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看你 到了,终于到了!
车还没停稳,3岁的莫书颖就跳下车,一头扑进北部战区陆军某旅清河口边防连排长莫文龙的怀里。军嫂林敏茹也紧跟着下车,她麻利地打开行李箱,掏出从家里带来的橘子、桂圆分给连队的战士们。
天上飘着雪花,中蒙边境上的这个边防连队驻地的温度降到零下18摄氏度,但莫文龙的心里暖洋洋的,他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拉着妻子往家属房走,脸上全是笑容。
这天是1月15日,清河口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清河口边防连迎来了今年第一位来队家属。
这次相聚来之不易。4天前,林敏茹带着女儿,拉着半人高的行李箱,从广东肇庆市德庆县悦城镇荔枝村老家出发,一路乘汽车、转火车,历时4天4夜,纵穿广东、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北京、山西6省1市,横穿半个内蒙古,行程4000多公里,终于来到了丈夫驻守的边防连队。
“我走过的最远的路,就是来看你”
半年前,得知丈夫莫文龙要去离连队18公里的哨所任哨长,林敏茹第一次认真回忆了两人的“恋爱结婚路线图”——初见时,两人读同一个高中,近在咫尺;恋爱时,莫文龙在合肥读军校,两人相距1400多公里;结婚时,莫文龙军校毕业回到老部队驻地内蒙古额济纳旗,两人相距约3700公里;后来,莫文龙主动申请去了最偏远、最艰苦的清河口边防连,两人相距4012公里。如今,又多了18公里。
她突然好奇起来,在搜索引擎里输入“我国南北最远距离”,发现从我国最南端的南沙群岛曾母暗沙,到最北端的黑龙江省漠河,距离是5500多公里。
这次来内蒙古之前,林敏茹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广州。当得知很少出远门的女儿要带着外孙女去探亲,对4000多公里没啥概念的父母找来地图,一看吓一跳,“这简直就是穿越整个中国啊!”
林敏茹查了下机票,太贵舍不得,她决定全程坐汽车和火车硬卧。在丈夫的指导下,她有了具体的“路线图”:1月11日出发,荔枝村——悦城镇——肇庆市——广州——呼和浩特——额济纳——清河口。
就这样,1月11日一大清早,带上丈夫爱吃的桂圆、防冻伤的护肤品,装上一大袋给连队官兵准备的橘子,林敏茹领着女儿出发了。
在肇庆开往广州的城际列车上,林敏茹有点紧张。按计划,这趟车到达广州是14点23分,而自己要赶上15点02分发往呼和浩特的火车,中间只有41分钟。
火车还没到站,她就招呼女儿早早来到车厢门口,一开门,母女俩第一个下车。火急火燎地出站后,她们赶紧去排队取票。前面几名乘客见林敏茹拉着个大箱子,又听说是军嫂,都主动让她先取票。拿到票,母女俩一路小跑赶去进站口,就在这时,林敏茹被人踩了一脚,一只鞋子飞出老远,她也顾不上形象,立刻一蹦一跳地去找鞋子。
广州开往呼和浩特的火车路上要1天多,女儿没坐过那么长时间的火车,加上人来人往、一路颠簸,打小乖巧的她不吃不喝、哭闹不止,林敏茹抱着她在狭小的过道来回踱步。坐了40个小时的火车到达呼和浩特时,林敏茹觉得整个人都要散架了。
这时探亲的旅途刚过了一大半,接下来去额济纳还要再坐16个小时火车。到了额济纳,出站后林敏茹感觉寒风凛冽,温度降到零下14摄氏度,她们从肇庆出发时气温是18摄氏度,这里与老家温差有32摄氏度。林敏茹感觉浑身无力,只能先在旅招待所住下“养精蓄锐”。
1月15日清早,母女俩坐上旅里的越野车朝目的地清河口边防连出发。下了高速公路,汽车驶进磕磕绊绊的“搓板路”,林敏茹一路颠簸着透过车窗看到,名字很美的清河口,既没有河也没有水,满眼都是寸草不生的黑山头和茫茫无际的戈壁滩。
听驾驶员说,以往额济纳到清河口300多公里全是搓板路,清早出发,天黑才能到。连队一位老指导员已有身孕的妻子,就是因为这条路的颠簸,到家就不幸流产了,至今都没能再怀孕。
当地流传着“过了贺兰山越走越心酸,来到清河口扭头就想走”的说法。这里冬天奇冷,夏天酷热,春秋天沙尘暴肆虐,4年前,最后一名牧民也搬离了清河口。
4个多小时后,越野车停在了连队门口,林敏茹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
“我走过的最远的路,就是来看你!”看着疲惫不堪的妻女,莫文龙也心疼不已。
夜里,窗外呼啸的寒风,林敏茹静静听着莫文龙讲戍边故事。讲他的连长、班长如何扎根清河口,讲烈士张良关键时刻把救命水让给战友,自己却长眠在了边关……令她诧异的是,丈夫的故事没有孤独和忧伤,只有报效祖国的热血与豪迈。末了,莫文龙说,对一名边防军人来讲,青春就是坚守。
她突然有些心疼丈夫,在这片离玉门关还有数百公里的戈壁荒漠,在这块连胡杨都很难存活的“生命禁区”,他一干就是10年。
“你要做国家的脊梁,我就做咱家的脊梁”
2009年入伍季,站在队伍里,身高刚1米70、体重68公斤的新兵莫文龙,显得有些孱弱。
人高马大的新兵班长很不情愿地把他领回班里。新兵连第一次摸底测试,莫文龙5项测试4项不及格。班里来了个“后腿兵”,班长心里十分焦虑。
然而,班长渐渐发现这个兵有点不一般。仰卧起坐、俯卧撑、引体向上……别人做100个,他咬着牙做200个;每天天不亮,他就起床绕着营区跑;中午不睡觉,他还在跑;晚上熄灯后,他继续跑……新兵下连考核,莫文龙成绩全部是“优秀”,让班长大呼“想不到”。
更令人想不到的还在后头。
为了练好枪法,莫文龙更是下了苦功夫。头发丝穿针、筷子夹玻璃球……为了练眼功,莫文龙有一回在同一粒米上穿了6个孔。
凭着刻苦训练的劲头,莫文龙夺得了全连第一、全团第一。后来,他参加内蒙古军区侦察兵比武,夺取400米障碍和射击两个第一,荣立二等功并顺利提干。
2014年盛夏,额济纳地表温度几近爆表,训练拼命的莫文龙中暑晕倒。那时还是女朋友的林敏茹,从视频中看到醒来后的莫文龙两手全是血泡……
深受触动的林敏茹也许就是从那天起下定决心:莫文龙要做国家的脊梁,那我就做他家的脊梁!
公公、婆婆身体不太好,孩子还小,林敏茹每天忙得陀螺一样:早上6点开始,她一天的“战斗”就打响了,买菜做饭、送女儿去幼儿园、陪公公婆婆去医院、去单位上班……
2017年8月,莫文龙正全力备战上级组织的比武,这时父亲却突然病倒,为了让莫文龙安心比武,林敏茹思来想去,咬牙从工作了四五年的灯饰厂辞职,回家专心照顾老人。
20天的精心照料,老人病情逐渐稳定。莫文龙也在比武中夺得总分第一,再次荣立三等功。
后来,为补贴家用,每天安顿好老人和孩子,林敏茹就赶去夜市摆摊,卖些衣服和鞋子。运气好的话,一天能有百十元收入。
家里有林敏茹这样的脊梁,莫文龙这个当年的“落伍者”早已成为“领跑者”。一次,中蒙联合组织边境演练,莫文龙带队进行打击非法越境、持枪狩猎等课目演示,全程处置得当、动作利落,引得蒙方大为赞赏,专门给他颁发了荣誉勋章,莫文龙也成了远近有名的“边防通”。
“我爱这里的界碑,那上面镌刻着使命和庄严”
当初结婚时,力劝林敏茹三思的闺蜜后来曾问她,做边防军人的妻子幸福吗?
林敏茹说:“幸福。”她喜欢石头,每次边防巡逻,看到漂亮的小石头,莫文龙都会捡起来,有的还被他串成精美的手串、项链。如今,黑的、白的、红的、黄的……50多枚各式各样的石头摆满了林敏茹的梳妆台。
当然,林敏茹尝过军恋的甜蜜,也领教过它的残酷。
去年5月底,林敏茹父亲突发中风,女儿也发烧感冒,一老一小住在同一家医院,这可忙坏了她,“楼上楼下跑,看着这个还惦记着那个,人都快分裂了。当时想,莫文龙在身边,能搭把手该多好!”
有一次,和战友聊到家里,甘心在“生命禁区”喝苦水、斗风沙、受煎熬的莫文龙眼圈红了。他说,最亏欠的是妻子,相恋4年,结婚4年,他们团聚9次累计不过180天……他们的恋爱成婚史可谓边防军人家庭的缩影。
来队第三天,林敏茹听到一个关于相思树的故事。
千里边防线上的三角山哨所,老连长李相恩带队巡逻,途中遇到山洪,紧要关头他拼尽全力推开战友,自己却被湍急的河水卷走,长眠在哈拉哈河。妻子郭凤荣闻讯赶来,她抱着两岁的儿子,瘫坐在哈拉哈河畔,彻夜长哭。离别前,郭凤荣在哨所栽下一棵树。
“这树就像母亲在那儿站着,在守望父亲归来!”一晃26年过去,2010年9月,未曾再嫁的郭凤荣病逝,按照遗愿,儿子将她的骨灰撒入哈拉哈河。
这个边防军人的凄美爱情故事被改编成了音乐剧《相思树》,来队10天时间,林敏茹已经在电脑上看了三遍。
随着年关将近,这两天清河口边防连又迎来两位军嫂。
1月28日上午,连队官兵去野营拉练,3名军嫂围在一起聊了起来。谈及以后,林敏茹说,“我一个女人在家,上有老下有小的,有时是真不容易,可莫文龙喜欢部队啊,自己苦点累点也得支持他,谁让咱嫁给了边防军人!”
北疆冷月寒,边关风雪大,但炽热的爱会把所有的坚冰融化。正如那部音乐剧《相思树》中唱的,“我爱这高高的哨塔国旗迎风展,我爱这里的士兵兄弟朴实又乐观,我爱这里的界碑,那上面镌刻着使命和庄严……”[责编:丁玉冰]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三角山哨所官兵和家属正是像相思树、樟子松一样,忠诚守边、无私奉献,这是北疆卫士精神之所在,也是军魂之体现。

梅高美”生命禁区”清河口:天边边的兵遇见沉甸甸的爱。梅高美”生命禁区”清河口:天边边的兵遇见沉甸甸的爱。穿越大半个中国去探亲

哈拉哈河举起了哈达,主席来到我身旁

■胡永峰

梅高美”生命禁区”清河口:天边边的兵遇见沉甸甸的爱。国防,国不可一日无防。和平年代,边防同样重要。边防军人长年累月守卫在边疆,没有忠诚奉献、使命担当的强大精神,如何建起固若金汤的边防线?

“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习主席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的这一重要论述,让万千军人军属心潮澎湃,大家对军人职业前景充满信心。

他们2014年领证结婚,但因部队任务繁重,婚宴几次改期,直到一年半之后才办。丈夫在遥远的边疆难见几面,抚养女儿、照顾四位老人的重担都落在她肩上,对于这些,她没有怨言。她说:老边嫂一直感动着我,这么多年都是她一个人撑起整个家,从不向部队提要求,确实是我的榜样。

2016年8月,汽车班班长郝瑞的妻子李娟带儿子来队探亲。那几天,清河口出奇的热,热得温度计都“罢工”了。

梅高美”生命禁区”清河口:天边边的兵遇见沉甸甸的爱。阿尔山市横跨大兴安岭西麓,毗邻呼伦贝尔草原。这里冬季漫长,冻结期长达7个月,无霜期仅90天左右,最低气温能到零下50多度。

梅高美,梅高美”生命禁区”清河口:天边边的兵遇见沉甸甸的爱。传奇的背后总是有不同寻常的艰辛。那天,通信班班长、四级军士长游清华的妻子李凤就委屈地哭了。

这首《主席来到我身旁》是北部战区陆军边防某旅三角山边防连播放频次最高的歌曲,人人会唱。这是怎么样的一首歌?后面又有哪些故事?

4年前,林敏茹决定结婚时,闺蜜力劝她:“见上一面都要走8000里地,你可想好了,8000里啊!”

习主席视察时嘱托连队:要弘扬北疆卫士精神,矢志扎根边防、守卫边防、建功边防。

“我走过的最远的路,就是来看你!”对林敏茹和其他清河口官兵的家属而言,这句话里有爱恋、有浪漫,更需要有勇气。

不论刮风下雨、大雪封路,边防战士都日复一日地沿着边境线巡逻。一种精神在支撑着他们,给予他们强大的信念与力量。

那年,排长李巍达相恋3年的女友专门抽时间来队探望,乘车走在戈壁滩的“搓板路”上,一路颠簸一路呕吐。途中遭遇沙暴,飞沙走石的场景更是令她胆颤心惊。终于踏进营门了,看到又黑又瘦的李巍达,女友憋了一路的委屈,一句也没说出口,只是心疼得直掉眼泪。

陈富军不管边防执勤还是军事训练都是连队尖子,每年都能评优获奖,曾荣获解放军三等功奖章,多次被评为优秀士官。他还几次把立功受奖机会让给战友,这也让大家非常敬佩。

走进清河口边防连,谈及军恋、军婚,记者从官兵及家属口中听到最多的词就是“心疼”。

梅高美”生命禁区”清河口:天边边的兵遇见沉甸甸的爱。戍边,边疆须牢牢戍守。边情复杂,守边谈何容易?没有真本事,没有血性虎气,没有坚强的战斗堡垒,漫长的边境线如何守得住?

因为聚少离多,中士贾清双和妻子宋月隔着手机吵了一架。

陈富军是连队营管员,身兼多职,自学了瓦工、焊工、电工、各类维修、驯马等十八般武艺,战友们都亲切地叫他师傅,指导员窦虹杉夸他是技术大拿。让大家印象最深的还属冬天通宵修锅炉,隆冬时节气温太低容易导致锅炉罢工,烧不出热水全连就会挨冻。

副连长张琳一家三口则在营区两棵象征扎根边疆的大树下拍下了“全家福”。殷鹏钊摄。

茫茫的雪原洒满了春光,骑上战马巡逻在,巡逻在北疆。

梅高美”生命禁区”清河口:天边边的兵遇见沉甸甸的爱。关爱边防军属,就是关爱戍边官兵,就是关心国家安全。近年来,各级注重解决边防官兵家庭实际困难,北部战区陆军广泛开展婚恋、家属就业等“六项服务”工程
,与各边防部队共同解决官兵家属随军就业、子女入托入学、公寓住房保障等矛盾困难。各边防部队也倾力为官兵办实事,有的在本单位范围内将双军人调整到一起,有的为一线连队新建家属房,有的把“无急难险重任务,家属生孩子一律休假回家陪产”作为硬杠杠。在各级关爱下,如今的清河口边防连,高速公路修到了30公里处、新建了来队家属房、有了净水设备……

2014年1月26日,习近平主席来到内蒙古阿尔山市,踏冰雪、冒严寒视察三角山边防连,拾级登上哨所,嘱咐边防战士为祖国站好岗、放好哨、守好边。2015年2月16日,习主席又回信勉励官兵为筑牢祖国北疆安全稳定屏障再立新功。

诗人说,春天没有花,人生没有爱,那还成个什么世界?

习主席来视察时正值寒冬腊月,寒风刺骨。7月,阿尔山进入旅游旺季,记者本以为此时来到哨所会非常舒适,谁料连续降雨后,站在海拔1000多米的哨所外,七八级大风,让人瑟瑟发抖、站立不稳。

初见时,两人读同一所高中,近在咫尺;恋爱时,莫文龙去了合肥读军校,两人相距约1400公里;结婚时,莫文龙军校毕业回到老部队所在的内蒙古额济纳旗,主动去了最偏远、最艰苦的清河口边防连,两人相距约4000公里。如今,又多了18公里。

30多年前,老连长李相恩在巡逻途中突遇山洪,为营救战友在哈拉哈河牺牲,他的妻子郭凤荣在哨所的最高处种下这棵樟子松,每年带着孩子回来守望丈夫,直到2010年她因病去世。

这成了清河口边防连历史上,迄今唯一一次的离婚。

相思树的故事感动和激励着连队的每位官兵和家属。

第二天,她主动提出为连队官兵表演一支舞蹈。舞跳到一半,眼泪又止不住流了下来,她向全连官兵深深鞠了一躬:“来之前知道这里很苦,可没想到这么苦。”后来,姑娘不顾家人朋友的反对,毅然嫁给李巍达,成了一名清河口边防军人的妻。

三角山边防连备受鼓舞,忠实履行使命,让这一精神发扬光大。

清河口的春天没有花,清河口的官兵却有爱。清河口是远离都市繁华,却生长着非世俗爱情故事的另一个世界——一个属于中国边防军人的爱的世界。

记者在连队在哨所时时处处都感受到官兵们不忘习主席殷殷嘱托,不辱边防军人戍边卫国的使命。如何稳固边防、筑牢北疆屏障,三角山边防连作出了响亮的回答。

有人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也有人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熬尽信心,曲终人散。

三角山边防连所在的边防某旅政委高慧锋向记者介绍,北疆卫士精神是对内蒙古边防部队特有的胡杨精神樟子松精神等精神内涵的总结提炼,是守边战士在长期的卫国戍边实践中培育形成的价值追求和优良作风。

1月11日大清早,一手拖着半人高的行李箱,一手牵着3岁半的女儿,林敏茹出发了。一路汽车、火车,穿行广东、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北京、山西6省1市,再横穿半个内蒙古,历时71小时。

这种精神就是北疆卫士精神。

清河口,其实既没有河也没有水。这个听起来清澈、水灵的地方,位于巴丹吉林沙漠深处,有的只是寸草不生的黑山头、茫茫无际的戈壁滩和一年到头的沙尘暴。

北疆卫士精神:锻造屏障之魂

梅高美 1

像军中有名的小白杨一样,三角山哨所有一棵相思树,这是一棵像北疆卫士一样矗立在哨所旁的樟子松。

清河口,天地寂寥,长久的孤独让官兵大多沉默寡言,可官兵的心灵世界却纯洁丰富——爱国、爱军、爱她。

哈拉哈河是中国与蒙古国的一条界河,蒙语意思即为屏障。三角山边防连和哨所即位于河流附近,二战著名的诺门罕战役战场距此仅数十公里。

哭过之后还得坚强。到了医院,一个人挂号、缴费、住院……直到做完手术,伤臂植了12枚钢钉,李凤才告诉了游清华自己的伤情。

上士陈富军是10年老兵,他和妻子闫丽云受其触动很大。他们是2012年通过QQ邮箱的漂流瓶认识的。2013年,闫丽云来到哨所考察时看到这棵相思树,被老连长夫妇的真挚感情和奉献精神所感染,也被连队的优良作风和陈富军的爱岗敬业所打动。

“我不困,你睡吧!”备战比武忙活了一天的郝瑞强忍睡意扇了大半夜,而侧躺着的李娟感动了大半夜。在那个漫长、酷热的夏夜里,一个人假装睡不着,一个人假装睡着了。

这里与“春风不度”的玉门关之间还隔着数百公里的戈壁荒漠,这里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的“生命禁区”。这里,驻扎着一群年轻官兵——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一连。

正因这份厚重的爱,她们追随丈夫的脚步到达过中国陡峭的雪山、广袤的沙漠和蔚蓝的海洋,领略过万里边关的大美,也品尝过卫国戍边的孤苦。正因这份厚重的爱,她们把思念藏心底,把责任扛上肩头,用无怨无悔的坚守,给了丈夫最贴心的鼓励和支持,让万里边关不再遥远,让祖国边防坚如磐石。

爱情是浪漫的。但当爱情有了边防军人这个定语,浪漫也便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清河口最不缺的就是石头。每次巡逻,看到漂亮的小石头,莫文龙都会捡起来,隔段时间就寄回家。家中,妻子的梳妆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石头:黑的、白的、红的、黄的、泛着金光的……至于送石头的个中深意,两口子都心照不宣: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

曾有亲戚问林敏茹,莫文龙家境不好,父母身体不好,人又长年守在边防,嫁给他值得吗?

在清河口,每一段爱情背后都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恐惧与无畏、动摇与坚定、世俗与崇高……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清河口军恋、军婚,倔强演绎着一个个纯真的传奇。

只有家属和孩子来队,才让遥远的边关多了几分小家的氛围。穿越大半个中国来到清河口,军嫂李敏茹走上岗哨,想要体验丈夫莫文龙为国守边的生活。张琦摄

爱情只能用爱情来偿还

今天,网络无限压缩着时空,让生活越来越便利。但在万里边防线上,时间和空间仍是难以跨越的维度

“她等了11年,盼了11年,唠叨了11年,但也铁心支持我11年。”妻子的支持,游清华都记在心里,并用最好的工作成绩回报。他在清河口一干就是16年,已成为连队最老的兵、全旅最好的通信兵。

吵完架,贾清双看到宋月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女人到底想要什么?无论她看起来想要什么,她想要的终归只有两样东西:很多的爱和很多的安全感。

这被大家称为“清河口史上最浪漫的求原谅”。清河口的爱情就是这样,他们的苦涩常人难以忍受,他们的浪漫常人也难以享受。

半年前,得知丈夫莫文龙要去离连队18公里的哨所任哨长,身在广东省德庆县一个偏远乡村的妻子林敏茹第一次认真想了想两人的距离——

那些为军人而生的女人,心中有最深的感情湖,能忍受最长久的孤独,也能抗衡难以预知的痛苦

作为一名老兵,我对边防军人的辛苦、边防军属的不易深有体会。对一线边防连队、哨所的官兵来说,第一年休假相亲、第二年休假结婚、第三年休假妻子生产……“一年休次假,人生进一步”,这是边防军人恋爱成婚、成家立业的真实写照。

天边边的兵,遇见沉甸甸的爱——

每对边防军人夫妇,都是一部无字书,他们的故事闪烁着家国情怀、荡漾着深情厚义、蕴含着热血奉献、折射着真爱无悔。走近他们,读懂他们,会让人真切懂得,那些镌刻在书本中的信念、牺牲、奉献从来都不是虚无,那些真、善、美从来都不曾消逝。

贾清双是在大三时参军来到清河口的,服役两年后,他放弃学业,留队选取了士官。大学时的女友宋月毕业后做了一名语文老师,她支持贾清双的决定,并作了一名清河口军嫂。

2015年10月,上士何建荣随队去呼和浩特参加培训,培训结束能有3小时外出时间。

边关有爱不再远。边关的爱,自有边关的味道。边防军人的“风花雪月”,是铁马秋风、战地黄花、楼船夜雪、边关冷月。当一个女孩选择成为一名边防军人的妻子时,意味着她注定将付出超越世俗婚姻的爱与艰辛。

负责核算官兵差旅费的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财务科李助理说,清河口连队已婚官兵15名,家属距离驻地最近的1478公里,一半以上都超过2000公里。

因为“心疼”,爱情只能用爱情来偿还。

家属来队住房原是连队的杂物间,狭小简陋,没有空调,夫妻俩把两个小风扇都给儿子用。郝瑞心疼妻子热得睡不着,便打来一盆凉水,用扇子蘸上凉水给李娟扇风。

清河口官兵日复一日的生活,就是在祖国北疆的边防线上执勤巡逻。熊峰摄

连队军医赵俊飞在呼和浩特进修期间结识了一位姑娘,两人一见钟情,很快就领了证,只待良辰吉日完婚。然而,进修很快结束了,赵俊飞重返遥远的边防一线。

深情必是寡言的。简·奥斯汀说,要是爱你爱得少些,话就可以说得多些了。周国平在《人与永恒》里也写道:真正打动人的感情总是朴实无华的,它不出声,不张扬,埋得很深。

梅高美 2

前不久,上等兵李惠东的女友来内蒙古额济纳旗出差,想绕道清河口,看下两年未见的李惠东,没想却被拒绝了。这个年轻的“95后”战士坦言:我也挺想见她,可路不好走,又刚下雪,心疼她路上遭罪,更怕她出事。

1001个千纸鹤——一心一意爱你;

指导员杨浩的妻子田茹是在去年除夕夜真正读懂丈夫的。那天夜里,她陪着丈夫在连队站岗,头顶满天繁星,脚下戈壁辽阔,远方烟花绚烂,耳边爆竹声声……“他守着国,我守着他”。

清河口人烟罕见,几乎与世隔绝,但你要认为戍边人的爱情注定苍白苦涩,注定与精彩无缘,那你就错了。

“原谅我只能从心里敬佩你、祝福你”

当别人的丈夫“明夜里、与伊画著眉上”时,她的丈夫正“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试想,得有多深的爱才能说出那句“他爱边防,我爱他”。当别人有丈夫做家里的顶梁柱时,她要做带娃照顾老人的“女汉子”。试想,得有多深的爱才能说出那句“他要做国家的脊梁,我就做他家里的脊梁”!

一年见一次,渐渐地,姑娘不乐意了,提出离婚。赵俊飞至今记得姑娘的“离别赠言”:“对我来说,你就像生活在遥远的天边一样,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连一个电话都无法打,原谅我只能从心里敬佩你、祝福你。”

因为爱情,何建荣和王亚军已于前年结婚,去年还有了爱情的结晶。听了何建荣夫妇的故事,一位来连队采访的记者感慨不已:爱情,别人因为看见而相信,他们则是因为相信而看见。

在清河口,第一年休假相亲,第二年休假结婚,第三年休假妻子生产……似乎就是一茬茬的恋爱成婚史。就像歌曲《等待》所描述的那样,等待另一半归来团聚,是这些边防官兵的爱人经年不变的主题。

时隔3年,已成为周登金妻子的李群还清晰记得自己收到礼物时的感动和温暖:天边边那双摸惯了重机枪、满是老茧的粗壮大手,叠出了世上最别致的千纸鹤、编出了世上最精巧的中国结。

心理上的万里边关,自古离人们很近,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君子于役”,有人牵挂他“苟无饥渴”;有人即使“家住层城临汉苑”,依然“心随明月到胡天”。

南下的列车上,得知王亚军来回坐40个小时的火车,只为见男友3小时,两个女大学生唏嘘不已,连连说“看见了爱情”。

八千里路云和月。岳飞将军诗词里的豪迈,即使在高铁如梭的今天,也并非常人能及。当林敏茹的父母得知,很少出远门的女儿要带着外孙女去内蒙古看女婿时,他们找来了地图,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简直就是要穿越中国呀!”

还好,可爱的人终有人爱。后来,赵俊飞与内蒙古财经学院的一名年轻讲师相识相恋,两人婚后生活幸福、比翼双飞,一个成了优秀边防干部,一个读了博士。
责任编辑:刘秋丽

爱情是浪漫的。但当爱情有了边防军人这个定语,浪漫也便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梅高美 3

我们相信,随着军人职业荣誉感的不断提升,戍守边防的那些可爱的人必会有人爱,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爱。有爱的万里边关,会离我们越来越近。
责任编辑:刘秋丽

1月15日,林敏茹母女俩终于到了清河口。上车时,南国老家和风习习、阳光灿烂,18摄氏度;下车时,北疆兵营千里冰封、银装素裹,零下19摄氏度。

那些为军人而生的女人,心中有最深的感情湖,能忍受最长久的孤独,也能抗衡难以预知的痛苦。

田茹说,她也曾以为浪漫是金风玉露、花前月下,是举案齐眉、你侬我侬,但做了一名边防军人的妻子,现在觉得,那些浪漫都是别人家的事情。

一罐黑土——我脚下的土地。

苦涩常人难以忍受,浪漫常人难以享受

清河口,天地寂寥,长久的孤独让官兵大多沉默寡言,可官兵的心灵世界却纯洁丰富——爱国、爱军、爱她

梅高美 4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付晓辉

我走过最远的路,就是来看你

地理上的万里边关,从来离人们很远,鸿雁难传情,家书抵万金。

出租车上,电台里正播放一首叫做《等待》的歌曲,“几年前,你一走就没回来,从此我的爱变成了无奈……等待,永久地等待,树叶绿了又黄,你还没来……”

夜里,女友坐在山上,听李巍达讲戍边故事。得知这儿冬天奇冷,夏天酷热,春秋沙尘暴肆虐,常年干旱缺水,半年前最后一名牧民也搬离了清河口,女友更心疼了。

夜里,终于给宋月拨通视频电话,贾清双找来会弹吉他的战友伴奏,对着镜头声情并茂唱了一首妻子最爱听的《成都》。见妻子神色有所缓和,他又背起了林觉民的《与妻书》,当背至“回忆后街之屋,入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时,对面的宋月哭了。

站在清河口的黑山头上,林敏茹觉得,这个问题正如有人问莫文龙,跑到又苦又累的清河口当兵,而且一干就是10年值得吗?

贾清双看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可给妻子打电话没人接、发信息也不回,显然还在生气。

想想自己恋爱3年、结婚8年,丈夫游清华每年休假1次,因为路途遥远、父母生病等原因,自己只前往清河口探亲过1次。11年来,两人团聚了12次,日子数都数得过来。这首歌,完全像是在讲自己,猝不及防,李凤哭了。

边关有爱不再远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懂的人自然懂,不懂得人永远无法理解。

在清河口边防连,每一段爱情的背后都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这里的军恋、军婚,倔强演绎着一个个纯真的传奇。一位来连队采访的记者感慨:爱情,别人因为看见而相信,他们则是因为相信而看见。

夜里,李凤不慎从梯子上重重摔下,她忍着剧痛,把熟睡的女儿托付给老父亲,自己托着摔断的手臂打车去医院。

得知消息,一年多没见面、远在河南睢县的女友王亚军,专程坐了20个小时的火车赶来,陪何建荣买了3套保暖内衣、两瓶防冻霜。3小时后,何建荣向北走向边防,王亚军向南再坐20个小时的火车返回。

上士周登金在执勤巡逻之余,历时4个月,给未婚妻准备了这样一份“情人节”礼物:

一个中国结——绾作同心结;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