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无视国际战争法规,在制造血腥屠杀暴行的同时,公然以轰炸、纵火、劫掠等暴虐手段,肆意摧残和毁灭中国文化,掠夺文物与典籍,造成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

内容摘要: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无视国际战争法规,在制造血腥屠杀暴行的同时,公然以轰炸、纵火、劫掠等暴虐手段,肆意摧残和毁灭中国文化,掠夺文物与典籍,造成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

梅高美 1

近代日本走上侵略道路后,对于中国以怨报德,狂妄地宣称要“开拓万里波涛,布威于四方”,于是近邻中国便成了其实现野心的最佳选择。

1、各类学校遭受严重破坏

关键词:;侵华战争;中国文化;图书;图书馆

1938年,日本学术旅行队在日军保护下于杭州古荡盗掘。

在对中国的文化侵略方面,日本步西方列强后尘,而且显得更为贪婪,一面肆意摧残我国的文化事业,一面又不惜采用种种卑劣手段,大肆掠夺我国文物,为害尤烈,造成了中国文化遗产的巨大损失。

1937年7月前,中国计有专科以上学校108所,集中在少数几个大城市和东南沿海沿江地区。日军的狂轰滥炸和掠夺,使中国的高等院校遭受极大摧残,如南开大学被炸成废墟。华北、华中、华南的部分大中学校被迫内迁。1937年至1939年,内迁高校达69所。有的高等院校如浙江大学、同济大学等,在战火中迁校达六七次之多。

梅高美,作者简介:

近代日本走上侵略道路后,大肆掠夺我国文物,为害尤烈,造成了中国文化遗产的巨大损失。经中方调查后的数字是:被劫书籍300万册、重要文物15245件。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投降后,中方索回文物数目与实际被劫数目比相差甚巨。

在1928年以前,日本人在我国调查古代遗迹遗址和盗窃文物的事例,不下几十起。例如:

沦陷区的高等院校多被日军占据或破坏。1938年8月底,中国91所专科以上学校遭受破坏,其中25所被迫停办;因战争失业的高等院校教职工达2000多人;失学者几乎占了学生总数的一半。清华大学、北洋大学、中央大学、武汉大学等校舍,成为侵华日军的兵营或医院。

  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无视国际战争法规,在制造血腥屠杀暴行的同时,公然以轰炸、纵火、劫掠等暴虐手段,肆意摧残和毁灭中国文化,掠夺文物与典籍,造成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

近代日本走上侵略道路后,对于中国以怨报德,狂妄地宣称要开拓万里波涛,布威于四方,于是近邻中国便成了其实现野心的最佳选择。

1905年东京大学的鸟居龙藏在辽东半岛及东北地区进行调查和盗掘,一直延续到1911年。京都帝国大学的滨田耕作盗掘了旅顺刁家屯汉墓等。

中等教育方面,至1937年年底,中国有1368所中学被迫关闭,约24万人失学或流亡内地。至1938年底,内迁的中等学校有203所。沦陷区的中等教育急剧萎缩,如南京在1936年有中学46所,学生2.4万余人;而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仅有中学15所,学生不足6000人。

  1、各类学校遭受严重破坏

在对中国的文化侵略方面,日本步西方列强后尘,而且显得更为贪婪,一面肆意摧残我国的文化事业,一面又不惜采用种种卑劣手段,大肆掠夺我国文物,为害尤烈,造成了中国文化遗产的巨大损失。

1928年5月3日,日本出兵侵占济南,在济面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五三惨案”。5月11日,济南沦陷。日军除了烧杀奸淫外,还强行将济南附近临淄县龙泉寺的2尊北齐石佛、2尊北齐菩萨雕像和2块石碑运到淄河店车站,准备在这里装上火车运往青岛,再从青岛装船运往日本。

初等教育方面,战前全国有小学32万余所,在校学生1836万人。至1938年10月,有近13万所学校关闭,25.7万教师被迫失业,643.8万人失学。战后,国民政府教育部的调查显示,沦陷区16省及北平、南京、上海、天津、青岛5市,原有中等学校2676所,损毁1867所;原有小学206704所,损毁11863所。

  1937年7月前,中国计有专科以上学校108所,集中在少数几个大城市和东南沿海沿江地区。日军的狂轰滥炸和掠夺,使中国的高等院校遭受极大摧残,如南开大学被炸成废墟。华北、华中、华南的部分大中学校被迫内迁。1937年至1939年,内迁高校达69所。有的高等院校如浙江大学、同济大学等,在战火中迁校达六七次之多。

在1928年以前,日本人在我国调查古代遗迹遗址和盗窃文物的事例,不下几十起。例如:1905年东京大学的鸟居龙藏在辽东半岛及东北地区进行调查和盗掘,一直延续到1911年。京都帝国大学的滨田耕作盗掘了旅顺刁家屯汉墓等。

1933年,日本山中商会的老板山中和北京分店经理高田勾结北京古玩奸商倪玉书,又做下一宗极其肮脏的买卖,对山西太原天龙山石窟的石雕进行肢解、劫掠。

1946年6月,国民政府教育部第5次统计汇编全国学校及社会教育机关战时财产损失,折合美金2374435793元。该统计尚不包括东北、港台地区和中共解放区的损失。

  沦陷区的高等院校多被日军占据或破坏。1938年8月底,中国91所专科以上学校遭受破坏,其中25所被迫停办;因战争失业的高等院校教职工达2000多人;失学者几乎占了学生总数的一半。清华大学、北洋大学、中央大学、武汉大学等校舍,成为侵华日军的兵营或医院。

1928年5月3日,日本出兵侵占济南,在济面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五三惨案。5月11日,济南沦陷。日军除了烧杀奸淫外,还强行将济南附近临淄县龙泉寺的2尊北齐石佛、2尊北齐菩萨雕像和2块石碑运到淄河店车站,准备在这里装上火车运往青岛,再从青岛装船运往日本。

1931年9月18日后,在日军侵占的中国领土范围内,一些日本考古团体、大学研究机构及个人随之而来,进行“老古调查”和盗掘,有些盗掘甚至于是在日军的直接保护下进行的。

2、图书典籍蒙受巨大损失

  中等教育方面,至1937年年底,中国有1368所中学被迫关闭,约24万人失学或流亡内地。至1938年底,内迁的中等学校有203所。沦陷区的中等教育急剧萎缩,如南京在1936年有中学46所,学生2.4万余人;而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仅有中学15所,学生不足6000人。

1933年,日本山中商会的老板山中和北京分店经理高田勾结北京古玩奸商倪玉书,又做下一宗极其肮脏的买卖,对山西太原天龙山石窟的石雕进行肢解、劫掠。

梅高美 2

在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淞沪地区16所高校遭受破坏,其中12所高校的图书资料全部或部分遭到破坏。商务印书馆附设的东方图书馆被日军焚毁图书46.3万余册。1937年淞沪抗战爆发后,上海原有100余所公共图书馆被劫掠和焚烧的图书达29万余册。北平被劫掠、焚烧的公私图书达58.6万余册。其中,北平故宫博物院太庙图书分馆曾被日本宪兵两次搜查,1939年3月被日本宪兵搬走杂志6551册。清华大学损失图书18万余册。北平师范大学图书馆损失图书3.2万册。私立民国大学图书馆馆藏中外书籍5.9万多册,被日伪掠夺而去。

  初等教育方面,战前全国有小学32万余所,在校学生1836万人。至1938年10月,有近13万所学校关闭,25.7万教师被迫失业,643.8万人失学。战后,国民政府教育部的调查显示,沦陷区16省及北平、南京、上海、天津、青岛5市,原有中等学校2676所,损毁1867所;原有小学206704所,损毁11863所。

1931年9月18日后,在日军侵占的中国领土范围内,一些日本考古团体、大学研究机构及个人随之而来,进行老古调查和盗掘,有些盗掘甚至于是在日军的直接保护下进行的。

1931年至1934年,日本人原田淑人等领导的考古队,盗掘了黑龙江宁安县西南东京城镇的原渤海国都城上京龙泉府遗址,其中宫殿遗址6处、古寺遗址1处,陵墓遗址1处及禁苑、外城遗址数处,劫走一批珍贵文物。

南京是图书损失的重灾区。金陵大学图书馆损失中文图书7万余册。中央大学图书馆战前藏书约40万册,战后仅剩18万册。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文物之损失计藏书约7万册,印行秘籍约9万册”。设于夫子庙的南京市立图书馆,连同大成殿毁于战火,图书、杂志20余万册尽毁。

  1946年6月,国民政府教育部第5次统计汇编全国学校及社会教育机关战时财产损失,折合美金2374435793元。该统计尚不包括东北、港台地区和中共解放区的损失。

1931年至1934年,日本人原田淑人等领导的考古队,盗掘了黑龙江宁安县西南东京城镇的原渤海国都城上京龙泉府遗址,其中宫殿遗址6处、古寺遗址1处,陵墓遗址1处及禁苑、外城遗址数处,劫走一批珍贵文物。

1937年夏,原田淑人、驹进和爱带领考古队,以日本东亚考古学会名义,盗掘了元上都遗址,劫走一批出土文物,入藏于东京大学考古学研究室。

南开大学图书馆被日机炸毁,损失图书近10万册(战后,从日本京都大学追回被劫图书10566册)。私立齐鲁大学被日军焚烧的图书计12万余册。山东省立图书馆损失图书23.2万册,存量不及战前藏量的4%。浙江省立图书馆损失图书、杂志约10万册,国学书局版片10万余片。浙江大学损失图书约3.2万册。安徽省立图书馆原有图书10万余册,战时分藏桐城、立煌等地,悉遭日军焚毁。国立中山大学图书馆馆藏35万余册图书,因战事转移时被日军掠劫图书、杂志20多万册。广东省损失公共图书62.4万册、私藏图书1.3万册。远在西北的兰州图书馆,1939年也遭日机轰炸,损失图书、期刊3万余册。

  2、图书典籍蒙受巨大损失

1937年夏,原田淑人、驹进和爱带领考古队,以日本东亚考古学会名义,盗掘了元上都遗址,劫走一批出土文物,入藏于东京大学考古学研究室。

同年,黑田源次盗掘了抚顺大官屯辽代瓷窑遗址,劫走大批辽瓷标本。

侵华日军还设立专门机构专事掠夺中国珍贵图书典籍。如1937年12月成立的“华中占领地区图书文献接收委员会”,其任务就是劫夺上海、南京、杭州等地的珍贵图书。自1938年1月下旬起,日军文化特务对南京70多处藏书地进行调查,部分善本被劫运日本。国民政府中央图书馆存在香港冯平山图书馆的善本3.5万余册,被劫藏于东京帝国图书馆及伊势原等处。

  在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淞沪地区16所高校遭受破坏,其中12所高校的图书资料全部或部分遭到破坏。商务印书馆附设的东方图书馆被日军焚毁图书46.3万余册。1937年淞沪抗战爆发后,上海原有100余所公共图书馆被劫掠和焚烧的图书达29万余册。北平被劫掠、焚烧的公私图书达58.6万余册。其中,北平故宫博物院太庙图书分馆曾被日本宪兵两次搜查,1939年3月被日本宪兵搬走杂志6551册。清华大学损失图书18万余册。北平师范大学图书馆损失图书3.2万册。私立民国大学图书馆馆藏中外书籍(内含珍贵版本图书)5.9万多册,被日伪掠夺而去。

同年,黑田源次盗掘了抚顺大官屯辽代瓷窑遗址,劫走大批辽瓷标本。

梅高美 3

战前,中国图书馆计有1848所,因遭日军侵略摧残,1943年统计时仅为940所,约为战前的50.86%。据1946年1月国民政府教育部的不完全统计,全国抗战的8年间,全国图书损失为:公藏图书225.3万余册,另5360种411箱4.4万余部;私藏图书48.8万余册,另1.8万余种168箱1215部。实际损失数远不止于此。日本侵华战争造成中国图书馆的破坏和图书损失,严重影响了中国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

1937年12月,日军侵占南京后,日本人的盗掘活动向我国南方发展。笔者曾查阅到一份日文资料,1938年由庆应义塾大学出版的《江南踏查》报告书,著者为松本倍广。在这份报告书的序中写道:昭和十二年南京陷落,为了适应时局的发展,急需快速向中国派员进行学术调查以及古文化遗变的发掘。为此,1938年5月庆应义塾大党派有了三个学术旅行队,一队由大山柏率领赴北京、彰德、大同方向;一队由柴田常惠率领赴中国中部;第三队是松本信广等赴中国江浙地区。

日本人从敦煌盗得大量中国文物,图为运送车队

3、文物古迹惨遭掠夺损毁

该报告书详细地记录了松本信广、保坂三郎、西冈秀雄,于1938年5月从东京出发,到达南京后,在日军的护卫下,调查劫掠了南京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古物保存所、六朝墓、西湖博物馆,挖掘杭州附近古荡石虎山遗址以及吴兴钱山漾遗址等活动。报告书中附有松本旅行队活动的照片,在发掘现场,日军荷枪实弹站在周围警式,如临大敌,充分暴露了他们无视中国主权、肆意盗掘的丑恶嘴脸。

1937年12月,日军侵占南京后,日本人的盗掘活动向我国南方发展。笔者曾查阅到一份日文资料,1938年由庆应义塾大学出版的《江南踏查》报告书,着者为松本倍广。在这份报告书的序中写道:昭和十二年南京陷落,为了适应时局的发展,急需快速向中国派员进行学术调查以及古文化遗变的发掘。为此,1938年5月庆应义塾大党派有了三个“学术旅行队”,一队由大山柏率领赴北京、彰德、大同方向;一队由柴田常惠率领赴中国中部;第三队是松本信广等赴中国江浙地区。

侵华战争期间,日本一些以“考古”为幌子的学会、学者,紧随日军的侵略步伐,对中国各地墓葬、遗址进行劫掠式考古调查与发掘,然后把珍贵文物劫掠回国。日本东亚考古学会等先后发掘貔子窝先史遗址、汉代牧羊城址、营城子汉墓、辽代遗址、渤海上京龙泉府的宫殿遗址、北大古城址、珲春八连城宫殿址;在华北、华中,发掘了邯郸赵王城遗址、齐国故城遗址及滕、薛二国故城遗址,曲阜汉鲁灵光殿遗址,商都殷墟遗址等。1938年5月,松本信广等人在杭州、南京、信阳等地发掘,并将所得文物劫藏于日本庆应大学。

报告书的最后一部分是这次江南调查劫获文物的目录和实物照片,共计129件,其中不少是非常珍贵的文物,如有孔石斧、玉戚、战国蟠螭纹有盖鼎、商周青铜戈、汉唐铜镜、良渚文化黑陶杯、汉代陶奁、女陶俑、越窑青瓷四耳罐、蚁鼻钱、五铢钱泥范、太平天国天朝南昌宣抚使韦印等,这些珍贵文物全部被劫往日本,入藏于庆应义塾大学文学部。

该报告书详细地记录了松本信广、保坂三郎、西冈秀雄,于1938年5月从东京出发,到达南京后,在日军的护卫下,调查劫掠了南京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古物保存所、六朝墓、西湖博物馆,挖掘杭州附近古荡石虎山遗址以及吴兴钱山漾遗址等活动。报告书中附有松本“旅行队”活动的照片,在发掘现场,日军荷枪实弹站在周围警式,如临大敌,充分暴露了他们无视中国主权、肆意盗掘的丑恶嘴脸。

中国古建筑因轰炸、焚烧而遭受空前的劫难。堪称世界第一的南京砖石城墙,中华门城堡箭楼、光华门城墙、中华门城墙大部分被炸毁。1937年12月,日军在镇江焦山古寺放火,碧山庵、松寥阁、水晶庵被付之一炬,定慧寺被烧毁古建筑119间。南京夫子庙的棂星门、大成殿与所有配殿、楼阁悉遭破坏,南郊的牛首山古寺庙被炸毁,秦淮河一带大片明清民居沦为废墟。1938年8月,有1200余年历史的北平云居寺,也因日机轰炸而被夷为平地。

以图书为例,如北平图书馆、清华大学图书馆、南京国立中央图书馆筹备处、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杭州浙江省图书馆等,这些图书馆收藏丰富,且多善本精抄,结果多遭劫掠。

报告书的最后一部分是这次江南调查劫获文物的目录和实物照片,共计129件,其中不少是非常珍贵的文物,如有孔石斧、玉戚、战国蟠螭纹有盖鼎、商周青铜戈、汉唐铜镜、良渚文化黑陶杯、汉代陶奁、女陶俑、越窑青瓷四耳罐、蚁鼻钱、五铢钱泥范、太平天国“天朝南昌宣抚使韦”印等,这些珍贵文物全部被劫往日本,入藏于庆应义塾大学文学部。

日军盘踞山西期间,方山、襄垣、汾阳3县有279处颇具价值的古代建筑被烧毁。山西沁县被日军毁坏的古代寺庙庵观,就有北魏时期的乔村永泰寺、开村普兴寺,唐代的南景圆通寺、仁胜广济寺,宋代的乌苏大明寺,元代的端村永庆寺,明代的烟立福兴寺、北漳石佛寺等36处。内蒙古召庙王爱召,气势恢宏,有庙亭259间、正殿49间,两旁建有钟鼓楼,内供奉伊克昭盟七族祖先的13座塔坟,全部采用银质建造并镀金裱。1941年2月9日,日军闯入其中洗劫3天,把嵌有金银的佛像、马鞍、弓箭、壁挂及珍贵经卷等抢劫一空后,将该寺焚毁殆尽。

如在南京,1938年3月起,日本上海派遣军动用了367名士兵、220名特工人员,抓来830名国人当苦力,劫掠南京图书文献。参与其事的还有满铁调查部、东亚同文书院等处的工作人员。被劫掠的单位包括中央研究院、中央图书馆、省立国学图书馆等。被劫走的图书共计88万册,比当时日本最大的图书馆帝国图书馆藏书还多3万册。这些图书文献,日军用卡车搬运了310辆次才搬完,后来全部被劫走。不但公家图书遭到劫掠,一些私人藏书家的古籍善本亦遭劫掠,如南京有名的私人藏书家卢冀野、古筱轩等,他们收藏的名遗善本,或被劫走,或被烧毁。此外,中央图书馆移藏香港冯平山图书馆中四库全书等珍本也被劫运日本。据1946年南京市临时参议会公布的数字,八年抗战中,被日军抢劫和焚毁的南京图书,总计达1815箱、2859套、148619册,其中不少是极为珍贵的古籍善本。

以图书为例,如北平图书馆、清华大学图书馆、南京国立中央图书馆筹备处、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杭州浙江省图书馆等,这些图书馆收藏丰富,且多善本精抄,结果多遭劫掠。

1938年4月,日机轰炸长沙,创建于宋太祖开宝九年的岳麓书院被毁。1940年,日军为修建兵营,拆毁湖北荆沙地区20余处名胜古迹。为修建飞机场,拆毁了具有1500余年历史的荆州承天寺。

另一个令人心痛的例子是著名实业家、藏书家张元济在上海创办的东方图书馆被毁。在1932年一二八事变前,该馆藏书已逾50万册和收藏图片、照片5万余枚,其中善本书就有3745种,共计35083册;加上当时尚未整理的购自场州何氏4万册藏书中的善本,善本书的总数达5万册,其中海内孤本和精品约500种共5000余册。

如在南京,1938年3月起,日本上海派遣军动用了367名士兵、220名特工人员,抓来830名国人当苦力,劫掠南京图书文献。参与其事的还有满铁调查部、东亚同文书院等处的工作人员。被劫掠的单位包括中央研究院、中央图书馆、省立国学图书馆等。被劫走的图书共计88万册,比当时日本最大的图书馆帝国图书馆藏书还多3万册。这些图书文献,日军用卡车搬运了310辆次才搬完,后来全部被劫走。不但公家图书遭到劫掠,一些私人藏书家的古籍善本亦遭劫掠,如南京有名的私人藏书家卢冀野、古筱轩等,他们收藏的名遗善本,或被劫走,或被烧毁。此外,中央图书馆移藏香港冯平山图书馆中四库全书等珍本也被劫运日本。据1946年南京市临时参议会公布的数字,八年抗战中,被日军抢劫和焚毁的南京图书,总计达1815箱、2859套、148619册,其中不少是极为珍贵的古籍善本。

日军对寺庙、碑塔、庐墓的破坏,以山西、山东、河南为最烈,可谓无庙不毁。高密的晏子像、菏泽的僧格林沁像、郯城的孝昌碑和郯子墓、沂水的古塔、安阳的玄庙观和南阳的诸葛庐等所有的古物、古迹和建筑,先后被毁。

关于中国图书损失的数量,据国民政府教育部1938年底统计,中国抗战以来图书损失至少在1000万册以上。1943年前,美籍人士实地考察,估计中国损失书籍在1500万册以上。

另一个令人心痛的例子是着名实业家、藏书家张元济在上海创办的东方图书馆被毁。在1932年“一·二八”事变前,该馆藏书已逾50万册和收藏图片、照片5万余枚,其中善本书就有3745种,共计35083册;加上当时尚未整理的购自场州何氏4万册藏书中的善本,善本书的总数达5万册,其中海内孤本和精品约500种共5000余册。

中国的博物馆也遭受严重损毁。战前,全国较有影响的博物馆有37家,到1944年仅存18家,较战前减少一半以上。其他如附设于学校或图书馆中的博物馆则有3/4被毁。中央博物院筹备处存于北平,由王振铎保管的书籍、拓本、字画及器物共88件,在北平沦陷后被劫。“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在转运中失踪,成为世界科学史上的重大损失。

其间,中国的博物馆也大量被侵华日军或炸毁或劫夺,如中央博物院筹备处的两批文物被劫,北平研究院在宝鸡发掘所获文物分藏北平部分被盗300多件,日伪先后从故宫博物院运走铜缸66口,铜炮一尊,铜灯亭91件等。更可恶的是,1942年伪北平市署搜刮故宫金缸的金屑,供日本侵略军用,简直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博物馆文物藏品大量被劫,对中国造成无可估量的损失。据1946年中国代表团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大会递交的一份材料说:全国博物馆,战前计有37所,工作人员110人。战争起后,故宫博物院所藏之文物珍品多迁至四川贵州各地妥藏。国立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亦迁四川李庄继续筹备。各省设立之博物馆则以战事影响,大多停办。1944年统计,全国仅存博物馆18所。幸亏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不少文物珍品及时南迁,否则后果将更不堪设想!

关于中国图书损失的数量,据国民政府教育部1938年底统计,中国抗战以来图书损失至少在1000万册以上。1943年前,美籍人士实地考察,估计中国损失书籍在1500万册以上。

1946年,国民政府教育部编制的《中国战时文物损失数量及估价总目》,收录17个省的图书、文物、字画、碑帖、古迹、古建筑等损失,计360余万件又1870箱,古迹741处。

日本侵华期间,经调查还有以下一些重要文物被劫的情况:

其间,中国的博物馆也大量被侵华日军或炸毁或劫夺,如中央博物院筹备处的两批文物被劫,北平研究院在宝鸡发掘所获文物分藏北平部分被盗300多件,日伪先后从故宫博物院运走铜缸66口,铜炮一尊,铜灯亭91件等。更可恶的是,1942年伪北平市署搜刮故宫金缸的金屑,供日本侵略军用,简直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博物馆文物藏品大量被劫,对中国造成无可估量的损失。

日本侵略者对中国文化的破坏、对典籍古物的毁坏和劫夺,给中国造成了亘古未有的巨大灾难和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

如原存于北京协和医院实验室中的北京人化石,在1942年日军侵占期间突然失踪,造成世界科学史上的重大损失。

据1946年中国代表团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大会递交的一份材料说:“全国博物馆,战前计有37所,工作人员110人。战争起后,故宫博物院所藏之文物珍品多迁至四川贵州各地妥藏。国立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亦迁四川李庄继续筹备。各省设立之博物馆则以战事影响,大多停办。1944年统计,全国仅存博物馆18所。”幸亏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不少文物珍品及时南迁,否则后果将更不堪设想!

(本文选编自人民出版社2015年5月出版的《中国抗日战争史简明读本》)

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两批珍贵文物被劫,一是由我国著名女考古学家曾昭橘在南京所藏的古物85件又一箱,其中有南齐刻石佛一尊、山西赵城县佛寺壁画4块、乾隆五彩瓷器等物8件;另一是日本在北平劫走由王振铎保管的宋至清代瓷器、绣花屏风等古物88件。

日本侵华期间,经调查还有以下一些重要文物被劫的情况:

日军劫走收藏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大批公私文物,古物玉器金石约50余种。

梅高美 4

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投降后,中国人民要求尽快追索被劫文物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如原存于北京协和医院实验室中的“北京人”化石,在1942年日军侵占期间突然失踪,造成世界科学史上的重大损失。

我国虽然索回部分被劫文物,但所索回的与实际被劫数字有天渊之别。即使与国内调查后有案可据的数字,被劫书籍300万册,重要文物15245件相比,索回的也相差甚巨。

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两批珍贵文物被劫,一是由我国着名女考古学家曾昭橘在南京所藏的古物85件又一箱,其中有南齐刻石佛一尊、山西赵城县佛寺壁画4块、乾隆五彩瓷器等物8件;另一是日本在北平劫走由王振铎保管的宋至清代瓷器、绣花屏风等古物88件。

编辑:文凌佳

日军劫走收藏于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大批公私文物,古物玉器金石约50余种。

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投降后,中国人民要求尽快追索被劫文物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我国虽然索回部分被劫文物,但所索回的与实际被劫数字有天渊之别。即使与国内调查后有案可据的数字,被劫书籍300万册,重要文物15245件相比,索回的也相差甚巨。

史料来源:《流失海外的国宝》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