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轮改革重点是解决‘脖子以上’的问题,矛盾主要集中在上面。”

  原题:[改革强军一年间]书写时代大考合格答卷 走好改革强军新长征

摘要:
中国本次军改,从建国以来一直实行的大军区体制终结,改设战区,并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不再仅指挥陆军,而负责统一指挥区内各军兵种所有部队。各战区按照战略方向重新划设,打破行政区划边界,构建起联合训练、联合保障、联合作战的新体制。
…图:战区专责作战,联合训练。图为广州军区特战兵/资料图片  大公网12月4日讯
本次军改,从建国以来一直实行的大军区体制终结,改设战区,并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不再仅指挥陆军,而负责统一指挥区内各军兵种所有部队。各战区按照战略方向重新划设,打破行政区划边界,构建起联合训练、联合保障、联合作战的新体制。  军区是根据国家行政区划、地理位置和战略战役方向、作战任务等设置的军事组织。解放军现设有七大军区,各辖陆军集团军、兵种部队、后勤保障部队和省军区(卫戍区、警备区)。南京、空军、二炮设有专门机关领导各自部队的军事、政治、后勤、装备工作,参与联合作战指挥。  现行大军区主辖陆军  以南京军区为例,辖有第1、第12、第32等3个陆军集团军,领导上海警备区以及江苏、安徽、浙江、福建、江西等5个省军区,以及其他后勤保障、装备保障部队,辖区内还有海军东海舰队、南京军区空军海军、二炮基地。但在实际工作中,南京军区主要领导指挥3个集团军和6个省级军区。辖区内的海军舰队、空军、二炮等武装力量,以本军兵种总部领导。  为协调指挥,通常安排辖区内的海军、空军首长兼任大军区副职。譬如海军东海舰队司令员苏支前、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黄国显,都兼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东海舰队政委王华勇、南京军区空军政委刘德伟,也都兼任军区副政委。但他们仍都属于海军、空军将领,不列入南京军区编制。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杜文龙指出,在原有的大军区体制下,军区、战区原来是同一含义,平时为军区,战时为战区,寓管理和指挥于一体,建设和作战合一。这是传统的分区设防、分区守卫的思路,并且大军区主要负责指挥区内陆军部队,要协调调度指挥其他部队存在很多问题,很难实现跨区联合作战。  战区指挥所有军兵种  杜文龙指出,现代战争要求统筹陆、海、空、二炮等各军兵种联合作战。改革后,不再设军区,改为划设战区,专门负责作战,联合训练、联合保障、联合作战将成为常态化,应对现代信息化联合作战的趋势。  设置战区指挥体制,也是世界主要军事强国的共同思路。譬如,美军长期实行战区体制,美军北方战区、南方战区、欧洲战区、太平洋战区等。俄罗斯2008年开始推进军事改革,重点也是重塑领导指挥体制,将原先以陆军为主体的六大军区,合并组建成东、西、中、南新四大军区,统一指挥辖区内陆、海、空部队,建立起适应现代战争要求的联战联训指挥体制。  在由大军区改设战区之后,未来将构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大战区具有中间的重要环节,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通过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进而指挥各部队,缩短了流程链条,提高了作战效率。  据悉,新设置的战区与原来的大军区,除了体制和职能上的不同,还有诸多不同。与大军区按照省级行政区划设立相比,新的战区主要考虑战略方向需要来分部划设,从而打破行政边界。同时,战区也不再管辖省军区,而集中做好部队的训练作战工作。  【配稿】裁军30万减虚胖增肌肉  30万大裁军也是本次军改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部署,在裁减军队员额的过程中,将主要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同时调整改善军种比例,优化军种力量结构,重点发展海、空、二炮部队,发展网络、太空等新型作战力量。  目前,有关的改革和裁军安排已经逐步传达到各有关单位、部队。官方媒体最近也在不断报道各部委有关表态。  济南军区某部政委王万峰表示,裁减员额的任务已经下达,节点已经明确。济南军区空军雷达旅党委表示,重大考验面前,必须正确对待机构等级变化、职能部署调整、个人进退走留,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能有丝毫拖沓犹豫。  从1985年代开始,在过去的30年,中国先后进行过四次大裁军,分别见到裁减员额100万、50万、20万。目前,中国军队现有总员额230万。在今次军改中,将再裁军30万。  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研究员赵小卓称,裁军30万,减少军队员额,又要增强战斗力,看似矛盾。实际上在裁军中,是减掉“虚胖”,练强“肌肉”。过去主要侧重减员额规模,现在是对军队组织形态、运行模式、管理体制都重新塑造,培育新的战斗力增长点。  国防大学教授李璟表示,这是中国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的一个具体体现。通过进一步调整陆军和海空二炮比例、机关和部队比例、官兵比例、战斗人员和非战斗人员比例等改革举措,优化各军兵种部队结构、编成。  加强网络太空作战力  按照军改部署,在优化军兵种结构方面,将重点加强海军、空军、第二炮兵部队建设,进一步改变“大陆军”唱主角的传统结构。突出新型作战力量建设这个战略重点,着力增强新质作战能力,减少老旧落后装备,为加快发展新型作战力量“腾笼换鸟”。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杜文龙表示,中国未来还需要加强网络虚拟空间、外太空空间等新型作战力量,抢占现代信息化战争的制高点。  【配稿】军委部门普遍降级别  军委机关改革是本次军队改革的重中之重。《解放军报》近日发文指出,这次改革,特别是军委机关带头精简,局以上减少一个领导层级,普遍降低机构等级,大量压缩机构数量和人员编制员额,大幅度减少直属单位。  《解放军报》发表《重塑我军领导指挥体制是强军兴军的必然选择》一文中指出,中国军队现行的总部、军区领导指挥体制,集决策、执行、监督职能于一体,暴露出不少弊端。特别是四总部权力过于集中,影响了军委集中统一领导。  领导指挥体制改革后,军委机关由“总部制”调整为“多部制”,原来权力高度集中的“总部领导机关”,变成权力互相有所制约的“军委办事机关”。大军区也不再是权力很大的“一方诸侯”,而是形成“战区主战、军种主建”,作战指挥职能和建设管理职能相对分离的新格局。这样更加有利于加强军委的集中统一领导、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  军委机关改革之后,将加强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和战略谋划、战略指挥、战略管理职能,下放代行的军种建设职能,军委机关职能主要包括指挥、建设、管理、监督四大方面。  这次军改,将贯彻精简高效原则,军委机关、战区机关、战区军种机关等等无论单位等级、内设机构还是人员编配,都从严从紧控制。特别是军委机关带头精简,局以上减少一个领导层级,普遍降低机构等级,大量压缩机构数量,大减直属单位。  军报文章还措辞严厉地批评,长期以来,部队一些领导和机关滥用权力、违规违纪违法办事,腐败现象滋长蔓延。究其原因,是对权力缺乏有效的制约和监督机制,特别是对领导机关、领导干部的制约和监督形同虚设。

建立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实现了人民军队组织形态的整体性重塑,迈出了构建中国特色军事力量体系的历史性步伐,人民军队体制一新、结构一新、格局一新、面貌一新。——习近平

习主席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强调。

  来源:央视军事报道

梅高美 1

那么,“脖子以上”指的是什么?

  一支军队要想从胜利走向胜利,必须从改革走向改革。一年前的今天,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在北京闭幕,习主席发出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的动员令,中国军队“历史性改革”大幕开启。统帅千钧授,全军一念同。一年来,改革推进的速度,让人吃惊;改革实施的强度,超乎意料。这一年,改革形成强大势场,军心所向;这一年,改革硕果累累,蹄疾步稳。改革鼓点激荡人心,三军将士坚定拥护改革、支持改革、投身改革,一幅在新体制下再出发的强军图景,正以恢弘磅礴之势铺展开来。

进入“新体制时间”,组织形态重塑焕发巨大生机。图为火箭军部队导弹多箭齐射的震撼场景。任方正摄

“脖子以上”的问题解决得怎样?

梅高美 2

初冬,北京。
中国军队一条消息再次令世人瞩目:中央军委政策制度改革工作会议召开。这标志着国防和军队改革“第三场战役”打响。
改革如潮涌,后浪推前浪。回望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军队改革的铿锵步伐,一幅波澜壮阔的强军图景以恢宏磅礴之势呈现在世人面前。
这些年,人民军队组织架构实现历史性变革。打破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减少领导指挥层次,解决机关臃肿庞杂问题,构建“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领导指挥体制,我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初步建立、效能凸显,三军联战联训驶上快车道。
这些年,中国特色精兵之路迈出历史性步伐。回望过去,我们欣喜地看到:进入“新体制时间”,新的军队组织形态焕发巨大生机,在一场场联演联训、抢险救灾和应对突发事件中,体系融合、指挥高效、保障有力等改革效益日益凸显,推动人民军队在改革强军征程中阔步向前。
今天的人民军队,在重塑再造中振翅高飞!
深远谋划、科学决策,领导指挥体制焕然一新——
人民军队联战联训进入新纪元

天上,有歼击机、预警机、侦察机;地上,有坦克、导弹、重型火炮;海上,有驱逐舰、护卫舰、巡逻艇……隆冬时节,一场联合作战网上演练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可对筹划组织演练的北部战区联合参谋部几位参谋来说,我军重塑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后,这早已是“家常便饭”。
“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千呼万唤始出来。”东部战区陆军副司令员张学锋为改革强军谋深虑远的战略考量叫好: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第一仗,就是重塑我军领导指挥体制,确立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
“这是立足战略全局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作出的深远谋划和科学决策。”多年参与联战联训实践的张学锋对此感触颇深:没有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就没有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一支军队能不能打胜仗,领导指挥体制最关键。
能否解决好领导指挥体制的问题,不仅影响制约着改革的顺利推进,甚至决定着改革的成败。
习主席深刻指出,我军“两个能力不够”的问题依然很突出,一个重要原因是“领导管理体制不够科学、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不够健全、力量结构不够合理、政策制度改革相对滞后”。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牢牢把握能打仗、打胜仗这个聚焦点,为国防和军队改革确立了主攻方向:深入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重中之重是领导指挥体制改革,并以此为龙头和突破口,牵引和推动改革强军战略的全面实施——
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调整组建15个军委机关职能部门,划设5大战区,完成海军、空军、火箭军、武警部队机关整编工作,实施联勤保障体制改革,组建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组建新的军委纪委、新的军委政法委,调整组建军委审计署……
新的“四梁八柱”拔地而起,我军组织架构实现历史性变革,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格局初步形成。人民军队在看似波澜不惊中,跨出了石破天惊的一大步。
“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是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着眼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作出的战略决策,是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的标志性成果,是构建我军联合作战体系的历史性进展。”军委联合参谋部一位参谋说:“我军联合作战缺乏体制机制的尴尬,从此成为了历史!”
1955年1月18日8时,在时任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的统一指挥下,我军集中了约1万人的陆、海、空兵力,发起一江山岛战役。
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三军联合作战。这也是我军迄今为止的唯一一次三军联合作战。由于没有探索设计出科学合理的指挥体制,全军官兵呼唤联合作战几十年,始终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体制一变天地宽。过去联合难,难在没体制。如今,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为联合训练“拆坝清淤”,引来了“源头活水”。南部战区首次组织联合实兵演习就欣喜地发现,部队盼望多年的联战联训愿景正在变成现实。
北部战区一场实兵实装联合演习拉开战幕后,地上坦克炮火连天,空中战机穿云破雾,海上战舰巡航游猎……来自战区各军种的舰艇、飞机以及海防、雷达、地空导弹、电子对抗部队等,编成多个战斗群,展开课题性实兵演练,全面检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和部队联合行动能力。
作为经略一方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东部战区从诞生那一刻起,便将指挥训练作为“重头戏”纳入主业主课。近年来,他们组织指导战区三军进行系列联合演训,一次比一次顺畅,一次比一次融合……
一幕幕场景、一个个变化,无不告诉世人:我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基本建立,深刻改变着人民军队、塑造着一代官兵。如今,战区联合训练引领军种训练、军种训练支撑战区联合训练已成为全军共识,人民军队联战联训正从“物理组合”走向“化学反应”。
钓鱼岛常态巡航、南海维权、边境反蚕食斗争、反恐维稳、重大活动安保……进入新时代,军委和战区两级联指运筹帷幄、严阵以待,及时稳妥处置各种重大突发情况,坚决打好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每一仗。
刀口向内、除弊布新,军队组织形态更加科学高效——
中国特色精兵之路迈上新台阶

人员减少了,战斗力却提高了;层级减少了,指挥却更加高效了!
3年参加10多场联演联训,陆军某合成旅通信连、侦察连官兵这一感受越来越强烈:原有100多人的连队,改革后编制只有20多个人,由数量密集型变为技术质效型,两个连队的通信保障和侦察能力不降反升,实现了新突破。
一叶知秋,折射三军气象。两个连队的深刻感受,体现了我军组织形态重塑后的一个巨大变化:领导管理体制、作战指挥体制和兵力结构编成等更加科学高效,更加适应未来信息化战争。
兵在精不在多,提升军队战斗力看数量更看质量。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征程中,习主席深谋远虑,统筹谋划数量规模,着力提升质量水平,明确要求“要坚持减少数量、提高质量,优化兵力规模构成,打造精干高效的现代化常备军”“打造精锐作战力量,优化规模结构和部队编成,推动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这些年,人民军队刀口向内、除弊布新,使组织形态为之一新。
——指挥体制更加高效。撤军区、建战区……改革一开始,我军就从“根目录”上贯彻科学高效的原则,精简指挥层级,构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军委机关带头精简整编,正师级以上机构减少200多个,人员精简三分之一,军队长期以来机关臃肿、机构重叠、层级太多的结构性矛盾得到解决。
——军队规模更加精干。减数量、提质量……裁减军队员额30万,健全军种领导机构,优化军种比例、官兵比例、新旧装备部队比例。全军团以上建制单位机关减少1000多个,非战斗机构现役员额压减近一半。
——结构编成更加科学。优化军兵种结构,大幅压减集团军数量,进一步编实编强作战力量;陆军员额历史上首次压减到全军总员额比例的50%以下,组建战略支援部队,统筹传统作战力量与新型作战力量发展,推动军兵种建设战略转型,“大军区”“大陆军”的思维定式、机械化战争观念的历史惯性逐步被拔除。
恩格斯说:“许多力量融合为一个总的力量,就造成一个新的力量。”组织形态重塑后,我军指挥体制更加高效,军队规模更加精干,结构编成更加科学,从根本上改变了长期以来陆战型的力量结构,改变了重兵集团、以量取胜的制胜模式,实现了在“瘦身”中“强体”、在“精减”中“增效”的目标。
新体制带来新效益。深秋时节,中部战区空军地导某营射击指挥演练激战正酣。履新仅一个月的指导员马天翼接替“阵亡”的连长进行指挥,带领全连官兵成功“秒杀”对手。走出兵器舱,马天翼长舒一口气:“原本担心自己短时间内难以掌握指挥流程,没想到新体制下指挥扁平化,既减少了层级、缩短了时间,还减小了操作难度,为我们打通了‘任督二脉’。”
新结构催生新战力。前不久,陆军某旅一场合成营对抗演练中,合成三营官兵一路攻坚拔寨,展现出前所未有的战斗力。“新结构攥指成拳催生‘合成’战力。”指挥员感慨地说,全营从步兵、通信到工兵、卫生等,大大小小几十个专业,作战效能不断得到释放,部队战斗力大幅提高。
新编成锻造新利剑。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数量和质量关系的优化程度。新编成让许多部队的战法研究从单打独斗向系统配套、从单一军兵种向多军兵种联合作战发展。这几年,中国军队不断走向世界,“航空飞镖”“东方-2018”战略演习等军事交流活动深入开展,透射出中国军队走向世界一流的新足迹,见证了改革强军的新成就。
审视重大历史事件,离不开时间的沉淀。回望过去,我们欣喜不已。这些年,精干高效的军队组织形态焕发勃勃生机,新体制使中国特色精兵之路迈上新台阶,一幅在新体制下集合再出发的强军图景,正以恢宏之势铺展开来。
梅高美 ,战建分离、聚力打仗,为打造精锐之师奠定体制基础——
战斗力建设在体系重塑中脱胎换骨

“组织形态重塑后,人民军队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前些天,陆军某合成旅一位领导将这个问题发到强军网上后,不到一天时间就收到近千条留言。该旅领导逐一浏览发现,一向“七嘴八舌”的网络,这次竟然出现了难得的“异口同声”。官兵们都觉得,最大的变化就是——全旅上下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思训谋战的氛围更加浓厚。
人人琢磨打仗,个个聚力打仗。这些年,全军将士以临战状态演兵砺兵,扎实推进军事斗争准备,实战化训练如火如荼。“跨越”“联合”“红剑”“砺剑”“卫士”……从苍茫大地到碧海蓝天,从白山黑水到南国密林,数百场跨区基地化训练、联合专项训练、军兵种实兵对抗演习轮番上演,力度之大、标准之高、要求之严前所未有。海外媒体发出惊叹:“中国军队近几年训练强度世所罕见!”
“战建分离的军队组织形态,为我们思训谋战奠定了体制基础。”一位战区指挥员一语道出关键所在:这次改革,实现了领导指挥体制上的作战指挥职能与建设管理职能的相对分离,也实现了军队建设模式由建用一体的大陆军主导体制向军种主导、专业建设的转变,推动人民军队战斗力建设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主战更加心无旁骛。五大战区始终专司打仗、主营联合,去掉了行政化,去掉了和平思维,一门心思琢磨打仗,和军委联指机构一起,更好地把诸军兵种力量统起来、联起来、用起来,真正实现了联合作战制度化、常态化。
主建紧盯打仗需要。各军兵种从建用一体模式中跳出来,从长期和平环境造成的战建错位中跳出来,把主要任务、主要职责、主要精力放在建设管理部队上,抓建为战、抓管为战、以建促战,为战区提供优质作战力量。
主战主建相生相依。战区主要负责联合作战指挥,军兵种主要负责部队建设管理,战区和军兵种在军委统一领导下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既符合联合作战统一指挥的要求,也符合军种专业化、体系化建设要求。战建分离不分家,主战主建皆为战。二者相生相依、配合默契,发挥出最大威力。
新的领导指挥体制更加有利于提升管理和指挥效率,更加适应未来一体化联合作战的需要。新体制运行以来,全军官兵人人真悟打仗之道、真思打仗之策、真练打仗之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真正把体制优势变为了制胜优势。
战场建设,我出方案你来施工;部队检验,我考联合能力你查打仗素养;组织训练,我搞联合训练你抓基础训练……如今,战区和军种深刻理解军队改革精神,深刻把握实行战建分离的意图,建立内部衔接运行机制,从而让战区谋打仗更专心、更专业,让军种搞建设更科学、更高效,真正实现了战建分离不分家。
来自北部战区和陆军某合成旅一对兄弟的切身感受颇能说明问题。在北部战区当参谋的哥哥,感受到战区专司主营打仗职能的魅力:在战区工作3年来,他和战友们摆脱了繁杂的事务性工作,集中精力研究打仗。
“战建分离后,军种同样聚力打仗。”在陆军某合成旅任职的弟弟对此感同身受:这次改革,把联合作战指挥的重心放在战区,把部队建设管理的重心放在军种。战区专司主营,军种则以战领建、抓建为战,共同实现了向打仗聚焦。3年来,他从营长岗位走上副团长岗位,筹划主抓的每一项工作都跟打仗息息相关。
窥一斑而知全豹。人民军队组织形态实现整体性重塑,三军演兵场不断呈现新景观,改革强军迈出铿锵步伐。我们相信,人民军队必将在变革中走向更加强大的未来。

今天,学习小组联合全军政工网,推出《军营理论热点怎么看·2016》第六部分内容,《攻坚,从“脖子以上”开始——怎么看改革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

  初冬时节,中部战区联合指挥机构首次组织战区各军种联合作战指挥演练,通过指挥信息网络,联指中心与战区陆军、空军、火箭军等军种指挥所异地同步展开指挥作业。

梅高美 3

梅高美 4

本部分主要关注着3个问题:

  军队历史性的变革

一、从四总部到军委多部门制变化在哪里?

  这一年的改革,不仅建立了战区联合指挥体制,军队整个组织架构也发生了历史性变革。这些大力度的改革,使我军突破了长期实行的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建立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

二、军区到战区一字之差“差”在哪里?

梅高美 5

三、成立陆军领导机构有哪些考量?

梅高美 6军委机关由总部制改为多部门制

1,“去掉了指挥刀”

梅高美 7七大军区调整划设为五大战区

2016年初,军委机关同志领到新式胸标、臂章后发现,与07式标识相比,一个显着差别就是去掉了指挥刀。翻开军委机关各部门的职责目录,已找不到“领导”这样的字眼,代之的是“指导”“负责”“组织实施”等。有人形象地说,这标志着新的军委机关已经从“领导”的位置走下来了。

梅高美 8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同步成立,联勤保障部队登场亮相

2,2月1日战区成立

  “军委管总” 大总部体制变

根据军委命令,2月1日战区成立,随后不久全军按新的领导指挥体制运行。这标志着“战区时代”已宣告来临。从军区到战区,补上了我军多年来作战指挥体制的明显短板,实现了从战建一体到战建相对分离的华丽转身。

  军委管总,则大总部体制变。调整后的军委机关部门更加精干,权力划分精细。各部门在谋划打仗、保障打仗、服务打仗中找准自己的角色定位。这段时间,军委后勤保障部加紧对全军后勤训练的指导落实,不断适应新体制、履行新职能。

3,我军军区划设历史

  “战区主战” 大军区体制变

我军历史上军区的划设,主要考虑的是行政区域、地理位置、力量部署等因素,从最早西北、西南、中南、华东、华北、东北6大军区,到20世纪50年代13个军区、70年代11个军区,再到80年代7大军区,基本上都是以地域作为划设的重要依据。

  战区主战,则大军区体制变。五大战区从首长机关到各指挥保障要素,把学、练、考、评贯穿到工作训练中,加快实现由编制体制联合向作战指挥能力联合转变。

现在我们设立战区,主要是根据国家安全环境和军队担负的使命任务,统筹考虑对手与战场、对内与对外等因素,按照一个战区应对一个或两个战略方向作战任务原则确定的。

  “军种主建” 大陆军体制变

4,陆军现代化进程滞后于其他军种的一个重要原因

  “军种主建”,则大陆军体制变。各军兵种在军委领导下各司其职、平等发展,既为构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扫清了体制障碍,也为优化军兵种结构创造了制度环境。

由于历史原因,我军一直没有建立单独的陆军领导机构,建设管理职能主要分散在原四总部20多个部门,军区直接领导所属陆军部队,总部管一摊,军区管一块,“婆婆”虽多却没人当家,谁都管却没有统管,这已成为陆军现代化进程滞后于其他军种的一个重要原因。

梅高美 9

梅高美 10

  陆军加快实现区域防卫型向全域作战型转变。今年,17场跨区基地化训练,凸显了“全系统全要素参与、战略战役力量全覆盖、陆海空天电全维展开等鲜明的体系化特点。

一、从四总部到军委多部门制变化在哪里?

  这一年的改革,空军加快成体系发展高新武器装备,运20列装空军,轰6k多次展翅东海、南海和西太平洋。海军舰机大力开展战备巡逻、远洋护航、中外联演等远海练兵活动,火箭军组织的“天剑”系列实弹发射、战役演习达20多场,发射各型导弹近百发。

从领导机关到办事机关

梅高美 11

从职能泛化到专注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

  伴随着改革号角的吹响,强军方略已经清晰可辨。全军将士在伟大变革中迸发出强军兴军的蓬勃生机与强大动力,一支大国军队的梦想正在改革强军实践中化为现实。

从臃肿庞杂到精简高效

二、军区到战区一字之差“差”在哪里?

战区是应对战略方向划设,而不是以地域划设

战区是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而不是单一军种指挥机构

战区专司主营打仗,而不直接领导管理部队

三、成立陆军领导机构有哪些考量?

明确陆军建设责任主体

【梅高美】习近平说,这轮军改主要动“脖子以上”。为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铺平道路

为军委机关转型创造有利条件

【梅高美】习近平说,这轮军改主要动“脖子以上”。攻坚,从“脖子以上”开始

【梅高美】习近平说,这轮军改主要动“脖子以上”。——怎么看改革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

2016年4月,北京红山脚下,来自中央军委机关各部门、各战区、各军兵种和武警部队的高级干部齐聚国防大学,深入研讨新的领导指挥体制下军队建设发展大计。

这次改革,把突破口放在领导指挥体制上,着力解决“脖子以上”的问题。随着改革大幕开启,沿袭多年的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退出历史舞台,新的领导指挥体制登场亮相。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军队领导指挥体制变动最大的一次,是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一个标志性成果。

梅高美 12

一、从四总部到军委多部门制变化在哪里?

从“4”到“15”,不只是数字增减、名称改变、机构重组、人员调整那么简单,而是结构性、功能性重塑,是对指挥、建设、管理、监督路径的战略设计,是决策、规划、执行、评估职能的全新配置,实质上是军委机关从定位到职能再到机制的再造。正如习主席指出的,军委机关调整组建,是这次改革中最具革命性的改革举措。

从领导机关到办事机关。2016年初,军委机关同志领到新式胸标、臂章后发现,与07式标识相比,一个显着差别就是去掉了指挥刀。翻开军委机关各部门的职责目录,已找不到“领导”这样的字眼,代之的是“指导”“负责”“组织实施”等。有人形象地说,这标志着新的军委机关已经从“领导”的位置走下来了。

我军原来实行的军委总部体制,对推动我军建设发展、保证各项工作任务完成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同时,随着形势和任务发展,这种体制存在的问题也日益凸显,特别是四总部权力过于集中,事实上形成了一个独立领导层级,代行了军委许多职能,不利于军委集中统一领导。

这次改革,军委机关由总部制调整为多部门制,由领导机关、决策机关转变为参谋机关、执行机关、服务机关,告别“领导范”,当起“办事员”,对上直接为习主席和军委服务,对下指导协调部队贯彻落实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决策指示。

从职能泛化到专注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过去,总部机关集管理、建设、指挥于一体,事无巨细一把抓,管了许多不该管的、管不好的,职能泛化、条块分割、政出多门、相互掣肘、战略功能不强的问题比较突出。这次军委机关改革——

从职能定位入手,优化职能配置和机构设置,强化战略管理职能,把管全局、管政策、管规划等职能单列出来,部分具体事权下放军种;强化战略指挥职能,剥离原总部大部分建设管理职能,突出战略指挥和军事斗争准备牵引指导;强化法纪监督职能,把纪检、政法、审计部门独立出来,增强监督部门权威性;整合相近职能,集中配置信息化、装备发展、人力资源管理等领域职能。

【梅高美】习近平说,这轮军改主要动“脖子以上”。这样调整,聚焦中心、抓大放小,军委机关主抓全局问题、宏观问题、顶层问题,重点管政策、定规划、拿标准、作评估、抓监督,不再大包大揽、一竿子捅到底。

【梅高美】习近平说,这轮军改主要动“脖子以上”。从臃肿庞杂到精简高效。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曾尖锐指出:“中央庞大的机关,不要说指挥打仗,跑反都跑不赢。”长期以来,总部机关庞大臃肿、机构重叠、层级太多、直属单位庞杂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解决。这次改革,看上去部门多了,但总的是层级减了、等级降了、人员少了。这个“多”,是符合现代军队专业分工和职能配置的多,是符合系统论要求的多,是符合权力运行规律的多。

军委机关各部门根据职能定位和地位作用确定等级,实行差异化设置,不搞平衡、不搞一刀切;总体实行“部—局—处”三级体制,压缩精简机关和直属单位编制员额,在精兵简政、解决“头重尾巴长”问题上迈了一大步,为全军调整改革树了好样子。

梅高美 13

二、军区到战区一字之差“差”在哪里?

根据军委命令,2月1日战区成立,随后不久全军按新的领导指挥体制运行。这标志着“战区时代”已宣告来临。从军区到战区,补上了我军多年来作战指挥体制的明显短板,实现了从战建一体到战建相对分离的华丽转身。

战区是应对战略方向划设,而不是以地域划设。我军历史上军区的划设,主要考虑的是行政区域、地理位置、力量部署等因素,从最早西北、西南、中南、华东、华北、东北6大军区,到20世纪50年代13个军区、70年代11个军区,再到80年代7大军区,基本上都是以地域作为划设的重要依据。现在我们设立战区,主要是根据国家安全环境和军队担负的使命任务,统筹考虑对手与战场、对内与对外等因素,按照一个战区应对一个或两个战略方向作战任务原则确定的。战区担负着应对本战略方向安全威胁、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使命,对于维护国家安全战略和军事战略全局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战区是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而不是单一军种指挥机构。2016年初夏时节,京畿重地,首都联合防空实兵演习,多军兵种密切配合,密织“天网”。过去由原北京军区空军主导的演习,这次从方案制定、兵力调配,到演习实施都由中部战区全程参与,“中军帐”里各色迷彩交相辉映,演兵场上各军种力量紧密配合,呈现出联合作战指挥的新变化新气象。原来的军区,平时主要指挥区域内的陆军部队,一旦有事还要抽组人员、临时搭台。

这次改革,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把联合作战指挥重心放在战区,作为本区域、本方向唯一最高指挥机构,所有担负战区作战任务的部队必须坚决服从指挥,从而构建起顺畅高效的联合作战指挥体系,更好整合运用战区内各种作战力量,实现从“指头硬”到“拳头硬”。

【梅高美】习近平说,这轮军改主要动“脖子以上”。战区专司主营打仗,而不直接领导管理部队。战区顾名思义,价值在战、关键在战,最根本的职责就是思战谋战、研战务战,一切工作主线都要突出备战打仗这个主责主业。有指挥员这么说:“抓联合作战,我的岗位在哪里?就应该是身着迷彩服、脚蹬作战靴、扎进指挥所,坐在指挥席上推方案、拟命令。”战区机关所有席位都是为打仗而设,所有干部都是指挥人员、参谋人员。

战区主战,就是要把部队建设管理职能剥离出去,不能像过去军区那样建用合一、“吃喝拉撒”全都管,真正从繁杂的行政事务中抽出身来,更好地肩负起牵引建设、指导备战职能,聚精会神研究打仗、指挥作战。

梅高美 14

三、成立陆军领导机构有哪些考量?

2016年1月,央视开年大剧《陆军一号》开播,再次把人们的目光聚焦到陆军这个历史悠久的军种。陆军是我党最早建立和领导的武装力量,敢打善战、战功卓着、战史辉煌。这次改革,专门成立陆军领导机构,体现“军种主建”原则要求,顺应信息化时代陆军建设特点规律,为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提供了顶层设计和组织保障,可以预见,一支灵敏、合成、多能、高效的陆军将立于世界东方。

明确陆军建设责任主体。由于历史原因,我军一直没有建立单独的陆军领导机构,建设管理职能主要分散在原四总部20多个部门,军区直接领导所属陆军部队,总部管一摊,军区管一块,“婆婆”虽多却没人当家,谁都管却没有统管,这已成为陆军现代化进程滞后于其他军种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次改革,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组建战区陆军,打破长期以来陆军实行的“总部代行、军区直管、建用一体”领导管理体制,明确了一个管一切、负全责的“主人翁”,提供全局性专业性统一建设指导,在陆军部队的建设、训练、管理、保障全过程各领域发挥主体作用,切实为陆军部队换羽腾飞创造良机。

为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铺平道路。军种联合作战,一个基本的前提是各军种保持平等、相对独立。过去我们联合作战指挥,大都是陆军唱主角,联合指挥机构的陆军色彩比较浓厚,这就无法做到对各军兵种等同等距指挥和保障,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作战。这些年,我们在构建联合作战体制方面作了不少探索,但始终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次改革,补齐了我军组织体系中长期存在的一个结构性短板,使陆军与海军、空军、火箭军等诸军种以平等地位融入联合作战指挥体系,有效解决了陆军与其他军种的“身份”差别问题,扫除了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一个重大障碍。未来联合作战中,各军种围绕同一目标展开行动,根据不同任务不同阶段轮流唱“主角”、当“配角”,形成效能互补、一体联合的制胜力量。

为军委机关转型创造有利条件。原先的四总部,一些部门设置、政策制定、资源分配,不少是仅面向陆军的,分散牵扯了机关战略指挥和抓军事斗争准备精力。有人极而言之,四总部感觉好像陆军的四总部。军委机关要真正落实管总要求,履行好战略谋划和宏观管理职能,如果不剥离陆军建设管理职能,就不能从繁杂具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难以集中精力统全局谋大事。成立陆军领导机构,有利于军委机关摆脱“大陆军”思维模式束缚,更好地调整职能、精简机构和人员,使军委机关真正立于三军之上。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