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前夕,记者走进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红河前哨钢二连”,与被誉为“新时代霓虹灯下的哨兵”一起训练执勤——
忠诚卫士守卫钢铁雄关 “红河前哨钢二连”官兵在国门前巡逻。陈剑 摄
深冬黎明,记者来到中越边境南溪河与红河交汇处,这里有云南省最大、最繁忙的口岸——中国河口口岸。
街头的霓虹灯星星点点,驻地群众尚未醒来。突然,驻守口岸的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红河前哨钢二连”营区内响起了紧急集合的哨音。
“一群‘不法分子’潜入我防区活动,立即实施抓捕。”连长何星辰一声令下,该连一场实战化执勤演练拉开序幕。
“边关无小事!”演练间隙,何星辰对记者说,他们驻守“一带一路”重要口岸,必须枕戈待旦,守好钢铁雄关。
“3名‘不法分子’向西逃窜,即将出境,二分队立即追击!”官兵一出营门就遭遇情况,刚处置完毕,先遣队又传来情报:“发现雷区!”何星辰紧锁的眉头刚舒展开,又拧成一个疙瘩。他果断下令:“工兵组前出排雷!”
短短1个小时,连队就遇到10余种突发“敌情”,官兵冷静处置,最终将“不法分子”悉数抓获。
吃过早饭,记者随巡逻分队前往边境线,见证边防官兵的普通一天。
路上,副连长高小勇向记者介绍,春节期间是边境违法犯罪活动高发期。
巡逻进入繁华城区,河口街头潮水般的商贩和游客从四处涌来。记者发现,越是在闹市,巡逻队员们越发警惕,一双双眼睛紧盯着如织的人群。
“同志,我们在执行任务,禁止拍照!”2名路人拿起手机欲拍摄巡逻官兵,被上士乔仁飞拦下。乔仁飞向记者解释,口岸所在县城常住人口少,但流动人口多,除了商人和游客,也有不法分子混迹其中。
一天傍晚,时任副连长卢占强发现一名男子在边境军事禁区拍照,立即上前收缴其设备。不料该男子掏出一沓厚厚的人民币往卢占强的衣兜里塞:“解放军同志,我是看这里的风景好,拍几张照片留作纪念,你就行个方便吧!”卢占强不为所动,将此人控制并移交给公安部门。经查实,此人为外国间谍。
一次,驻地一家公司主动提出要与连队建立共建关系,并为官兵家属安排工作。连队党支部发现该公司动机可疑,果断拒绝他们的“好意”。后据上级通报,该公司背后有不法势力资金支持。
“驻地情况复杂,丝毫马虎不得!”巡逻中,排长袁杰对记者说。
一次,该连老排长刘崇青带队巡逻时扣下一船价值10万元的走私物品。货主威胁刘崇青,说他是地方某领导的小舅子,要是不“高抬贵手”,让刘崇青吃不了兜着走。刘崇青义正辞严地说:“不要说你是谁的小舅子,就算是我的家属犯罪,也过不了我这一关。”说完,他组织战士将船移交给当地缉私局。
近年来,随着驻地加快建设,河沙需求量剧增。一些人想到界河非法采沙,找到连队干部,请他们“睁只眼闭只眼”,有的还承诺“每月给连队赞助费”,都被连队干部严词拒绝了。
夜晚,街头霓虹闪烁、游人如织,记者随官兵在某通道处设卡检查。
通道1公里外就是繁华的口岸,“别人数票子,自己守卡子”,官兵丝毫不为所动,永远保持本色。
正是这种本色,让该连自组建以来从未发生一起案件事故,荣立集体二等功3次、集体三等功6次,被当地群众誉为“新时代霓虹灯下的哨兵”。
马 飞[责编:丁玉冰]

  防线长、区域广、人员杂、管控难……北部战区陆军某旅坚持依法管边控边,提高官兵法治素养,破解边境管控难题,在千里边防线筑起“钢铁长城”。

  ■成都军区 李继才

梅高美,  巡逻路线咋能随意变更

  人物小传:李继才,河南济源人,1955年12月出生,1972年12月入伍,1974年10月入党。历任班长、排长、干事、指导员、团政治处副主任、旅政治部副主任、军党委秘书,团政委、师政治部主任、副政委、旅政委,现任云南蒙自军分区政委。

  该旅十五连辖区通往边境线的巡逻路是一条崎岖土路,遇到雨雪天气,路面泥泞难行。在巡逻路的右侧有一条砂石路,同样也能到达巡逻终点,还省时省力。但这条砂石路离边境线较远,无法对边境地带实施有效执勤巡查。

  边防,一个凝聚着荣誉与责任的名词,一座由无数铁血男儿用铮铮铁骨搭建而成的血肉长城,一扇展我军威、壮我国威的窗口。

  过去,在执勤中如果遇到恶劣天气造成路况不好的情况时,有时会变更巡逻路线。个别官兵认为,和平时期边境安全无事,巡逻执勤就是走一走看一看,定个坐标,维修一下边境设施,依法管边控边的观念有所淡化。

  2006年初,我有幸从内地调整到云南一个边防军分区担任政委,让我终于有机会把自己的学习、工作、生活完全融入边防之中。从1979年至今的近30年里,几次亲历边防发展变化的切身体验,让我深深感受到了云南边防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丰硕成果。

  “边境安全无小事。执勤路线咋能随意变更?”发现问题后,这个大家习以为常的“老做法”,被上级叫停。落实勤务计划,是依法执勤的基本制度要求。该旅结合开展条令法规学习活动,组织官兵学习相关边防政策法规。通过理论宣讲、知识竞赛、理论之星评比等活动,坚持教育引导相结合,打牢官兵崇尚法治、依法执勤的思想根基。同时,结合官兵身边事例,查找梳理出执勤中随意变更路线、装具携带不齐全、落实勤务制度不严等10余个不符合战备规定的问题,并对这些问题及时进行整改。

  第一次来到边防是1979年2月,那时我还只是某陆军直属连队的一名副指导员。我从“老解放”的车厢中跳下来,看到的并不是优美秀丽的南国风光,而是一排排破旧房子。第二次来到边防是1984年,这时我已是团政治处副主任。河口县城仍然是一副贫穷落后的边陲小镇模样。整个县城只有一条街道,县政府就在街道一头的二层小楼上,沿街有十多户木板搭建和砖石砌成的商铺。街道平常用于马车和行人通行,赶集时便是集市。在每周一次的集市上,瑶族兄弟背着猎枪,手提着猎物,四处寻找买主。苗族大爹大妈们把小猪崽的后腿捆在一起,放在身边,设摊叫卖。还有的妇女,怀抱着母鸡,把鸡蛋放在用稻草编成的槽中,提在手上,便于买卖。人们都希望在集市上,把东西卖个好价钱,好换成布料和盐巴,或是送孩子上学。

  排长王垒阳说,通过加大边防法规和执勤规范的学习教育,增强了官兵依法执勤责任意识。

  因工作关系,我时常和友邻的边防部队联系。当时的边防部队条件还相当艰苦,连队的营房是临时简易房,或是用油毛毡建成的“窝棚”。官兵们的业余文化生活很枯燥,一副象棋往往是整个哨所唯一的娱乐工具。到了夜晚,战士们有的边吹口琴边思恋远方的恋人,有的在“猫儿洞”里的油灯下写“家书”,给牵挂着自己的父母亲人报平安。履行执勤任务的手段也很落后,由于交通、通信条件受限和战斗情况的干扰,巡逻分队要在边警戒边行进的过程中完成任务,这时的军犬既是“尖兵”又是“后卫”。一旦遇到突发事件,电台联系不上,就只能一边对着电台大声地呼叫连队的代号,一边派出体能较好的通信员回连队报告情况。进行一次45公里的全线巡逻,往往需要5至7天时间。有的战士把这里的执勤和生活条件编成了顺口溜:“巡逻基本靠走,执勤基本靠狗,通信基本靠吼”,“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

  利诱面前坚守法治底线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的边防官兵凭着自己坚忍顽强的意志和乐观主义的精神,创造了“阵地文化”:蜿蜒连绵的堑壕和坑道壁上有战士们用心勾画出的美好蓝图,军用罐头盒被用来做成“花盆”,各种子弹壳经过排列组合、粘胶定型后就成了“工艺品”。“阵地文化”以它独特的方式和魅力,向今天正在享受和平与幸福的人们讲述着“猫儿洞”的艰苦奋斗史,讲述着“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的无私奉献精神,讲述着改革开放初期,年轻的戍边官兵们“青春与阵地同在”的豪迈情怀。

  该旅二十一连驻守在素有“国境商都”之称的绥芬河市区,官兵身居闹市,坚守底线原则,依法文明执勤,赢得“国门卫士”的美誉。

  去年,组织安排我到国防大学基本系指挥员班学习一年。“五一”期间,我抽空回了一趟部队。因为工作和课题调研的需要,我再次来到驻守在国门口岸、被成都军区授予“红河前哨钢二连”荣誉称号的边防某团二连。

  国门口岸,是前哨阵地,也是旅游胜地,前来旅游观光的游客络绎不绝。为防止游客观光误越国界,连队在国门互市贸易区设立了执勤组。有的游客为了近距离目睹国门口岸的风采,经常找到官兵请求通融。递烟的、拿钱的、送水的,执勤官兵不为所动,婉言拒绝。

  连队营院内蓝顶白墙整齐的营房、统一规范的晒衣场、窗明几净的餐厅、干净清洁的卫生间、如士兵列队般的芒果树林、身着07式新军装的战士“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的良好养成,无不显示着这个连队优良的作风和过硬的建设水平。前哨排的“猫耳洞”早已换成了集“战斗化、人性化、生态化”为一体的现代营房。监控室内,只见值班的战士鼠标轻点,5个屏幕上立刻清晰地呈现出边境一线人员车辆和船只通行的情况。信息化分队巡逻途中的情况也实时显示在大屏幕上,连长在监控室内就能根据现地情况和上级指示指挥分队行动,处置各种情况。连队教室里,早已没有了黑板和粉笔,干部备课、上课都是使用电脑、投影仪,制作多媒体课件授课。学习室内,有20多台高配置的电脑,不但可以上军内的综合信息网,还连成了局域网,战士们坐在电脑前,就可以了解到最新的国际国内形势、最前沿的科学文化知识和最时尚的社会潮流。娱乐室里,各种乐器、棋牌、球类等娱乐器材应有尽有,极大地丰富了战士们的业余文化生活。这个连队近3年来,已经有4名战士考取了军校,60多名战士完成了成人中专和大专的学习。开座谈会时,一名信息化分队的战士自豪地向我介绍说,连队现在人人都能熟练操作电脑,大部分战士能够使用信息化装备执行任务,只有会使用2种以上信息化装备,并能够排除一般保障的“能手”才能被选拔进入信息化分队。他还讲了一个故事:2006年7月的一天,前哨排监控室录像显示,河口县北山渡口有人炸鱼,连长在监控室命令正在15公里外执勤的信息化分队赶赴现场,并在可视化条件下指挥信息化分队及时制止了违法行为,收缴炸药3公斤。

  “哨位虽小,责任重大。执勤时的言谈举止,必须严格遵循法规制度。”士官林青浩讲道。

  晚饭后,散步到河口街头。中越公路大桥横跨在南溪河上,雄伟的国门矗立在国境线一侧,显示着昌盛的国力。昔日的边陲小镇如今已是高楼林立、街道纵横、霓虹闪烁,各型汽车在街道上川流不息,各种肤色、不同语言的人们在这里汇集。有一对夫妻,刚从拥挤的超市里走出来,一人一手牵着孩子,一家人满足的笑脸上写满了幸福和谐。滨河路边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了许多冷饮茶座,忙碌了一天的人们边享受着清爽的河风,边谈论着时尚的话题。老年人在广场上吹奏起民族乐器,伴随着欢快的乐曲跳起了优美的“烟盒舞”,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们展示着这个边境小城的繁荣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殷实。中越关系实现正常化后,这个小城的边贸成交额已由每年300万元增长到52.4亿元,年出入境人数达350万人次以上。

  去年8月,指导员张金磊带领勤务组执勤时,在3号界碑附近发现了一串脚印。经现场勘察,张金磊判定有人员越界进入我方境内,他马上组织人员分头进行追踪。在一个山坡处,发现了两名背着双肩包的可疑人员。面对官兵盘查,两人故作镇定,但额头上的汗珠和慌乱的眼神,让执勤官兵觉得他们心里有鬼。

  30年岁月,我们所处的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从边疆社会经济状况、边防部队执勤条件到整体建设水平,都不能同日而语了。这些都是时代发展的真实印记,是经济腾飞、社会文明进步的有力见证,而唯一不变的是边防官兵仍然顽强地扎根边疆、安心边疆、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用青春和热血书写着人生的壮丽篇章。

解放军西南边防前哨排猫耳洞已换为现代营房。  勤务组检查他们的背包时,发现里面装满了山参。其中一人当即拿出一支最大的山参给张金磊,“这是纯正的野山参,至少能卖上万块!”见张金磊不为所动,另一名同伙把整包山参都递了过来,“只要放我们一马,这些全给你。”

  张金磊斩钉截铁地说:“依法执勤是我们的职责!放过你们就是犯罪解放军西南边防前哨排猫耳洞已换为现代营房。!”随后,他们把这两人送到边防派出所。经审讯,两人共从境外走私了价值50余万元的野山参。

  联合执法提升管控质效

  “驻地濒湖,管理的军地单位众多,形成合力难,职责交叉多、权威执法难等问题,一度影响了边境管控。”十三连连长王磊对此深有感触。

  以前,哨所观察员发现界湖里有渔民非法作业时,连队会派出勤务组潜伏堵截,却总是扑空。

解放军西南边防前哨排猫耳洞已换为现代营房。  执法各自为政,就像一盘散沙。只有攥指成拳,才能形成合力。该旅联合驻地党政机关、武警、公安、口岸、外事办、渔政等多家管边单位,成立党政军警民“五位一体”边境管控联合指挥机构,出台了《党政军警民联合管控合作协议》《党政军警民联防行动指挥体系》《党政军警民联防规定》等制度规定。定期召开联防会议,建立通联机制,构建联防专网,不断提高联合执法正规化水平。

  去年禁渔期,联合指挥中心接到信息员报告,有人在界湖里非法作业。按照既定方案,各单位有序展开,连队派出人员在界湖沿岸潜伏,派出所民警在主要道路设卡拦截,联合执法小组乘艇追捕。不到3小时,非法作业人员被全部抓获。

  联合执法,让执勤有法可依、有力可借。该旅领导说,联建、联训、联防,提升了边境管控的质效。

作者:宋子洵 通讯员 孙启超 吴 昊 编辑:高越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