月任务,而登月舱目前并没有一个已经公布的方案。至于SpaceX的BFR火箭,不但采用了相当具有争议的31台发动机在第一级并联的技术方案,作为一种箭船合一的新概念航天器,还无法与其他飞船通过技术成熟的方式兼容匹配。以近期SpaceX已经开始实施裁员的经营状况和BFR本身的试验进展看,即便BFR最终能够成功,时间上也很难赶得上副总统给出的deadline。

2、星际荣耀

近年来,美国航天界虽然大新闻不断,但博眼球的成分大于实质上的技术突破成分。例如一拖再拖的SLS,助推器和芯级发动机用的还是航天飞机使用的产品。而可重复利用航天器技术,则是在航天飞机的基础上探究如何降低成本与提高可靠性。在一定程度上,美国航天还在吃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的技术老本。在那个时代,在载人登月、深空探测、可载人多次便捷往返太空这些鲜明的目标需求引导下,在稳定而充足的国家投资下,国家主导的航天计划不断取得技术突破,使以前的不可能变成可能,奠定了美国在航天界的领导地位,使之后的航天应用可以坐享这些技术突破带来的产出。商业主导的航天活动虽然能够让这些技术产出创造出更多的商业价值,将航天技术转化为经济效益,但对于技术风险和投资巨大的突破性目标计划,则缺乏内在的研发动力。

北京星际荣耀空间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星际荣耀)是由业内资深人士响应国家军民融合号召,顺应商业航天发展趋势,立足商业小卫星发射市场而投资设立的企业。公司专业从事运载火箭的研发,以低成本、高可靠、快响应的小型运载火箭作为近期主打产品,为国内外小卫星发射市场提供低成本进入空间的系统化解决方案,致力于把商业发射服务做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

前不久,长征九号重型运载火箭的研发取得重要进展,发动机联试获得成功。这是一型服务载人登月的重型火箭,其运载能力与SLS、BFR等在同一量级。除了重载火箭外,中国航天还有一系列的技术瓶颈需要突破,才能真正使自己的航天技术达到世界顶尖而不仅仅是先进水平。大洋彼岸航天发展的历史行程,应该非常值得我们参考。

星际荣耀于2016年10月11日,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注册,注册资本100万元。2017年5月上旬,注册资本金增扩至1000万元。2017年10月上旬,注册资本金增扩至1340万元。公司主要经营范围:航空航天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培训、技术检测;运载火箭及其他航天器的设计、开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蓝箭空间(LandSpace)

北京蓝箭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箭)主要面向国内外微小卫星制造商、运营商、科研机构和高校的商业发射需求,研制蓝箭系列运载火箭,提供包括运载火箭、发射场和测控协调、商业保险安排等发射服务的系统解决方案。
蓝箭致力于成为中国航天创新技术的试验平台,成为国家安全和保障体系新产品的试验平台,为国家航天相关服务提供平台。

蓝箭预期在2018年起为市场提供高频次发射机会,整体发射能力将实现近地轨道2000~4000kg左右。

4、翎客航天(LinkSpace)

翎客航天(LinkSpace)成立于2014年,创始人胡振宇是一位90后。他从中学时代就沉迷于火箭设计,是一位真正的“极客创业者”。

从2014年到现在,翎客航天从搭建一辆卡车上的测试台,到有了自己几千平米的发动机及飞行试验场。现在变推力液体火箭发动机已经累计10000+秒的点火测试记录,探空火箭也打了(有失败的),悬停火箭也做了(3枚不同方案,飞了200多次,全箭的控制系统、伺服机构、算法、上位机、一系列的地面配套设备,安全保障系统)。

翎客计划中SZ的“新干线一号”可回收火箭,计划于2020年发射,运力为200kg /
500km太阳同步轨道。

以上几家航空探索公司虽然在实力还远不能和SpaceX相提并论,但他们的探索精神值得我们鼓励。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国家开始鼓励军民融合、鼓励资本进入航天领域的当下,他们将会打破桎梏,发扬国人的聪明才智,极力赶上SpaceX的步伐,在未来的商业卫星市场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