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西昌2月14日电春节长假过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科研人员立即投入新年首发任务之中。
2月11日7时30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液氮测控台主操作手李敏凯穿戴整齐,看了眼熟睡的女儿,轻轻把房门带上,径直前往2号加注现场:拆除封条,查看液氧和液氮固定罐,巡视700余米的氧氮加注管路、地沟、电缆等设备状态。
随后,他又来到3号工位氧氮加注现场。首先确认设施设备无外观损伤后,李敏凯来到液氧和液氮固定罐前,认真记录压力、液面及阀门状态。
“场区库存的火箭燃料一旦发生泄漏,后果不堪设想,检查必须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确保设施设备稳妥可靠、万无一失。”李敏凯说。
“各号注意,调度点名。”8时40分,60多公里外袁家山上的指挥所里,响起了有力的口令声——西昌测量站技术室正在组织设备状态检查。
“各号注意,开始分系统检查。”伴随着雷达分系统指挥员李振的口令,各岗位操作人员开始了有序的操作。
“信号机复位正常”“接收机复位正常”“发射低压正常,跟踪塔信源信号正常”……各岗位的报告声此起彼伏。
这个站技术室主任梅高杰说:“通过节后收心‘第一练’,大伙儿蓄势以待,随时准备投入到高密度发射任务中。”
10时20分,在发射场上忙碌的人群中,西昌发射测试站高级工程师鄢利清的脚步已从技术阵地跨越到发射阵地,这是他第27次担任发射任务01指挥员。
检查各系统设备设施状态,是鄢利清今天的主要工作。在有火箭、卫星等产品的地方,他一节火箭一节火箭地过,一个箱子一个箱子地看,仔细检查箭体外观、火箭贮箱压力、接地线连接等情况,认真翻阅贮箱压力参数、环境温度和湿度等数据登记簿,时不时地询问值班操作手“卫星推进剂泄漏检测结果”“有无小动物破坏”“防潮沙消耗更换”等细节情况,做到对火箭、卫星等产品封存状态心中有数。
大半天时间,他重点跑了火箭、卫星测试厂房、塔架空调机房等8个系统、23个岗位。“发射场上数十个分系统、数百个技术岗位、近千名工作人员,全部由我指挥。”鄢利清说,01指挥员就是要对各个情况了如指掌。
晚饭后,鄢利清办公室的灯又亮了起来,“我要再看看这些任务试验文书,为后续任务做好准备……”
2018年,西昌发射场的发射能力得到重大跃升,取得17战17捷的辉煌战绩,圆满完成北斗三号基本系统的组网和嫦娥四号等发射任务。
“2019年,西昌发射场的发射任务依然饱满。我们将接续奋斗,以严慎细实和精益求精的作风,着眼火箭卫星的质量控制,确保卫星发射次次成功,为筑建航天强国添砖加瓦,创造更多中国奇迹。”鄢利清说。
[ 位置: 首页> 军事频道> 中国军情 ,责编:丁玉冰 ]

在2018年航天科技集团的35次火箭发射任务中,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和长征二号丙火箭将分别将发射14次和6次,占全年发射次数的近六成,堪称“主力军”。

鄢利清选择留下来。守着那台令人谈之色变的放射性设备,他在技术区最偏僻的测试间里一呆就是整整2年。

一声仿佛空气被撕碎的声音瞬间爆发,轰鸣声向四周群山压来,站在千米之外的许多人不由自主地捂上了耳朵。

中国何时也能发射像“猎鹰重型”这样的火箭?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型号系列总师龙乐豪院士表示,“我们将研制比‘猎鹰重型’规模更大的火箭。”

第二天的卫星分系统测试,输入输出特性与出厂时差值较大。得知这一消息,正在吃午饭的鄢利清放下筷子就赶往现场。在观察了现场情况后,认为可能是电缆线几天未使用,同时因降雨受潮导致了数值偏差。通过除潮操作后,异常现象果然消失。

“火箭完全按照‘零窗口’准时发射。”发射场系统副指挥长赵民看着指控大厅屏幕显示的发射时间说,这不仅可以保证嫦娥三号精确进入地月转移轨道,而且还节省了燃料,为探测器的后续工作提供动力。

下达这个倒计时口令的,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测站总工程师鄢利清,人称“金牌01指挥员”。此次发射对鄢利清来说意义特殊,这是他第100次参与执行卫星发射任务,也是第22次担当发射阵地01指挥员,“嫦娥二号”“嫦娥三号”发射等重大任务都有他的身影。

“5、4、3、2、1,点火!”随着口令的发出,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托举着北斗三号双星腾空而起,直刺苍穹。

火箭上端,雾气缭绕。尽管燃料贮箱进行了严格的保温设计,火箭周围的空气还是迅速地被冷凝成水汽。为了防止结冰,要不停地用氮气吹除,直至发射前的最后几秒。

工人师傅们调着力矩扳手上的力矩,小心翼翼地尝试着。经过几次调试,第一个爆炸螺栓被顺利拆除,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就这样,12个爆炸螺栓被依次拆除。接着是拆除与发动机相连的导管。整个“手术”持续了14个小时,最终一场险情得以排除。

1997年,他成为发控台主操作手,担任起“火箭点火员”的重任。5个月后,他顺利通过上岗考核,开始执行他的第一次“点火”任务。

由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西安卫星测控中心,青岛、厦门、喀什等地测控站,以及远望号海上测量船组成的测控网对火箭实时跟踪。

1月的一天,后方发现火箭三级发动机上测试金属软管的同批次产品存在隐患。火箭发射队接到通知,更换三级发动机测试金属软管,确保火箭不带隐患上天。

一发发任务的砥砺,一次次成功的助推,鄢利清在2006年再次登上人生的又一座巅峰:担任01指挥员。

梅高美,火箭一二级分离、火箭二三级分离,三级发动机一次关机、三级发动机二次点火、三级发动机二次关机,器箭组合体始终保持正常飞行姿态。这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组建以来的第83次发射,也是全世界第130次月球探测活动。

如今,36岁的黎伦在这个危险的岗位上已经干了10年。去年他所在的团队执行了液氢接收转注3次共128天,相当于128天都在和危险相伴。

鄢利清的首次亮相堪称完美。此后两年间,他接连为6枚火箭按下“点火”按钮,成功将“东方红三号”“风云二号”“鑫诺1号”等卫星成功送入太空。

“一分钟准备!”2日1时29分,零号指挥员鄢利清洪亮的声音,在静谧的山谷间骤然响起。

担任01指挥员,绝非喊倒计时那么简单,每下达一个口令,鄢利清都要确认分系统的工作是否按时间完成、参数是否正确。很多人只听到他发射前读秒的声音,殊不知,其实90%的准备工作在发射前已完成。

新华社西昌2月12日电2月12日,农历腊月二十七,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场春意盎然。

梅高美长假过后,这里立时拉开新禧头阵职务_世界报。梅高美长假过后,这里立时拉开新禧头阵职务_世界报。10多秒后,向着东南方向飞行的火箭拖着长长的尾焰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长五再出征长七忙改进

1993年,鄢利清大学毕业后放弃留校任教的机会,来到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走进向往已久的航天方阵。

捆绑着4枚助推器的火箭喷出一股橘红色烈焰,长征三号乙火箭拔地而起。巨大的火焰将导流槽内数百吨水瞬时化为气体。

2月12日13时03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一箭双星”成功发射第二十八、二十九颗北斗导航卫星。这两颗卫星是我国北斗三号工程第五、六颗组网卫星,本次发射也是农历鸡年中国航天的“收官之战”。经3个多小时飞行后,卫星进入工作轨道。

发出“点火”口令的,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西昌发射测试站高级工程师、01指挥员鄢利清。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聚向2号塔架。发射场区内,来自数十家中外媒体的记者纷纷把“长枪短炮”对准了即将起程的嫦娥三号。

长征二号丙火箭也将在2018年迎来“大考”。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二号丙火箭总指挥肖耘说:“今年,长二丙火箭预计将有6次发射任务,研制队伍将在多个发射场作战。”在2018年的6次发射中,长征二号丙火箭将在时隔19年后重返国际商业发射服务市场,发射巴基斯坦遥感卫星、中法海洋卫星,为中国航天走向世界提供“金牌助推”。

鄢利清精确到秒的口令,让“零窗口”奔月的佳话得以完美演绎。这也就意味着节省下的180公斤卫星燃料,将使“嫦娥二号”运行更多时间,做更多的工作。

“液氢液氧是易燃、易爆的气体。米粒大的石子从一米的高处自由下落所产生的能量,就能把液氢引爆。因此加注时需要一边加注一边泄压。”加注手陈复忠说,从加注开始,要有两条专用管路不停地把汽化的燃料导入燃烧池,直到加注结束。

具体来说,35次火箭发射中,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和长征二号丙火箭分别有14次和6次发射任务,发射次数占全年发射次数近60%。

担任01指挥员,绝非喊个倒计时口令那么简单,每下达一个口令,鄢利清都要确认系统的工作是否按时间完成、参数是否正确,分系统指挥员向他报告的信息是否准确。

它托举着的就是万众瞩目的主角——嫦娥三号。

“5,4,3,2,1,点火,起飞!”2月12日13时03分,随着一连串铿锵有力的口令下达,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托举着北斗三号工程双星腾空而起,划破天际。

梅高美长假过后,这里立时拉开新禧头阵职务_世界报。虽然身经百战,但鄢利清每到任务实战,总会有一点紧张。他说:“这种紧张是精神高度集中的紧张,只有精神高度集中,才能确保不错过点火时机、不出现错误口令。”

2日1时26分,低温燃料加注完毕。场区内,其他岗位人员已开始撤离。刚刚加注完毕的陈复忠将最后阶段的收尾工作重新检查一遍,之后迅速转入地下掩体。

闻其声,识其人。走出发射场,坐在记者面前的鄢利清,短寸头、一身蓝色工作服,轻声细语,却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也正是得益于这2年时间,鄢利清系统学习了大量航天测发系统的书籍,掌握了多个专业岗位的理论知识和操作技能,为以后的发展打下扎实基础。

火箭腾空而起的那一刻,整个探月工程的上万名参试人员和数万台套设备一齐启动。

今年47岁的鄢利清,已经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工作了25年。由于工作原因,鄢利清的三口之家经常分居三地,女儿由住在成都的爷爷奶奶代为照料,妻子在西昌上班,他则常年扎在任务一线。“女儿学校的家长会,我没参加过,我欠她们的太多。”鄢利清说,现在北斗三号双星发射圆满成功,自己最想做的就是趁春节假期,回家和家人团聚。

从2006年到2018年的12年间,鄢利清担任了22次01指挥员,嫦娥二号“零窗口”发射,嫦娥三号完美落月,北斗发射接续组网……发发全胜,他也被冠以了“福将”的光环。

此时,嫦娥三号卫星在浩淼太空中快速飞行。月宫,正期待着这位中国访客的到来……
来源:新华网

黎伦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技术勤务站液氮液氧分系统指挥员,主要负责所有低温燃料的生产、化验、运输、加注和转注,被誉为火箭的“造血师”。

2010年10月1日,伴随着鄢利清铿锵有力的“点火”口令,托举着“嫦娥二号”的长征三号丙运载火箭腾空而起。事后测试数据显示,火箭起飞时间与之前公布的“零窗口”理论值分秒不差。

在这次任务中,嫦娥三号要求一次进入地月转移轨道,而且嫦娥三号的重量比嫦娥二号增加了1000多公斤,因此选用了长征三号乙改进型火箭。“它是我国目前推力最大的轨道运载火箭,运载能力达到5000多公斤。”火箭系统总设计师姜杰说。

如今,说起指挥员的工作,鄢利清自豪又自信。但回忆起第一次担当指挥员的经历,他直言“焦虑又紧张”。

然而,发射任务好像故意刁难鄢利清这个“新手”,连着三天出了三个不同问题。先是卫星发射场控制系统出问题,一时间找不到原因,他当即将试验人马分为两个梯队,一队继续查找原因,一队按计划展开后续测试。

2日1时48分许,器箭分离。指控大厅里,此前一直紧绷着神经的工作人员,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备受瞩目的长征五号也将在2018年迎来“复出”。作为我国目前运载能力最大的火箭,长征五号肩负着未来我国探月三期工程、载人航天、火星探测等重任。根据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全年宇航发射计划显示,长征五号将在2018年下半年执行发射任务。

5月12日0时0分,收到01指挥员的“点火”口令后,鄢利清用右手拇指准时按下“点火”按钮,长征火箭顺利腾空。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主任张振中宣布:嫦娥三号发射任务取得圆满成功!

同超低温燃料打交道的“造血师”

初到大凉山,他被分配到交通闭塞、条件艰苦的发测站,第一个岗位是发动机X射线探伤。那段时间又恰逢中心发射任务的空档期,和他一起过来的,有的耐不住清苦选择了离开,有的换了岗位。

今年43岁的陈复忠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加注手。20年来,经他手加注的2000多立方米推进剂,没有出现一次人为操作失误和重大责任事故。“只要严格按照工作规程操作,就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他说。

幕后英雄

第三天,鄢利清又碰上了事:发动机喷管漏气。好在这个问题是事先预想过的,所有产品都有备份件,鄢利清临阵指挥,将新备件进行气密性测试后换装,联系厂家对问题产品进行发厂维修。

随着发射时刻的临近,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各岗位工作人员更加忙碌——

高精度铷原子钟助精准定位

这是他第22次担任发射任务01指挥员,也是他参加工作后参与的第100次发射任务。

器箭分离:嫦娥三号精确入轨

长三甲系列火箭在2015年曾创造出109天成功实施7次发射的纪录。研制队伍在前期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希望能够实现同一种构型的火箭在单机、系统甚至箭上互相通用,让火箭与不同任务自由搭配,实现快速反应、按时完成。

“发射场上数十个分系统、数百个技术岗位、近千名工作人员,全部由我指挥。”鄢利清说,模拟发射中,每一次测试、检查,他必须了如指掌;发射实战时,各个系统、各个岗位的数据状态,他必须心中有数。

发射塔架500米外燃烧池内,大火熊熊燃烧——

据介绍,这次执行发射任务的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和北斗导航卫星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所属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研制。两颗卫星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是第二十八、二十九颗北斗导航卫星,也是北斗三号工程第五、六颗组网卫星。

面对荣誉和光环,他却说:“成功的奥妙,在于我的身后有一个坚定航天报国志向、坚定航天强国信念的强大团队。”

2日2时18分许,太阳翼展开。对于在轨运行的嫦娥三号来说,太阳是其电能的主要来源。

发动机可谓火箭的“心脏”,发动机上的导管相当于人体上与心脏相连的血管。要给火箭更换发动机导管,其难度不亚于给心脏做一次手术。火箭发射前,就进行了一场复杂的“手术”。

后来,鄢利清开始在多个岗位上锻炼实习。从仪器舱到总体网,从平台转台到惯组指挥,从地面电源到伺服机构,控制系统的近20个岗位,他能胜任10多个。

6个小时后,承载着中国探月新梦想的嫦娥三号就将怀抱“玉兔”从这里启程,奔向36.8万公里之外的“月宫”。

继1月12日以来,短短一个月,长征三号乙/远征一号火箭先后两次“一箭双星”发射,成功将四颗北斗卫星送入太空。这也是2018年以来,长征系列火箭完成的第7次成功发射。43天7次发射,这是今年长征系列火箭高密度发射的一个缩影。据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透露,今年我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预计将执行35次发射任务,发射密度再创历史新高。

所谓“零窗口”,即指在预先计算好的发射时间,分秒不差地将火箭点火升空,不允许有任何延误与变更。

发射场指控中心大厅的巨大屏幕上,各类数据、图表随着火箭的飞行轨迹频频变化,三维环境下的全程数据实时仿真系统以三维动画,真实、直观地显示着火箭的飞行状态。

“拆除中可能会产生多余物;发动机和箭体上的管路连接处,经过反复拆装也有可能产生气密性下降的风险;更换金属软管前,还要拆除二、三级间的爆炸螺栓,不确定性因素太多。”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211厂火箭质量主管郑觉醒现在想起还是后怕。

在随后的几年里,鄢利清又挑起控制系统指挥员、技术阵地指挥员等重任,每次遇到任务中的“拦路虎”,他都能沉着应对,成功排除故障,确保火箭顺利升空。

今年以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先后建成了远距离测发指挥监控系统、测控指挥监视可视化系统,完成了包括测控设备更新换代等在内的上百项技术改进,进一步提高了发射场的可靠性。

此时,三级箭体已经完成技术区域全部工作,处于待转场状态,如若进行发动机金属软管更换,就要对三级箭体和发动机进行部分分解,将发动机恢复到进场时的状态。

一波三折之后,鄢利清的表现没有让人失望。这年的12月8日,他的首次“点火”口令响彻发射场,“风云二号”成功发射。

按照科学家设计的奔月路,嫦娥三号接下来将经过主减速段、快速调整段、接近段、悬停段、避障段、缓速下降段等6个阶段的减速,实现从月距面15公里的高度下降至月球表面。

2030年我国火箭运载能力或将赶超“猎鹰”

发射场区,几名身穿蓝色静电服、手戴棉质手套的工作人员在二号塔架开始为第三级火箭添加“动力”——液氢和液氧。

2018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发射的看点有哪些?记者在西昌采访时了解到,今年我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预计将执行以北斗卫星组网、嫦娥四号探月为代表的35次发射任务,发射次数将再创历史新高,开启“高密度”节奏。

“火箭飞行正常”“跟踪正常”“遥测信号正常”……清脆响亮的声音在这个被称为“菠萝沟”的山谷中回荡。

这是今年以来长征系列火箭完成的第7次成功发射。今年长征系列运载火箭预计将执行以北斗卫星组网、嫦娥四号探月为代表的35次发射任务,发射密度再创历史新高。根据规划,在2018年年底前,北斗三号将建成18颗卫星的基本系统,具备为“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提供服务的能力。

远控楼内,电测、遥测、外测等系统技术人员,对火箭进行最后的测试检查;指控中心大厅内,不同操作台前调度口令声此起彼伏;瞄准间里,科研人员正用瞄准仪密切监测火箭的姿态;发射场区草坪不远处,消防车、安全保障组随时待命。

作为支撑我国航天强国建设的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五号和长征七号,也将于2018年迎来新挑战。

“这标志着火箭发射已进入倒计时。”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党委书记孙保卫说,“一旦开始加注低温推进剂,发射就进入不可逆状态。”

昨天凌晨,鄢利清走进发射场指挥中心,对卫星发射前12个小时整个发射系统指挥控制。发射前3小时,各系统进入测试状态,活动塔移开,火箭暴露出来。随后,工作人员开始加注低温燃料。发射前15分钟,发射指挥权交给鄢利清,发射、监测所有系统均听从他的指令。发射前5分钟燃料加注结束,鄢利清开始指挥五大系统工作人员进入紧张的倒计时阶段。

“5、4、3、2、1,点火!”1时30分,鄢利清发出铿锵有力的口令,发射控制台操作手白春波迅速按下了红色点火按钮。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总指挥岑拯介绍,长三甲系列火箭全年14次发射任务有10次将发射北斗导航卫星,其中8次以“一箭双星”的方式执行发射任务。2018年到2020年,长三甲系列火箭预计将执行40次发射任务。

点火:“零窗口”发射

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七号火箭总指挥王小军介绍,研制团队今年将在前两次成功发射的基础上,创新方法,进一步提升火箭的产品可靠性,为未来我国空间站建设阶段发射货运飞船做好充分准备。同时,研制团队还正在开展长征七号改进型火箭的研制和设计工作,针对卫星发射及其他领域任务,积极开拓市场。

新华网西昌12月2日电2013年12月1日19时30分,西昌卫星发射场。群山环抱中,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静静地伫立在二号发射塔架旁。

液氮零下196℃、液氧零下183℃、液氢零下253℃,光听数字就让人望而却步,而黎伦和同事们却要冒着冻伤、燃爆的风险,常年与这些极寒的燃料打交道。

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传来数据显示,卫星在太平洋上空正高速进入近地点200公里、远地点约36.8万公里的地月转移轨道……

同时,这两颗卫星上装载了北京航天微电科技有限公司独立研制的声表面波滤波器,其主要用于滤除通信中的各种干扰信号,确保卫星与地面中心保持顺畅的通信。据介绍,北斗三号第三次组网卫星的成功发射,使北斗三号定位系统较北斗二号定位精度实现了大幅跨越,测速和授时精度也将同步提高一个量级。

低温燃料加注:火箭发射倒计时

黎伦迅速穿上防冻装备,孤身一人冲至泄漏点,双手紧握扳手对泄露螺栓进行紧固。由于固定罐压力偏高,泄露较大,拧紧螺栓的堵漏方式以失败告终。液氧泄漏量越来越大,若不及时控制住,最终可能导致发射推迟。黎伦灵机一动,他从库房拿出一条白棉绳,蘸上水再次冲至液氧泄漏点,围着漏点紧紧缠绕了十几圈,蘸水的白布带瞬间结冰,形成密封,泄漏点被彻底堵住了,整个处置过程不到10分钟。

除了冷,黎伦还记得,在一次任务中,液氧进入大流量加注,固定罐压力根据操作规程持续上升,这时,固定罐汽化器进液口出现燃料泄露的突发情况,零下180℃的低温液体四处迸溅,导致固定罐无法正常增压。

火箭发射前曾做“心脏”手术

相比北斗一期、二期工程中采用的铷原子钟,本次装载的新一代高精度铷原子钟,体积更小,重量更轻,技术性能大幅提升,在频率稳定度、频率准确度及日漂移率等方面有明显优势。据悉,星载氢原子钟的应用可使北斗导航系统具备更高的定位精度、全球覆盖及较长的自主导航能力,显着降低北斗导航系统全球应用时的校时压力。

“2分钟准备。”鄢利清发出指令,连接火箭的气管开始脱落。进入倒计时90秒时,连接到火箭上的地面供电系统开始截断,连接器脱离。“50秒准备…40秒准备…10、9、8……点火!”鄢利清发出点火的指令后,火箭在4秒内喷出火焰,飞向太空。

长二丙火箭将重返国际市场

此次北斗三号组网卫星发射,黎伦和同事们提前七天进驻发射场,为液氮预冷管路,加注助燃剂液氧,加注液氢。在火箭发射提前五小时到倒计时三分钟,加注、转注要一直持续进行。

事后同事问他:“当时你害怕吗?”大家知道,如果泄露时间久一点,手脚很可能会被冻伤,严重的还可能肌肉坏死。“液氧泄露,傻瓜才不怕。但是怕有什么用,我是现场指挥,关键时候就要往前面冲!”黎伦回答。

此次北斗任务中间曾出现小插曲,在火箭一二级转场完成之后,三级发动机设备疑似出现问题,某个器件有个指标超标,“可能不是大问题,但万一出故障了,对火箭的影响是致命的。”鄢利清连夜组织汇报会,查找原因。虽然经过检查,器件没有大问题,但为了万无一失,还是连夜更换了器件。

鄢利清的目标是:瞄准“零窗口”,也就是正时正分正秒发射。为了保证口令按时发出,他对发每个口令的时间都做过精确计算。特别是读秒,确保与倒计时牌变化保持一致。“口令清楚、洪亮、规范,是我们岗位最基本的要求。”鄢利清说,刚入行时,除了跟老师傅请教,自己就每天对着秒表练习,加大训练强度,直到能稳定、丝毫不差地报出口令。

1月27日中午12时,“手术”正式开始。首先由211厂总装事业部拆除连接三级和二级的爆炸螺栓。“在发射前,二级和三级对接后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再分离的。我们之前都是琢磨怎样把爆炸螺栓拧紧而不是拧开。这就可能存在因拧紧力过大,导致螺纹咬合过紧的情况。”高级技师吴延翔说,他们曾做过引爆分离的最坏的打算。

日前,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成功发射了目前全世界运载能力最强的“猎鹰重型”火箭,一时成为了全世界的焦点。

我国重型运载火箭计划于2030年前后首飞

长三甲系列火箭第84次发射

延伸阅读

在这两颗组网卫星上,均装载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和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二院所研制的高精度星载铷原子钟。据悉,原子钟是利用原子跃迁频率稳定的特性来获取精准时间频率信号的设备,作为导航卫星的心脏,高性能的星载原子钟对导航精度具有决定性作用。

2006年12月8日,“风云二号”卫星发射。好像要故意刁难他这个“新手”,此次发射先是卫星发射场控制系统出问题,没人能找到原因,鄢利清当机立断,将试验人马分为两个梯队,一队继续查找原因,二队按计划展开后续测试;第二天卫星分系统测试,输入输出特性与出厂时差值较大,正在吃午饭的鄢利清放下筷子就赶往现场;第三天,鄢利清又碰上了事,发动机喷管漏气,鄢利清立即用备件进行换装。作为01指挥员,要眼、耳并用。模拟发射中,每一次测试、检查,必须了如指掌;发射实战时,各个系统、岗位的数据状态,必须心中有数。而对出现的每一个细节问题,都要果断作出应对。鄢利清没有让人失望,“5、4、3、2、1,点火!”火箭成功发射,精确入轨。“其实,我很紧张,但还要保证喊出的声音没有任何异常,”鄢利清笑着说,虽是冬天,他的手心却不停冒汗,背心都湿透了。

鄢利清圆满完成了作为01指挥员的任务。一直精神紧绷的他,长舒一口气,露出了轻松的笑容,“这是北斗三号第三组组网卫星,也是承上启下的一发,是确保今年构建北斗三号基本系统的关键之战。”

据悉,此次是有“金牌火箭”美誉的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的第84次发射,也是其与北斗卫星家族的27次“牵手”,标志着北斗导航系统进入全球组网的密集发射阶段。

“运载火箭的能力有多大,航天的舞台就有多大。”航天科技集团一院型号顾问黄春平形象地将火箭比作进入太空的“云梯”:“没有运载能力更强的火箭,就像人上楼没有电梯一样。中国航天由大到强,火箭要先行。我们要变压力为动力,迎头赶上,加快推动重型运载火箭的立项和研制,把我国的重型运载火箭早日送上天。”

长征二号丙火箭也将在今年迎来最强考验。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长征二号丙火箭总指挥肖耘介绍,今年长二丙火箭预计有6次发射任务,其中还包括发射巴基斯坦遥感卫星、中法海洋卫星两次国际航天发射。

数据显示,“猎鹰重型”:起飞质量约1420吨,最大直径3.66米,近地轨道运载能力为63.8吨;“长征九号”:预计起飞质量将达3000吨,最大直径约10米,近地轨道运载能力大于百吨,其结构和尺寸质量均将突破我国现有运载火箭能力水平。

“金牌01指挥员”的第100次发射

根据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2017年公布的《2017-2045年航天运输系统发展路线图》显示,我国重型运载火箭计划于2030年前后首飞。

液氢转注岗位充满了惊心动魄。液氢是高危燃料,当密度达到一定程度,一根针从一米多高的地方掉落地面产生的热量,就可能当场引爆。黎伦和同事的工作大多在深夜进行,空旷的空间,加上液氮液氧加注时带来的低温,风一吹过来,他们会浑身冻透。黎伦袜子穿了两三层,衣服套了好几层,可还是冷。

此前发布的《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上也曾指出,备受瞩目的中国重型运载火箭拟命名为“长征九号”。也就是说,约10年左右,“长征九号”运载火箭将飞天,运载能力超过“猎鹰重型”火箭。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