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中国特种兵展“绝技”:咽喉顶红缨枪尖 推吉普车后退

梅高美 1
水上课目训练。   仇成梁摄

梅高美 2
资料图:该团官兵进行隐蔽接敌训练

摘要:
“中国雄鹰”特战团威名远杨:出色完成中俄联演、中印尼特种兵联训、汶川抗震救灾等40多项重大任务,开创解放军军特种兵训练7项先河,连续15年被评为全军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在国际赛场夺得16枚金牌。
… …水上课目训练。 仇成梁摄
人民日报星期天发表文章,特种兵一号,中国雄鹰(国防视线·走近特种兵系列报道③)  深秋时节,泰山脚下某靶场,一场精彩的课目演练看得记者血脉贲张。  这是让人拍手叫绝的枪法:跑动中更换弹夹,立、跪、卧三种姿势,70米、100米、150米三个距离,鸡蛋、啤酒瓶盖、游戏币等目标物应声而落,弹无虚发;4个人形目标靶,眉心、人中、咽喉、手腕、手肘5个部位,4名狙击手随机抽取,任意确定射击部位,200米距离上,指哪打哪,全部精确命中目标。  这是让人目瞪口呆的绝技:手掌拍打5厘米的钢钉,一寸寸嵌入厚厚的木板里;手甩绣花针,扎爆玻璃后面的气球;咽喉顶着红缨枪的枪尖,推着吉普车后退。  这群身怀绝技的特种兵都来自同一个团队——济南军区某特种作战团。  这个团自成立以来屡立奇功,在国内外打响了“中国雄鹰”特战团的威名:先后出色完成中俄联演、中印尼特种兵联训、汶川抗震救灾等40多项重大任务,开创我军特种兵训练7项先河,连续15年被评为全军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在国际赛场夺得16枚金牌。今年,在“砺刃—2013”全军特种兵比武中,该团勇夺7金8银,名列前茅。2011年中央军委给该团记一等功。  鹰饥不食的信念:  心中只有祖国和荣誉  板寸,昂首,面孔冷峻,目光锐利,强壮的身体里似乎蕴藏无穷力量。  步入“雄鹰”特战团营区,11座面貌不同,却神韵相似的铜像夺人眼球。团政委解少圣告诉记者,他们就是该团的11名一等功臣,曾经用血汗为五星红旗增光添彩。  11座铜像,位于正中的是原副团长张秀光。1998年,该团奉命组建竞赛队,首次代表我军出战国际赛场。张秀光和战友在“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武中,一举夺得8枚金牌,金牌数奖牌数名列第一。中国“雄鹰”蜚声世界。  扬威国际赛场,让“雄鹰”特战团的每名官兵都感受到了荣耀。从此,为祖国争光成为他们的军旅追求。  2001年9月,南美洲密林深处,大雨倾盆。  “放弃吧,中国士兵!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这里没有一个人会质疑你的决定!”委内瑞拉猎人学校抓绳塔场上,教官盯着刚从6米高绳上摔下的该团副连长刘晓东,眼神里充斥着轻蔑。  一入校,就签下“生死状”,训练的艰苦可想而知。几天下来,因为水土不服,刘晓东患上了“登革热”。紧接着连续8天没有任何补给的高强度野外生存训练,更让刘晓东的身体状况逼近了极限。坠落时,因为一直紧拽着麻绳,他的手掌被磨得血肉模糊。  “啊——”随着一声怒吼,刘晓东突然猛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沾满血迹的细麻绳处。  手抓,牙咬,一点一点向上蹭。  这哪里是攀爬!所有人都震惊了。  当刘晓东艰难地爬到顶端,现场齐声高呼:特种兵一号,中国!  磨难仅仅是开始,最优秀的特种兵更要接受最严酷的磨练。  一次穿越丛林训练,一个身影踉跄地向终点跑过来。  冲过终点,“扑通!”刘晓东腿一软摔倒在地。  其实也难怪。刚刚结束的训练,刘晓东在3天2夜穿越了上百公里的热带雨林,没有食物,也没有水。即使有着野外生存的经验,但热带雨林的复杂险恶,加之接连不断的各种考核,也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找可以饮食的东西,饥饿与疲劳已经到了极限。  “刘,你又是第一名!”一名猎人学校的教官指了指自己的裆下说道:“是不是很饿?站起来,从这里钻过去,钻过去我就给你食物。”  紧闭着双眼,刘晓东根本没有理睬教官。他知道,这是战俘拷问训练,猎人学校的老套路,总会在学员最累最饿意志最薄弱的时候进行。  “刘,我命令你站起来!”似乎看出了刘晓东的“不屑”,教官“恼羞成怒”:“如果你不钻过去,我就降下你们的国旗。”  腾地一下,刘晓东站了起来,双眼死死地盯着教官,看得这位号称“魔鬼”的教官眼神慌乱起来。  1分钟后,刘晓东还是缓缓地趴了下来,从教官的裆下钻了过去。  “刘,给你食物。”教官端过一托盘的食物。  “嘭!”刘晓东把食物狠狠地摔在地上,他告诉教官:钻过去不是因为食物,是为了祖国的国旗不降!听了这话,纵然身为“魔鬼”,
教官仍然向刘晓东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从踏入猎人学校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中国!”靠着这种信念,两年的炼狱般军事留学生活,刘晓东拼下了“国际特种兵班”总分第一名,被校方授予“特种兵突击队员”战斗勋章,成为首位头像永久雕刻在外国军事学校荣誉墙上的中国军人。  与刘晓东几乎同时留学国外的吴海燕,也在书写着中国特种兵的传奇。  在以高达90%的淘汰率和近4%的训练死亡率而著称的土耳其海军水下特种突击队训练营,以“水中蛟龙”著称的吴海燕向横渡马尔马拉海峡发起了冲击。  马尔马拉海峡,不但是战略要地,而且风高浪急、暗礁密布,还有鲨鱼出没,能够横渡海峡是北约特种兵崇高的荣誉。  那一天,风浪格外大。吴海燕与美、英等国特种兵一起参加挑战。但出发不到2个小时,2名外国特种兵因体力不支造成溺水,其中1人丢了性命。  学校打算暂时中断挑战,但吴海燕却不肯放弃。他借助脚蹼,穿越层层浪涛。经过8个多小时的艰苦拼搏,穿越26公里的距离,打破了保持40多年的训练营纪录。  留学期间,吴海燕最终揽下了北约特种部队“海峡雄鹰低空跳伞”和“水下蛙人”两枚荣誉勋章。  这些年,该团先后150多名官兵出国留学、支教、比武、集训,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面对多么艰苦的环境、多么强大的对手,他们都毫不畏惧,一次又一次在国际同行面前,展示了中国军人的铁血风采。12
/ 2 页下一页

梅高美 3

梅高美 4
济南军区某特种作战团雄鹰徽标

梅高美 5
资料图:该团官兵在演兵场上

水上课目训练。仇成梁摄

  深秋时节,泰山脚下某靶场,一场精彩的课目演练看得记者血脉贲张。

  初冬,黄海深处,风狂雨骤。

梅高美 6

  这是让人拍手叫绝的枪法:跑动中更换弹夹,立、跪、卧三种姿势,70米、100米、150米三个距离,鸡蛋、啤酒瓶盖、游戏币等目标物应声而落,弹无虚发;4个人形目标靶,眉心、人中、咽喉、手腕、手肘5个部位,4名狙击手随机抽取,任意确定射击部位,200米距离上,指哪打哪,全部精确命中目标。

  汹涌波涛间,一长串小黑点吃力地蠕动着——一群士兵正在进行海上10公里武装泅渡。

济南军区某特种作战团雄鹰徽标

  这是让人目瞪口呆的绝技:手掌拍打5厘米的钢钉,一寸寸嵌入厚厚的木板里;手甩绣花针,扎爆玻璃后面的气球;咽喉顶着红缨枪的枪尖,推着吉普车后退。

  近了,更近了……到达终点时,战士们筋疲力尽,一个个互相搀扶着走上海滩。

原标题:特种兵一号,中国雄鹰

  这群身怀绝技的特种兵都来自同一个团队——济南军区某特种作战团。

  这支部队,就是济南军区某特种作战团。在该团,有一句口号很响亮:“我们最大的对手是自己!”

深秋时节,泰山脚下某靶场,一场精彩的课目演练看得记者血脉贲张。

  这个团自成立以来屡立奇功,在国内外打响了“中国雄鹰”特战团的威名:先后出色完成中俄联演、中印尼特种兵联训、汶川抗震救灾等40多项重大任务,开创我军特种兵训练7项先河,连续15年被评为全军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在国际赛场夺得16枚金牌。今年,在“砺刃—2013”全军特种兵比武中,该团勇夺7金8银,名列前茅。2011年中央军委给该团记一等功。 

  这句口号,道出了这支部队的两个突出气质:舍我其谁、一往无前的“霸气”,超越自我、挑战极限的勇气。翻开该团荣誉簿,一串闪光足迹赫然入目——连续15年被总部评定为全军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在国际侦察兵、特种兵比武赛场勇夺16枚金牌,荣立集体一等功。

这是让人拍手叫绝的枪法:跑动中更换弹夹,立、跪、卧三种姿势,70米、100米、150米三个距离,鸡蛋、啤酒瓶盖、游戏币等目标物应声而落,弹无虚发;4个人形目标靶,眉心、人中、咽喉、手腕、手肘5个部位,4名狙击手随机抽取,任意确定射击部位,200米距离上,指哪打哪,全部精确命中目标。

  鹰饥不食的信念:

  “别人在拼搏,我就要拼命”

这是让人目瞪口呆的绝技:手掌拍打5厘米的钢钉,一寸寸嵌入厚厚的木板里;手甩绣花针,扎爆玻璃后面的气球;咽喉顶着红缨枪的枪尖,推着吉普车后退。

  心中只有祖国和荣誉

  深秋,桐柏山区,夜幕降临,夜间城市反恐训练展开。

这群身怀绝技的特种兵都来自同一个团队——济南军区某特种作战团。

  板寸,昂首,面孔冷峻,目光锐利,强壮的身体里似乎蕴藏无穷力量。

  副团长刘晓东手握夜视仪,紧紧盯着趴在楼顶上的4名狙击手。

这个团自成立以来屡立奇功,在国内外打响了“中国雄鹰”特战团的威名:先后出色完成中俄联演、中印尼特种兵联训、汶川抗震救灾等40多项重大任务,开创我军特种兵训练7项先河,连续15年被评为全军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在国际赛场夺得16枚金牌。今年,在“砺刃—2013”全军特种兵比武中,该团勇夺7金8银,名列前茅。2011年中央军委给该团记一等功。

【梅高美】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特别兵国外受训为国旗不降受奇耻大辱。  步入“雄鹰”特战团营区,11座面貌不同,却神韵相似的铜像夺人眼球。团政委解少圣告诉记者,他们就是该团的11名一等功臣,曾经用血汗为五星红旗增光添彩。

  此时已是凌晨3点,按计划训练应在1个小时前结束。但因为有1名狙击手擅自挪动位置,刘晓东决定延长1个小时。

鹰饥不食的信念:心中只有祖国和荣誉

  11座铜像,位于正中的是原副团长张秀光。1998年,该团奉命组建竞赛队,首次代表我军出战国际赛场。张秀光和战友在“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武中,一举夺得8枚金牌,金牌数奖牌数名列第一。中国“雄鹰”蜚声世界。

  天空飘起小雨,迷彩服很快被淋湿,4名狙击手冻得嘴唇发紫,依旧纹丝不动。

板寸,昂首,面孔冷峻,目光锐利,强壮的身体里似乎蕴藏无穷力量。

梅高美 ,【梅高美】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特别兵国外受训为国旗不降受奇耻大辱。  扬威国际赛场,让“雄鹰”特战团的每名官兵都感受到了荣耀。从此,为祖国争光成为他们的军旅追求。

  “未来作战,狙击手面对的将是最艰巨的任务、最强悍的对手。平时训练不狠,明天战场上可能会付出血的代价!”说这话时,多年前自己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浮现在刘晓东眼前——

步入“雄鹰”特战团营区,11座面貌不同,却神韵相似的铜像夺人眼球。团政委解少圣告诉记者,他们就是该团的11名一等功臣,曾经用血汗为五星红旗增光添彩。

  2001年9月,南美洲密林深处,大雨倾盆。

  那年,他赴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参加国际特种兵培训。经历了连续8天没有任何补给的野外生存训练,他的体能已到了极限。紧接着进行抓绳攀爬课目,他爬到6米高处重重摔了下来。

11座铜像,位于正中的是原副团长张秀光。1998年,该团奉命组建竞赛队,首次代表我军出战国际赛场。张秀光和战友在“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武中,一举夺得8枚金牌,金牌数奖牌数名列第一。中国“雄鹰”蜚声世界。

  “放弃吧,中国士兵!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这里没有一个人会质疑你的决定!”委内瑞拉猎人学校抓绳塔场上,教官盯着刚从6米高绳上摔下的该团副连长刘晓东,眼神里充斥着轻蔑。

  “放弃吧,中国士兵!”委内瑞拉教官劝道。一声怒吼,刘晓东猛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走向沾满血迹的麻绳。手抓、牙咬,一点一点向上爬……现场所有人都震惊了。“中国军人真是太可怕了,上帝保佑,我永远不想成为你们的对手!”教官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扬威国际赛场,让“雄鹰”特战团的每名官兵都感受到了荣耀。从此,为祖国争光成为他们的军旅追求。

  一入校,就签下“生死状”,训练的艰苦可想而知。几天下来,因为水土不服,刘晓东患上了“登革热”。紧接着连续8天没有任何补给的高强度野外生存训练,更让刘晓东的身体状况逼近了极限。坠落时,因为一直紧拽着麻绳,他的手掌被磨得血肉模糊。

  靠着这股狠劲,刘晓东最终获得总分第一,头像被永久刻在“猎人学校”的荣誉墙上。

2001年9月,南美洲密林深处,大雨倾盆。

  “啊——”随着一声怒吼,刘晓东突然猛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沾满血迹的细麻绳处。

  “现在是5点10分,抓紧时间休息,7点30分吃早饭,8点准时训练!”刘晓东大声喊道。持续近一夜的反恐作战训练终于结束,一身疲惫的官兵们争分夺秒休息。清晨,战斗又将打响……

“放弃吧,中国士兵!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这里没有一个人会质疑你的决定!”委内瑞拉猎人学校抓绳塔场上,教官盯着刚从6米高绳上摔下的该团副连长刘晓东,眼神里充斥着轻蔑。

  手抓,牙咬,一点一点向上蹭。

  对于该团官兵来说,“好日子”永远在昨天。在该团,每年都要组织“魔鬼训练周”,期间每天都要训练16小时以上。

一入校,就签下“生死状”,训练的艰苦可想而知。几天下来,因为水土不服,刘晓东患上了“登革热”。紧接着连续8天没有任何补给的高强度野外生存训练,更让刘晓东的身体状况逼近了极限。坠落时,因为一直紧拽着麻绳,他的手掌被磨得血肉模糊。

  这哪里是攀爬!所有人都震惊了。

【梅高美】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特别兵国外受训为国旗不降受奇耻大辱。  你能想象吗,作为团政委,解少圣一年都要磨坏两双作战靴,穿破3套作训服。他自豪地告诉记者:400米障碍成绩至今他还保持在1分40秒之内。

“啊——”随着一声怒吼,刘晓东突然猛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沾满血迹的细麻绳处。

  当刘晓东艰难地爬到顶端,现场齐声高呼:特种兵一号,中国!

【梅高美】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特别兵国外受训为国旗不降受奇耻大辱。  “别人在拼搏,我就要拼命。”那年,该团进行负重35公斤、昼夜连续行军100公里课目集训。行至40公里时,上士陈辉辉的膝部已经肿得像面包,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疼。

手抓,牙咬,一点一点向上蹭。

【梅高美】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特别兵国外受训为国旗不降受奇耻大辱。  磨难仅仅是开始,最优秀的特种兵更要接受最严酷的磨练。

  收容车一次次在他身边停下。陈辉辉坚决不上:“就是爬,我也要爬到终点!”17个小时后,他硬是拖着伤腿一步步挪到了终点。

这哪里是攀爬!所有人都震惊了。

【梅高美】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特别兵国外受训为国旗不降受奇耻大辱。  一次穿越丛林训练,一个身影踉跄地向终点跑过来。

  艰苦的训练,锤炼出过硬本领。在刚刚结束的全军特种兵比武中,该团先后夺取了伞降渗透侦察作战行动、反恐侦察、水上渗透、水下破坏等7个课目的金牌。

当刘晓东艰难地爬到顶端,现场齐声高呼:特种兵一号,中国!

  冲过终点,“扑通!”刘晓东腿一软摔倒在地。

  “军人永远无法选择战场”

磨难仅仅是开始,最优秀的特种兵更要接受最严酷的磨练。

  其实也难怪。刚刚结束的训练,刘晓东在3天2夜穿越了上百公里的热带雨林,没有食物,也没有水。即使有着野外生存的经验,但热带雨林的复杂险恶,加之接连不断的各种考核,也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找可以饮食的东西,饥饿与疲劳已经到了极限。

  今年5月,某大型实兵对抗演习,该团20名官兵受命搭乘直升机伞降,实施“敌”后渗透行动。

一次穿越丛林训练,一个身影踉跄地向终点跑过来。

  “刘,你又是第一名!”一名猎人学校的教官指了指自己的裆下说道:“是不是很饿?站起来,从这里钻过去,钻过去我就给你食物。”

  直升机到达伞降区域上空时,大风骤起。兄弟单位一位曾当过国家专业跳伞员的参谋向团长李建军建议:“风速超出伞降条件,须取消伞降课目!”

冲过终点,“扑通!”刘晓东腿一软摔倒在地。

  紧闭着双眼,刘晓东根本没有理睬教官。他知道,这是战俘拷问训练,猎人学校的老套路,总会在学员最累最饿意志最薄弱的时候进行。

  “真要是打仗,任务岂能取消?”团长李建军沉思片刻,依旧下达命令:“跳!”舱门打开,朵朵伞花在空中陆续绽放,官兵们全部在预定地域安全着陆……

其实也难怪。刚刚结束的训练,刘晓东在3天2夜穿越了上百公里的热带雨林,没有食物,也没有水。即使有着野外生存的经验,但热带雨林的复杂险恶,加之接连不断的各种考核,也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找可以饮食的东西,饥饿与疲劳已经到了极限。

  “刘,我命令你站起来!”似乎看出了刘晓东的“不屑”,教官“恼羞成怒”:“如果你不钻过去,我就降下你们的国旗。”

  “军人永远无法选择战场”。在该团官兵的字典中,从来没有“退缩”这个词。

“刘,你又是第一名!”一名猎人学校的教官指了指自己的裆下说道:“是不是很饿?站起来,从这里钻过去,钻过去我就给你食物。”

  腾地一下,刘晓东站了起来,双眼死死地盯着教官,看得这位号称“魔鬼”的教官眼神慌乱起来。

  那年大年初一,合家团圆之时,团长李建军却带领13名官兵穿梭在土耳其寒冷的原始森林中,接受国际特种兵集训考核。

紧闭着双眼,刘晓东根本没有理睬教官。他知道,这是战俘拷问训练,猎人学校的老套路,总会在学员最累最饿意志最薄弱的时候进行。

  1分钟后,刘晓东还是缓缓地趴了下来,从教官的裆下钻了过去。

  饥饿、严寒、险阻,数倍于己的假设敌层层设阻,步步追杀。他们经过四天三夜连续行军作战,在耗尽所有给养后,终于准时到达了登机点。

“刘,我命令你站起来!”似乎看出了刘晓东的“不屑”,教官“恼羞成怒”:“如果你不钻过去,我就降下你们的国旗。”

  “刘,给你食物。”教官端过一托盘的食物。

  没想到,此时土耳其考官突然宣布:登机点暴露,向20公里之外的临时登机点转移。

腾地一下,刘晓东站了起来,双眼死死地盯着教官,看得这位号称“魔鬼”的教官眼神慌乱起来。

  “嘭!”刘晓东把食物狠狠地摔在地上,他告诉教官:钻过去不是因为食物,是为了祖国的国旗不降!听了这话,纵然身为“魔鬼”, 教官仍然向刘晓东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冰天雪地,他们咬牙坚持,隐蔽转移。在离临时登机点还剩3公里时,一条冰河横亘在面前。当时气温-27℃,团长李建军果断命令:马上泅渡过河。

1分钟后,刘晓东还是缓缓地趴了下来,从教官的裆下钻了过去。

  “从踏入猎人学校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中国!”靠着这种信念,两年的炼狱般军事留学生活,刘晓东拼下了“国际特种兵班”总分第一名,被校方授予“特种兵突击队员”战斗勋章,成为首位头像永久雕刻在外国军事学校荣誉墙上的中国军人。

  闯过冰河,他们披着一身冰甲,向终点拼命冲去……最终,他们成了这次考核中唯一完成任务的队伍。

“刘,给你食物。”教官端过一托盘的食物。

  与刘晓东几乎同时留学国外的吴海燕,也在书写着中国特种兵的传奇。

  为了胜利,他们一往无前;为了胜利,他们一无所惜。

“嘭!”刘晓东把食物狠狠地摔在地上,他告诉教官:钻过去不是因为食物,是为了祖国的国旗不降!听了这话,纵然身为“魔鬼”,
教官仍然向刘晓东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在以高达90%的淘汰率和近4%的训练死亡率而著称的土耳其海军水下特种突击队训练营,以“水中蛟龙”著称的吴海燕向横渡马尔马拉海峡发起了冲击。

  2009年“安德鲁·波依德”国际特种兵比武赛场上,该团代表我军首次出战,与来自美、法等北约军事强国的特种兵同台竞技。

“从踏入猎人学校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中国!”靠着这种信念,两年的炼狱般军事留学生活,刘晓东拼下了“国际特种兵班”总分第一名,被校方授予“特种兵突击队员”战斗勋章,成为首位头像永久雕刻在外国军事学校荣誉墙上的中国军人。

  马尔马拉海峡,不但是战略要地,而且风高浪急、暗礁密布,还有鲨鱼出没,能够横渡海峡是北约特种兵崇高的荣誉。

  比赛刚开始,意外发生了。队员柳东坡在夜间穿障时,大腿裆部严重挫伤,汗珠顺着脸颊往下直淌。

与刘晓东几乎同时留学国外的吴海燕,也在书写着中国特种兵的传奇。

  那一天,风浪格外大。吴海燕与美、英等国特种兵一起参加挑战。但出发不到2个小时,2名外国特种兵因体力不支造成溺水,其中1人丢了性命。

  “赶快退出比赛,否则可能造成终生残疾!”随队医生说。

在以高达90%的淘汰率和近4%的训练死亡率而着称的土耳其海军水下特种突击队训练营,以“水中蛟龙”着称的吴海燕向横渡马尔马拉海峡发起了冲击。

  学校打算暂时中断挑战,但吴海燕却不肯放弃。他借助脚蹼,穿越层层浪涛。经过8个多小时的艰苦拼搏,穿越26公里的距离,打破了保持40多年的训练营纪录。

  “就算残了,我也要把金牌拿回去!”柳东坡腾地站了起来。

马尔马拉海峡,不但是战略要地,而且风高浪急、暗礁密布,还有鲨鱼出没,能够横渡海峡是北约特种兵崇高的荣誉。

  留学期间,吴海燕最终揽下了北约特种部队“海峡雄鹰低空跳伞”和“水下蛙人”两枚荣誉勋章。

  夜间射击、操舟、15公里强行军……柳东坡咬紧牙关,冲过终点线那一刻晕倒了。最终,他和战友摘得13个项目中的8个第一,金牌数、奖牌数在参赛各路劲旅中均名列前茅。

那一天,风浪格外大。吴海燕与美、英等国特种兵一起参加挑战。但出发不到2个小时,2名外国特种兵因体力不支造成溺水,其中1人丢了性命。

  这些年,该团先后150多名官兵出国留学、支教、比武、集训,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面对多么艰苦的环境、多么强大的对手,他们都毫不畏惧,一次又一次在国际同行面前,展示了中国军人的铁血风采。

  凭借执着和坚持,该团官兵一次次演绎着中国特种兵的铁血传奇——

学校打算暂时中断挑战,但吴海燕却不肯放弃。他借助脚蹼,穿越层层浪涛。经过8个多小时的艰苦拼搏,穿越26公里的距离,打破了保持40多年的训练营纪录。

  鹰击长空的血性:

  阿西木呷背着沉重的榴弹发射器,忍着伤痛奔袭了40公里;

留学期间,吴海燕最终揽下了北约特种部队“海峡雄鹰低空跳伞”和“水下蛙人”两枚荣誉勋章。

  为了胜利一无所惜

  曹树涛浑身被马蜂蜇了20多个包,中途休克3次,眼睛肿成一条缝,依旧坚持跑过终点……

这些年,该团先后150多名官兵出国留学、支教、比武、集训,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面对多么艰苦的环境、多么强大的对手,他们都毫不畏惧,一次又一次在国际同行面前,展示了中国军人的铁血风采。

  2013年4月的一天,中原某训练基地,一场实兵对抗演练激战正酣。红方指挥员对参加演习的该团特战分队下达了对“蓝军”指挥所实施“斩首行动”的命令。

  如今,该团营区中央,矗立着11座荣立一等功官兵的雕像,每一尊雕像的背后,都蕴含着一个个沙场拼搏的传奇故事。

鹰击长空的血性:为了胜利一无所惜

  接到命令后,带队参加演习的特侦营副营长张文峰根据先前高空无人机侦察情况和收集到的情报信息,准确判定蓝军指挥所位置后,派出小分队准备实施伞降,直捣蓝军指挥部。

  “我能行,还能飞得更高”

2013年4月的一天,中原某训练基地,一场实兵对抗演练激战正酣。红方指挥员对参加演习的该团特战分队下达了对“蓝军”指挥所实施“斩首行动”的命令。

  这时,风力突变,已经远远超出了低空跳伞的气象条件。但特战队员们没有丝毫畏惧,“跳!”6名官兵纵身一跳,准确进入预定蓝军指挥所附近地域,悄无声息地“消灭”指挥所警戒人员后,鱼贯进入指挥所。

  闻名世界的土耳其马尔马拉海峡,风高浪急,暗礁密布,时有鲨鱼出没。

接到命令后,带队参加演习的特侦营副营长张文峰根据先前高空无人机侦察情况和收集到的情报信息,准确判定蓝军指挥所位置后,派出小分队准备实施伞降,直捣蓝军指挥部。

  “你们被俘了,全部举起手来!”第一个突入指挥所的战士李祥龙,一步跳到作业桌上,“斩获”一脸茫然的蓝军指挥员。

  对于世界各国特种兵来说,能够横渡这条海峡,都是艰巨的挑战。

这时,风力突变,已经远远超出了低空跳伞的气象条件。但特战队员们没有丝毫畏惧,“跳!”6名官兵纵身一跳,准确进入预定蓝军指挥所附近地域,悄无声息地“消灭”指挥所警戒人员后,鱼贯进入指挥所。

  “指挥所周围山高坡陡、树高林密,这么大的风你们也敢跳,不怕出人命吗?”事后,蓝军指挥员对败在“雄鹰”特战团手中很是服气。

  这天,一张东方面孔勇敢地站在了海峡岸边,与西方各国特种兵一起面对挑战——他,就是在土耳其特种作战指挥学院留学的该团副团长吴海燕。

“你们被俘了,全部举起手来!”第一个突入指挥所的战士李祥龙,一步跳到作业桌上,“斩获”一脸茫然的蓝军指挥员。

  雄鹰凶猛,最爱沥风雨战长空;“雄鹰”特战团也从不畏惧打赢路上的艰险,为了完成任务,哪怕是刀山也敢走、火海也敢闯。

  出发不到两个小时,两名外国特种兵就因体力不支溺水,其中1人还失去了生命……

“指挥所周围山高坡陡、树高林密,这么大的风你们也敢跳,不怕出人命吗?”事后,蓝军指挥员对败在“雄鹰”特战团手中很是服气。

  2009年的大年初一,远在土耳其参加国际特种兵集训的该团13名官兵,在团长李建军带领下,冒着零下27摄氏度的严寒,钻进原始森林里接受潜伏、侦察、射击、行军等毕业考核。

  风浪越来越大,学院打算中止挑战,但吴海燕不肯放弃。波峰浪谷间,他越游越快。仅用8个多小时,他游完了26公里,成功穿越了马尔马拉海峡,打破了土耳其水下特种作战训练营保持了40多年的纪录。

雄鹰凶猛,最爱沥风雨战长空;“雄鹰”特战团也从不畏惧打赢路上的艰险,为了完成任务,哪怕是刀山也敢走、火海也敢闯。

  饥饿、严寒、险阻,数倍于己的假设敌层层设阻,步步追杀。队员们经过四天三夜的连续行军作战,在耗尽所有给养后,终于准时到达了登机点。

  在该团官兵眼中,只有第一,没有第二。近年来,他们叫响敢于献身、敢打恶仗、敢挑重担、敢争第一、敢于超越的“五敢”口号,用实际行动不断地挑战极限,超越自我。

2009年的大年初一,远在土耳其参加国际特种兵集训的该团13名官兵,在团长李建军带领下,冒着零下27摄氏度的严寒,钻进原始森林里接受潜伏、侦察、射击、行军等毕业考核。

  土耳其教官突然宣布:登机点暴露,向20公里之外的临时登机点转移。

  “101,飞行高度已打破全军纪录,可以返航。”那年7月,班长贾召杰驾驶着动力三角翼飞行在空中,耳机中传来指挥塔台的兴奋呼叫。

饥饿、严寒、险阻,数倍于己的假设敌层层设阻,步步追杀。队员们经过四天三夜的连续行军作战,在耗尽所有给养后,终于准时到达了登机点。

  渴了抓一把雪含在嘴里,饿了只能咬牙忍着,他们在原始森林中一步一步攀爬着、走着,可就在离临时登机点还剩3公里的时候,一条冰河横在了他们面前。

  “我能行,还能飞得更高!”贾召杰咬紧牙关,吃力地控制着三角翼向新的极限发起冲击。

土耳其教官突然宣布:登机点暴露,向20公里之外的临时登机点转移。

  仔细侦察发现,上游下游都没有可以渡河的桥。不立刻渡河就无法准时到达登机点,考核就通不过。李建军命令:泅渡过河。

  新的飞行纪录被刷新了100米!300米!500米……高空紊乱的气流裹挟着三角翼东飘西荡,贾召杰五脏六腑像翻江倒海一般。

渴了抓一把雪含在嘴里,饿了只能咬牙忍着,他们在原始森林中一步一步攀爬着、走着,可就在离临时登机点还剩3公里的时候,一条冰河横在了他们面前。

  闯过冰河,13名官兵披着一身的冰甲,向终点拼命冲去。

  “高度已达极限,请求返航。”终于,耳机中响起贾召杰的报告声。现场观摩的一位资深专家评价说:“无论是飞行员的生理状态,还是飞行器性能本身,均超出了极限,了不起!”

仔细侦察发现,上游下游都没有可以渡河的桥。不立刻渡河就无法准时到达登机点,考核就通不过。李建军命令:泅渡过河。

  “在你们之前,所有人都在这里停了下来。你们是唯一一支敢趟冰河完成全部考核的队伍!”土军教官对这些中国军人心生敬佩。

  在该团,像贾召杰这样勇于超越极限的尖兵数不胜数。

闯过冰河,13名官兵披着一身的冰甲,向终点拼命冲去。

  靠着这种不怕死的精神,特战团先后完成中俄联演、中印尼联训等40余项重大任务,次次圆满顺利、次次最高标准,用行动回答了习主席能打仗、打胜仗的时代要求。

  2009年4月29日上午9点,该团15名勇士身背伞包依次登机,向全军首次直升机侧门离机跳伞训练发起冲击。

“在你们之前,所有人都在这里停了下来。你们是唯一一支敢趟冰河完成全部考核的队伍!”土军教官对这些中国军人心生敬佩。

  鹰换新羽的魄力:

  直升机跳伞,我军过去一直沿用难度和危险性相对较小的尾门作为跳伞通道,但这种伞降方法速度慢、效率低,不利于实战。他们大胆研究探索,借鉴国外先进伞降技术和经验,专门赴某训练基地进行风洞模拟训练。经过反复研究演练,15名骨干率先熟练掌握了直升机侧门离机技能,成为当时全军第一支能够从直升机侧门跳伞的部队。

靠着这种不怕死的精神,特战团先后完成中俄联演、中印尼联训等40余项重大任务,次次圆满顺利、次次最高标准,用行动回答了习主席能打仗、打胜仗的时代要求。

  挺立潮头方能抢占先机

  “跳!”直升机盘旋上升到千米高空后,特战队员们镇定地从侧门依次快速跃出。这一跳,又填补了我军伞降训练的一项空白。

鹰换新羽的魄力:挺立潮头方能抢占先机

  11月初,中原某训练基地,临近深夜特战团临时营区的指挥所仍然灯火通明。

  近年来,他们先后在直升机侧门跳伞、动力三角翼跳伞等7项训练课目开创全军特种部队先河,创造全军军事训练12项纪录。

11月初,中原某训练基地,临近深夜特战团临时营区的指挥所仍然灯火通明。

  “我们对敌情的设想还是太简单,怎么保证人质的安全?”副团长刘晓东与几名指挥员加班加点研究新的城市反恐课目演练方案。

“我们对敌情的设想还是太简单,怎么保证人质的安全?”副团长刘晓东与几名指挥员加班加点研究新的城市反恐课目演练方案。

  “城市反恐是一个全新课题。”李建军告诉记者,未来特种兵不仅要担负敌后渗透、破袭等传统任务,还要担负反恐等新的使命。虽然一个月前,作为唯一的基层部队课目,他们已经在“砺剑—2013”全军信息化条件下战法创新集训观摩活动上作了演示。但特战团的官兵仍然不满足,他们追求更加完善。

“城市反恐是一个全新课题。”李建军告诉记者,未来特种兵不仅要担负敌后渗透、破袭等传统任务,还要担负反恐等新的使命。虽然一个月前,作为唯一的基层部队课目,他们已经在“砺剑—2013”全军信息化条件下战法创新集训观摩活动上作了演示。但特战团的官兵仍然不满足,他们追求更加完善。

  其实,不仅是这次演示,谋求创新、追求完美已经成为“雄鹰”特战团的品牌。

其实,不仅是这次演示,谋求创新、追求完美已经成为“雄鹰”特战团的品牌。

  李建军说,“面对新的使命任务,停滞不前只能面临淘汰。只有不断创新提高,才能在未来复杂多变的战场上应对自如。”

李建军说,“面对新的使命任务,停滞不前只能面临淘汰。只有不断创新提高,才能在未来复杂多变的战场上应对自如。”

  为了练就“人无我有,人有我精”的超凡本领,特战团还勇闯军事训练“禁区”,不断寻求新的战斗力增长点。

为了练就“人无我有,人有我精”的超凡本领,特战团还勇闯军事训练“禁区”,不断寻求新的战斗力增长点。

  仅伞降训练一个课目,他们先后创造和刷新了多项全军纪录:

仅伞降训练一个课目,他们先后创造和刷新了多项全军纪录:

  直升机跳伞,由于侧门相对狭小、并有油箱形成障碍等原因,2009年以前,军内无人尝试。我军过去一直沿用直升机尾门作为跳伞通道,但这种伞降方法速度慢、效率低,不利于实战。

直升机跳伞,由于侧门相对狭小、并有油箱形成障碍等原因,2009年以前,军内无人尝试。我军过去一直沿用直升机尾门作为跳伞通道,但这种伞降方法速度慢、效率低,不利于实战。

  没有特种兵迈不过去的坎。该团官兵决定对侧门离机跳伞进行大胆研究探索,借鉴国外伞降技术和经验,专门进行模拟训练。

没有特种兵迈不过去的坎。该团官兵决定对侧门离机跳伞进行大胆研究探索,借鉴国外伞降技术和经验,专门进行模拟训练。

  经过反复研究演练,15名骨干率先熟练掌握了直升机离机技能,成为当时全军第一支能够从直升机侧门跳伞的部队。后来,15名骨干发挥酵母作用,很快全团特战队员都掌握了这一技能。

经过反复研究演练,15名骨干率先熟练掌握了直升机离机技能,成为当时全军第一支能够从直升机侧门跳伞的部队。后来,15名骨干发挥酵母作用,很快全团特战队员都掌握了这一技能。

  2009年4月29日上午9时,和风习习,万里无云,该团官兵身背伞包依次登机,向全军首次直升机侧门离机跳伞发起冲击。

2009年4月29日上午9时,和风习习,万里无云,该团官兵身背伞包依次登机,向全军首次直升机侧门离机跳伞发起冲击。

  “跳!”直升机盘旋上升到千米高空后,特战队员们镇定地从侧门依次快速跃出。

“跳!”直升机盘旋上升到千米高空后,特战队员们镇定地从侧门依次快速跃出。

  随着一朵朵伞花安全降落在指定地域,整个伞降场欢声雷动。就是这一跳,填补了我军伞降训练的一项空白。

随着一朵朵伞花安全降落在指定地域,整个伞降场欢声雷动。就是这一跳,填补了我军伞降训练的一项空白。

  动力三角翼低空跳伞,开创特种部队使用建制内飞行器跳伞的先例,取得空中渗透作战的新突破。

动力三角翼低空跳伞,开创特种部队使用建制内飞行器跳伞的先例,取得空中渗透作战的新突破。

  原副团长徐春挑战直升机高空延时手拉开伞,开创我军伞降先河。

原副团长徐春挑战直升机高空延时手拉开伞,开创我军伞降先河。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