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高美 1

梅高美 2

程念慈是台湾”国安局”首批招考的女大专生情报人员,也是首位派驻华盛顿的台湾一手打造的体系。戴笠1946年在南京死于空难后,其所创下的”军统”虽在台湾绵延发展下来,60多年来却从未出过什么特殊人物,也没做出过特别的大事。

摘要: “美女间谍案”中的女主角———程念慈 凯泽坚称没中“美人计”
鲍威尔处境尴尬
两年前(注:本文写于2006年,因此两年前当为2004年),曾在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凯德磊,因涉嫌向台湾女间谍程
念慈传递情报而被捕,震动了海峡两岸。不久前,“两扮三亲”赴大陆
台湾女间谍惯用美人计(图)“美女间谍案”中的女主角———程念慈
凯泽坚称没中“美人计” 鲍威尔处境尴尬
两年前(注:本文写于2006年,因此两年前当为2004年),曾在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凯德磊,因涉嫌向台湾女间谍程念慈传递情报而被捕,震动了海峡两岸。不久前,美国公布了此案的最新备忘录,其中详细描写了凯德磊与程念慈的“亲密关系”,让这起“台湾女间谍”案再掀波澜。
“间谍宝贝”迷倒美国高官
程念慈1993年毕业于台大政治系国关组。毕业后成了台湾“国安局”首批招募的女大专生情报人员和第一位外派的女性文职人员。2001年,她以“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工作人员的身份前往华盛顿,负责搜集美国国务院的外交情报。由于身材高挑纤细,长着一副西方人眼中标准“东方美人”的相貌,能讲一口流利英文,程念慈在华府社交界如鱼得水,迅速与一些美国政府官员打得火热,“工作”表现相当抢眼,被“国安局”的同事称为“间谍宝贝”和“直通美国国务院的通行证”。2002年,程念慈结识了时任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凯德磊。61岁的凯德磊被这个33岁,单眼皮、鹅蛋脸的“东方美人”迷得神魂颠倒,两人很快就建立“相当好的感情”,并开始频繁来往。2003年底,两人间非同寻常的关系终于引起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注意。2004年9月的一天,联邦调查局特工从程念慈手中查获了凯德磊刚刚交给她的文件袋。
除了利用女间谍的美色外,台湾当局还经常利用人们对年轻女性疏于防范的心理,窃取情报。2004年1月,大陆安全人员逮捕了两名台情报人员,其中一名叫做余诗屏的女间谍是大陆在一系列行动中抓获的最年轻的台湾情报员。台湾当局正是企图利用她年轻幼稚的外表来欺骗对方,伺机窃取情报。不过,像余诗屏这样的年轻女性似乎并不适合充当间谍,对于大陆安全部门对她的监控毫无防范,像“没事一样”,到被捕时也没有一丝警觉。选拔女间谍的标准挺高
应该说,余诗屏等人的悲剧足可以给台湾当局敲响警钟了。但是,为了给“台独”保驾护航,台湾当局仍然在不断地培养女性充当间谍,把这些原本无辜的女性送上了不归路。而随着近年来台湾男性间谍不断在大陆和海外碰壁,台湾几大情报机构都开始对女性大开方便之门,计划招收更多的女性“007”。今年3月,台湾“法务部调查局”率先宣布,取消已经实行多年的只招20%女性调查员的限制。
据台“国安局”内部透露,上个世纪70年代“国安局”大举招考“政治作战学校”毕业的女军官进入“国安局”任职,当时她们被告知唯一的任务是,渗透到社会各界进行活动,随时提供各界人士最新动态。当年“国防部”与情报单位掌握了许多媒体,进入“国安局”服务的女军官,就以记者名义渗透其他阵营。据透露,这些女间谍要学会闽南语,穿着不要太性感,而且一定要化淡妆、喷些香水,要有点“粉味”,因为部分“目标”很喜欢这一点。“国安局”高层还特别强调,“搞得满身香、情报才吃香”。另外,女间谍的待遇很好,购买服装、保养品与化妆品的费用都实报实销,让不少女军官羡慕不已。
要进“国安局”当女间谍可不是那么容易,语言天分、外型、主动性、演艺天分、是不是临危不乱、脸皮够不够厚等条件,都是挑选的标准。长相虽不一定要美,但就是要长得有特色;此外,当时“国安局”高官也会特别挑本省籍、长得像村妇的女青年,因为外表朴实比较不会引起外人怀疑。“国安局”官员承认,女间谍立功不少,通常某些黑名单人士什么时候现身、在哪个餐厅与谁用餐,情报部门都可以马上掌握。
大陆情报为重 台湾《新新闻》杂志04年曾披露,
陈水扁上台后,台湾“国安”部门将情报工作重点放在大陆、美国与日本。在大陆方面,台湾间谍一改以往直接收买官员的方式,转而在民间加强活动。
据报道,台湾派往大陆的男女间谍有“两扮三亲”的情报搜集策略,“两扮”是指扮台商、扮娱乐业老板;“三亲”是亲特定对象妻女、亲特定对象陪酒女、亲特定对象美女。所谓亲特定对象妻女,是指特定对象的妻子或女儿由男性间谍负责亲近;亲特定对象陪酒女,就是针对大陆某些官员特别喜爱的特种行业女子进行美男攻略,借机探询情报;至于亲特定对象美女,就是让女间谍在大陆招募让人惊艳的美女进行情报搜集,而女间谍则是她们的老板。但台湾情报部门不得不承认,“两扮三亲”的情报搜集手法在大陆“行不通”,只能打进基层社会,却打不进内部,台湾间谍只知小道消息,而得不到高层决策。
至于美国和日本,台湾女间谍能发挥的空间并不大,因为现在的台湾女青年多讲究享受,像程念慈这种“有心做事”,又能考上“国安局”的美女少之又少,而且台湾在美日等地搞美女间谍的把戏,很容易被对方的反间谍部门识破。女间谍在台湾受歧视
虽然女间谍号称是在“为了台湾人民奉献自己”,但台湾社会却明显对女间谍有着一定程度的歧视。由于中华民族传统价值观的左右,台湾民众对于“以美色换取情报”的工作方式并不认同。凯德磊案曝光后,台湾媒体及大众毫不留情地批判程念慈与美国高官之间的暧昧关系,丝毫没有顾及到程本人的感受。
甚至就连台湾情报部门内部对于女性间谍的态度也有些“不清不楚”。有一次,几名参加“军情局”培训的女间谍的一些“隐私物品”在培训期间被偷光。“军情局”对此的处理意见竟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至于女间谍的工作能力,更是受到了质疑。一些台湾男性情报人员表示,情报工作很多是有危险性或必须长期熬夜的工作,如果有女同事参加,男性们很可能顾此失彼,整体办事效率恐怕会逐年下降。(编辑:尧垚)

梅高美 3

原标题: 揭秘负责暗杀的台湾女特工:能手劈直径4厘米木棍

3月初,台湾《中国时报》以独家专访的形式,刊出”铁头功杀手级情报女超人”的专题报道,以整版的篇幅,对台湾女特工的”威武”形象大加赞扬。但对情报界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所谓的”情报女超人”,其实根本贻笑大方。

程念慈是台湾“国安局”首批招考的女大专生情报人员,也是首位派驻华盛顿的台湾女性情报人员。

梅高美,核心提示:据她说,自己受训3年多,擅长铁头功,还可将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等功夫也样样精通。3年间,她每天上午学习广东话与英文,还上情报专业课,其他时间则练功。她所说的“练功”,也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颇为类似。

梅高美 4

核心提示:据她说,自己受训3年多,擅长铁头功,还可将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等功夫也样样精通。3年间,她每天上午学习广东话与英文,还上情报专业课,其他时间则练功。她所说的“练功”,也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颇为类似。

本文摘自《环球人物》2011年第9期 作者:萧师言
原标题:台湾“情报女超人”是个形象工程

只是基层特工中的外围分子

台湾的间谍特工系统,延续了国民党在大陆时,由传奇人物戴笠一手打造的体系。戴笠1946年在南京死于空难后,其所创下的“军统”虽在台湾绵延发展下来,60多年来却从未出过什么特殊人物,也没做出过特别的大事。

台湾的间谍特工系统,延续了国民党在大陆时,由传奇人物戴笠一手打造的体系。戴笠1946年在南京死于空难后,其所创下的“军统”虽在台湾绵延发展下来,60多年来却从未出过什么特殊人物,也没做出过特别的大事。

报道中的女情报员余美慧,现年89岁,1962年授少尉军衔,1982年以中校官阶退役。

3月初,台湾《中国时报》以独家专访的形式,刊出“铁头功杀手级情报女超人”的专题报道,以整版的篇幅,对台湾女特工的“威武”形象大加赞扬。但对情报界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所谓的“情报女超人”,其实根本贻笑大方。

3月初,台湾《中国时报》以独家专访的形式,刊出“铁头功杀手级情报女超人”的专题报道,以整版的篇幅,对台湾女特工的“威武”形象大加赞扬。但对情报界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所谓的“情报女超人”,其实根本贻笑大方。

报道中称,1971年,台湾”国防部情报局”(后与”国防部特种情报室”合并,组成”军事情报局”,简称”军情局”)曾训练4位”武功高强”的女性情报员,专责”行动制裁”,代号为”四一工作队”。余美慧就是这4人之一。

只是基层特工中的外围分子

只是基层特工中的外围分子

据她说,自己受训3年多,擅长铁头功,还可将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等功夫也样样精通。3年间,她每天上午学习广东话与英文,还上情报专业课,其他时间则练功。她所说的”练功”,也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颇为类似。她说,每天清晨,她们会穿上几十公斤重的铁砂上衣,从台北市最北端的北投区跑到台湾北端的阳明山;夏天,到了正午11时,教练会准备4张榻榻米,先铺上7床棉被,在太阳底下晒烫,等吃完午饭,就叫她们换上短汗衫,盖着棉被睡午觉,这叫”蒸骨”。”刚开始哪睡得着,难过得好像有1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蒸完骨,每人得喝四大杯蜂蜜水,喝不下,教练会逼着喝。那时没有女性保养品,教练规定每天要用蜂蜜涂手保养,这样才能让女生的手比较细白,不会被看出有武功。”

报道中的女情报员余美慧,现年89岁,1962年授少尉军衔,1982年以中校官阶退役。

梅高美台湾女间谍被人瞧不起,智能靠扮舞女出卖色相换取情报-菜叶网-轻松阅读从此开始!。报道中的女情报员余美慧,现年89岁,1962年授少尉军衔,1982年以中校官阶退役。

梅高美台湾女间谍被人瞧不起,智能靠扮舞女出卖色相换取情报-菜叶网-轻松阅读从此开始!。报道中称,1971年,台湾“国防部情报局”(后与“国防部特种情报室”合并,组成“军事情报局”,简称“军情局”)曾训练4位“武功高强”的女性情报员,专责“行动制裁”,代号为“四一工作队”。余美慧就是这4人之一。

报道中称,1971年,台湾“国防部情报局”(后与“国防部特种情报室”合并,组成“军事情报局”,简称“军情局”)曾训练4位“武功高强”的女性情报员,专责“行动制裁”,代号为“四一工作队”。余美慧就是这4人之一。

据她说,自己受训3年多,擅长铁头功,还可将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等功夫也样样精通。3年间,她每天上午学习广东话与英文,还上情报专业课,其他时间则练功。她所说的“练功”,也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颇为类似。她说,每天清晨,她们会穿上几十公斤重的铁砂上衣,从台北市最北端的北投区跑到台湾北端的阳明山;夏天,到了正午11时,教练会准备4张榻榻米,先铺上7床棉被,在太阳底下晒烫,等吃完午饭,就叫她们换上短汗衫,盖着棉被睡午觉,
这叫“蒸骨”。“刚开始哪睡得着,难过得好像有1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蒸完骨,每人得喝四大杯蜂蜜水,喝不下,教练会逼着喝。那时没有女性保养品,教练规定每天要用蜂蜜涂手保养,这样才能让女生的手比较细白,不会被看出有武功。”

据她说,自己受训3年多,擅长铁头功,还可将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等功夫也样样精通。3年间,她每天上午学习广东话与英文,还上情报专业课,其他时间则练功。她所说的“练功”,也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颇为类似。她说,每天清晨,她们会穿上几十公斤重的铁砂上衣,从台北市最北端的北投区跑到台湾北端的阳明山;夏天,到了正午11时,教练会准备4张榻榻米,先铺上7床棉被,在太阳底下晒烫,等吃完午饭,就叫她们换上短汗衫,盖着棉被睡午觉,
这叫“蒸骨”。“刚开始哪睡得着,难过得好像有1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蒸完骨,每人得喝四大杯蜂蜜水,喝不下,教练会逼着喝。那时没有女性保养品,教练规定每天要用蜂蜜涂手保养,这样才能让女生的手比较细白,不会被看出有武功。”

但对照余美慧提供给报社方面的照片,她似乎完全与“女超人”三个字沾不上边。虽然照片中的她能“手劈木棍”、“用筷子射进木板”,但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武功”。“劈木棍”的照片中,那根木棍的直径也不过四五厘米左右,还有一位男特工用脚将其压在长板凳上,另一端伸出凳子约1米,普通壮汉都能用手将其劈断,任何一位学过跆拳道等技艺的女士,也都可以空手击破三四厘米厚的木板。

但对照余美慧提供给报社方面的照片,她似乎完全与“女超人”三个字沾不上边。虽然照片中的她能“手劈木棍”、“用筷子射进木板”,但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武功”。“劈木棍”的照片中,那根木棍的直径也不过四五厘米左右,还有一位男特工用脚将其压在长板凳上,另一端伸出凳子约1米,普通壮汉都能用手将其劈断,任何一位学过跆拳道等技艺的女士,也都可以空手击破三四厘米厚的木板。

梅高美台湾女间谍被人瞧不起,智能靠扮舞女出卖色相换取情报-菜叶网-轻松阅读从此开始!。出身背景也成了余美慧的“破绽”之一。据台湾特工界人士透露,戴笠曾立下规矩:要对特工人员的身家进行绝对细致的调查,不能随便招人就用。过去,蒋介石身边的侍卫大多由戴笠训练,几乎全是与老蒋同乡的浙江籍子弟兵。蒋经国接班后,台湾已没那么多浙江子弟兵,其所用的侍卫就大多是金门人,因为蒋经国对金门人“放心”。可见,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到特工系统的。

出身背景也成了余美慧的“破绽”之一。据台湾特工界人士透露,戴笠曾立下规矩:要对特工人员的身家进行绝对细致的调查,不能随便招人就用。过去,蒋介石身边的侍卫大多由戴笠训练,几乎全是与老蒋同乡的浙江籍子弟兵。蒋经国接班后,台湾已没那么多浙江子弟兵,其所用的侍卫就大多是金门人,因为蒋经国对金门人“放心”。可见,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到特工系统的。

余美慧却这样描述自己“入选”的过程:“我是南部乡下人。亲戚在情报局工作,问我要不要去学体育、英文与国文,工作由国家安排,但没有提‘情报’二字。我想这就等于念大学,于是报了名……到台北情报局测试时,吓一跳,有20多人,有人就坐在地上抽烟,嘴唇黑黑的,也有人是做酒女的。”这段话,足可证明余美慧当时所参加的,绝不是什么正式的情报人员考试。一来,对核心情报人员的招募绝不会瞒着报考者,而假借“学体育、英文与国文”之名,二来,更不会允许“酒女”报考。

余美慧却这样描述自己“入选”的过程:“我是南部乡下人。亲戚在情报局工作,问我要不要去学体育、英文与国文,(学完后)工作由国家安排,但没有提‘情报’二字。我想这就等于念大学,于是报了名……到台北情报局测试时,(我被)吓一跳,有20多人,有人就坐在地上抽烟,嘴唇黑黑的,也有人是做酒女的。”这段话,足可证明余美慧当时所参加的,绝不是什么正式的情报人员考试。一来,对核心情报人员的招募绝不会瞒着报考者,而假借“学体育、英文与国文”之名,二来,更不会允许“酒女”报考。

梅高美台湾女间谍被人瞧不起,智能靠扮舞女出卖色相换取情报-菜叶网-轻松阅读从此开始!。如此看来,余美慧其实只能算情报界最基层的特工,甚至是其中随时可被抛弃的外围分子。在世界各国的情报战中,这类角色比比皆是,台湾却将她们当成宝。她甚至将谍报人员最基本的“一日成为谍报员,就应终身如影子般不为世人所知”的沉默原则抛在脑后,大大咧咧地将自己曝光在媒体上。仅从这一点来说,她就根本“不及格”。

如此看来,余美慧其实只能算情报界最基层的特工,甚至是其中随时可被抛弃的外围分子。在世界各国的情报战中,这类角色比比皆是,台湾却将她们当成宝。她甚至将谍报人员最基本的“一日成为谍报员,就应终身如影子般不为世人所知”的沉默原则抛在脑后,大大咧咧地将自己曝光在媒体上。仅从这一点来说,她就根本“不及格”。

工作内容与“制裁”无关

梅高美台湾女间谍被人瞧不起,智能靠扮舞女出卖色相换取情报-菜叶网-轻松阅读从此开始!。工作内容与“制裁”无关

梅高美台湾女间谍被人瞧不起,智能靠扮舞女出卖色相换取情报-菜叶网-轻松阅读从此开始!。据记者了解,上世纪70年代,由蒋经国一手创立的“政治作战学校”,的确曾大量招收女性谍报人员,但主要招收对象并非市井中人,而是已在政工干校接受4年教育并已通过毕业考核的女军官。选拔要求十分严格,女军官的语言天分、外形、主动性、演艺天分、是不是临危不乱、脸皮够不够厚等,都是挑选的标准。而余美慧自称,自己“受训时有81公斤”,与这个要求实在有很大的出入。

据记者了解,上世纪70年代,由蒋经国一手创立的“政治作战学校(原先称政工干校)”,的确曾大量招收女性谍报人员,但主要招收对象并非市井中人,而是已在政工干校接受4年教育并已通过毕业考核的女军官。选拔要求十分严格,女军官的语言天分、外形、主动性、演艺天分、是不是临危不乱、脸皮够不够厚等,都是挑选的标准。而余美慧自称,自己“受训时有81公斤”,与这个要求实在有很大的出入。

梅高美台湾女间谍被人瞧不起,智能靠扮舞女出卖色相换取情报-菜叶网-轻松阅读从此开始!。即便是被选上的女军官,其所执行的主要任务,也只是“渗透到社会各界,随时提供各界人士的最新动态”,而并非所谓的“制裁行动”。

即便是被选上的女军官,其所执行的主要任务,也只是“渗透到社会各界,随时提供各界人士的最新动态”,而并非所谓的“制裁行动”。

梅高美台湾女间谍被人瞧不起,智能靠扮舞女出卖色相换取情报-菜叶网-轻松阅读从此开始!。据台湾老一辈的特工人员回忆,台湾的确有一些专门负责在台湾内外暗杀“敌人”、制裁“变节者”的“核心特工”。如曾负责刺杀江南的杀手陈启礼,不仅是台湾黑社会的老大,也与台湾军情局高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唯有这种人,才能得到台湾高层的信任,被委托执行暗杀任务。陈启礼也的确终其一生守口如瓶,从未讲出刺杀江南的真相。

据台湾老一辈的特工人员回忆,台湾的确有一些专门负责在台湾内外暗杀“敌人”、制裁“变节者”的“核心特工”。如曾负责刺杀江南(本名刘宜良,《蒋经国传》作者)的杀手陈启礼,不仅是台湾黑社会的老大,也与台湾军情局高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唯有这种人,才能得到台湾高层的信任,被委托执行暗杀任务。陈启礼也的确终其一生守口如瓶,从未讲出刺杀江南的真相。

反观余美慧等人,当时虽的确被军情局所吸收,接受了一些体能、武术训练,但这只是最基础的训练。当局也确实成立了所谓的“九一工作队”和“四一工作队”等“制裁行动队”,却并非都是从事暗杀制裁工作。据称,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曾被派往香港或滇缅地区潜伏,更多人则是在受训结束后便留在军情局内部,和所谓的“制裁”工作根本无关。

反观余美慧等人,当时虽的确被军情局所吸收,接受了一些体能、武术训练,但这只是最基础的训练。当局也确实成立了所谓的“九一工作队(成员为20名男性)”和“四一工作队”等“制裁行动队”,却并非都是从事暗杀制裁工作。据称,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曾被派往香港或滇缅地区潜伏,更多人则是在受训结束后便留在军情局内部,和所谓的“制裁”工作根本无关。

据记者了解,在“九一工作队”的20名男特工中,只有一位名为苏英中的特工曾被派往老挝,后奉命到大陆长期潜伏。而苏英中刚潜伏没多久,就被大陆有关部门抓获。

据记者了解,在“九一工作队”的20名男特工中,只有一位名为苏英中的特工曾被派往老挝,后奉命到大陆长期潜伏。而苏英中刚潜伏没多久,就被大陆有关部门抓获。

“四一工作队”的4位女性特工中,有两名曾被派到香港,以“舞女”身份作掩护潜伏下来,执行军情局交付的任务,不过也很快就被大陆方面识破身份。台湾军情局连夜安排渔船将她们接回台湾。

“四一工作队”的4位女性特工中,有两名曾被派到香港,以“舞女”身份作掩护潜伏下来,执行军情局交付的任务,不过也很快就被大陆方面识破身份。台湾军情局连夜安排渔船将她们接回台湾。

那之后,这两名女特工再也未被台湾相关部门重用,因此,“四一工作队”很可能从未执行过任何一件所谓的“制裁行动”。而据记者了解,台湾可以说从未真正派出过“女杀手”。

那之后,这两名女特工再也未被台湾相关部门重用,因此,“四一工作队”很可能从未执行过任何一件所谓的“制裁行动”。而据记者了解,台湾可以说从未真正派出过“女杀手”。

台湾女间谍被人瞧不起

台湾女间谍被人瞧不起

事实上,纵观目前已曝光的台湾女特工,绝大多数都只是负责交通联络,或以美色诱人换取情报、利用人们对年轻女性疏于防范的心理窃取情报,没有一位是担任过“制裁”任务的。

事实上,纵观目前已曝光的台湾女特工,绝大多数都只是负责交通联络,或以美色诱人换取情报、利用人们对年轻女性疏于防范的心理窃取情报,没有一位是担任过“制裁”任务的。

1993年毕业于台湾大学政治系的程念慈,在毕业后成为台湾“国安局”首批招募的女大专生情报人员、第一位外派的女性文职人员。在被派到美国后,她如鱼得水,迅速与一些美国政府官员打得火热,被戏称为“直通美国国务院的通行证”。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凯德磊,就是在2002年迷上了程念慈。此后,凯德磊甚至在没有向美国国务院高层报备的情况下,私自到台湾,并将美方的一些机密情报提供给程念慈,再由她转交给台湾情报单位。2004年9月,《华盛顿邮报》在头版报道了此案,程念慈很快遭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逮捕和起诉。她的“大名”也很快传遍台湾。

1993年毕业于台湾大学政治系的程念慈,在毕业后成为台湾“国安局”首批招募的女大专生情报人员、第一位外派的女性文职人员。在被派到美国后,她如鱼得水,迅速与一些美国政府官员打得火热,被戏称为“直通美国国务院的通行证”。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凯德磊,就是在2002年迷上了程念慈。此后,凯德磊甚至在没有向美国国务院高层报备的情况下,私自到台湾,并将美方的一些机密情报提供给程念慈,再由她转交给台湾情报单位。2004年9月,《华盛顿邮报》在头版报道了此案,程念慈很快遭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逮捕和起诉。她的“大名”也很快传遍台湾。

但迄今,除了程念慈,台湾再没有一名女间谍的“事迹”为普通民众熟知。相反,女间谍在台湾社会向来都得不到认可,不少人对她们并无好评,甚至瞧不起她们,认为她们凭色相工作并不光彩。

但迄今,除了程念慈,台湾再没有一名女间谍的“事迹”为普通民众熟知。相反,女间谍在台湾社会向来都得不到认可,不少人对她们并无好评,甚至瞧不起她们,认为她们凭色相工作并不光彩。

另据台湾媒体报道,陈水扁上台后,台湾一度将情报工作的重点放在大陆、美国与日本。针对大陆,台湾间谍加强了在民间的活动。有报道还具体指出,台湾派出的男女间谍有“两扮三亲”的情报搜集策略,“两扮”是扮台商、扮娱乐业老板。“三亲”是亲近特定对象妻女、亲近特定对象熟悉的“小姐”、亲近美女,其中前两项由男特工负责,后一项则是由女间谍负责招揽美女并指挥她们拉拢特定对象,进行情报搜集。

另据台湾媒体报道,陈水扁上台后,台湾一度将情报工作的重点放在大陆、美国与日本。针对大陆,台湾间谍加强了在民间的活动。有报道还具体指出,台湾派出的男女间谍有“两扮三亲”的情报搜集策略,“两扮”是扮台商、扮娱乐业老板。“三亲”是亲近特定对象妻女、亲近特定对象熟悉的“小姐”、亲近美女,其中前两项由男特工负责,后一项则是由女间谍负责招揽美女并指挥她们拉拢特定对象,进行情报搜集。

虽然使出了百般招数,但“成效”并不显着。有人分析说,此次《中国时报》大肆报道“情报女超人”、“女杀手”,其实只是台湾情报系统在给自己壮声势罢了。

虽然使出了百般招数,但“成效”并不显著。有人分析说,此次《中国时报》大肆报道“情报女超人”、“女杀手”,其实只是台湾情报系统在给自己壮声势罢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