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高美 1

摘要: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过去两天,这位以“敢说”著称的菲新领导人连续两次涉及中国的表态忽软忽硬。杜特尔特原标题:菲总统对华为何“晴转阴”:先期待“访华”
后警告“清算中国”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过去两天,这位以“敢说”著称的菲新领导人连续两次涉及中国的表态忽软忽硬。他8月23日先是释放善意,希望年内能与中国就南海争端对话,并称不会在下月初的东盟峰会上提及南海仲裁,以免刺激中国。当天他还再次严厉抨击美国,原因是后者对杜特尔特发起的扫毒严打表示“严重关切”。就在媒体感叹杜特尔特的“摇摆外交”让两国头疼、甚至有日本外交人士宣称“菲律宾在谈判中可能被中国诱骗”之际,杜特尔特24日在对士兵讲话时又做出“上台以来对中国最强硬的表态”:如果菲中不能彼此理解,如果谈判破裂中国侵略菲律宾,结果将是血腥的。他还称,中国不能一直回避南海仲裁,迟早要有一个“清算”。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中国学者看来,杜特尔特无非就是用“软硬话”试探中国。23日还说“只要符合国家利益就访华”先看看杜特尔特说狠话前一天的表态吧。据路透社报道,杜特尔特23日在马尼拉总统府表示,他希望年内与中国就南海争端进行对话。杜特尔特对记者说,“最好继续通过外交对话与中国接触而非惹怒中方官员”。被问及预期的双边会谈时间,他回答说:“今年内。”杜特尔特还表示,菲律宾无意在下月初的东盟峰会上提及南海仲裁,但同时称,“如果有人对仲裁念念不忘,我们会进行讨论,但对于菲律宾来说,我们希望进行对话。”杜特尔特还反问,如果与中国的正式谈判破灭,“我们能去哪里呢”?下月6日至8日,东盟峰会将在老挝举行,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将出席峰会。香港《南华早报》24日称,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华盛顿“敦促在各方都接受的条件下举行谈判,而非出于强迫或者武力威胁”。不过,该发言人未就杜特尔特表示不在峰会上提南海仲裁做出评论。报道称,华盛顿坚定支持菲律宾状告中国,但未能在东南亚国家内就此达成一致立场。菲律宾GMA新闻网报道称,除了争取在年内与中国开启双边会谈,杜特尔特还表示正考虑访华的可能性,“只要符合国家的利益就会访问,反之,就不会访问”。杜特尔特称,菲律宾和中国终究必须解决仲裁裁决问题,“有一个时机问题,会谈时不可能(不提及仲裁裁决)……当我们面对面,我们将提出这些确凿的事实”。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24日称,杜特尔特并未说中国必须遵守南海仲裁,而是主张继续与中国进行磋商。他还表示,菲方希望与中方商讨,让菲律宾渔民重返黄岩岛等南海争议海域捕鱼。本月早些时候,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作为特使前往香港,与中方人员接触,寻求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杜特尔特表示,“拉莫斯做了非常好的工作”。杜特尔特的这番表态迅速引起日本媒体的担忧。日本时事通讯社称,杜特尔特虽然多次表明要和中国对话的意向,但是触及具体的时间还是首次。《日经亚洲评论》24日称,中国要求菲律宾搁置仲裁结果,以此作为双边会谈的前提,谈判能否像杜特尔特期望的那样展开尚不清楚。有日本外交相关人士对此表示警惕,称“我们不能否认菲律宾在谈判中被中国诱骗的可能性”。日本一向对菲律宾新政府的态度心存警惕,担心利用菲律宾牵制中国的战略失败。“杜特尔特的‘摇摆外交’让日美头疼”,《日本经济新闻》日前刊文称,在南海问题上,杜特尔特的外交方针依然摇摆不定,日美等国正在为如何应对而伤脑筋。8月11日杜特尔特在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会谈时表示“希望在安全保障层面推进与日本的合作关系”,然后他又在家乡达沃市的记者会上表示“中国不是第二位,希望与所有国家保持良好关系”。文章称,对于杜特尔特优先考虑本国利益而摇摆不定的外交策略,周边国家的不安情绪出现升温。12
/ 2 页下一页

原标题:菲总统对华为何“晴转阴”:先期待“访华” 后警告“清算中国”

美国在南海的搅局纯属霸权逻辑下的挑衅行为——这一事实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国际舆论承认。不少外媒注意到,国际上选择站在中国这一边、承认中国立场与主张的国家越来越多,“中国的‘朋友圈’正在不断扩大”。

先明示期待“年内访华” 后警告迟早“清算中国”

菲律宾刚刚选出的新总统无疑给美国本以为胸有成竹的南海战略来了一记“闷棍”。

菲总统对华为何一天“晴转阴”

梅高美,路透社此前报道称,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曾表示,“我要对中国说:‘不要在这里要求任何东西,我也不会坚持说这是我们的。’”同时,他也表示了共享资源开发的意愿。

【环球时报驻新加坡、日本特约记者 辛斌 李珍 魏辉 甄翔 环球时报记者 郭孝伟
倪浩】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过去两天,这位以“敢说”着称的菲新领导人连续两次涉及中国的表态忽软忽硬。他8月23日先是释放善意,希望年内能与中国就南海争端对话,并称不会在下月初的东盟峰会上提及南海仲裁,以免刺激中国。当天他还再次严厉抨击美国,原因是后者对杜特尔特发起的扫毒严打表示“严重关切”。就在美日媒体感叹杜特尔特的“摇摆外交”让两国头疼、甚至有日本外交人士宣称“菲律宾在谈判中可能被中国诱骗”之际,杜特尔特24日在对士兵讲话时又做出“上台以来对中国最强硬的表态”:如果菲中不能彼此理解,如果谈判破裂中国侵略菲律宾,结果将是血腥的。他还称,中国不能一直回避南海仲裁,迟早要有一个“清算”。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中国学者看来,杜特尔特无非就是用“软硬话”试探中国。

而据法新社报道,杜特尔特的发言人彼得·拉维纳日前表示,杜特尔特愿意就南海争端同中国会晤;还愿意同中国建成伙伴关系,以开发南中国海的天然气和石油,并探索联合渔业管理系统。

23日还说“只要符合国家利益就访华”

先看看杜特尔特说狠话前一天的表态吧。据路透社报道,杜特尔特23日在马尼拉总统府表示,他希望年内与中国就南海争端进行对话。杜特尔特对记者说,“最好继续通过外交对话与中国接触而非惹怒中方官员”。被问及预期的双边会谈时间,他回答说:“今年内。”杜特尔特还表示,菲律宾无意在下月初的东盟峰会上提及南海仲裁,但同时称,“如果有人对仲裁念念不忘,我们会进行讨论,但对于菲律宾来说,我们希望进行对话。”杜特尔特还反问,如果与中国的正式谈判破灭,“我们能去哪里呢”?

下月6日至8日,东盟峰会将在老挝举行,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将出席峰会。香港《南华早报》24日称,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华盛顿“敦促在各方都接受的条件下举行谈判,而非出于强迫或者武力威胁”。不过,该发言人未就杜特尔特表示不在峰会上提南海仲裁做出评论。报道称,华盛顿坚定支持菲律宾状告中国,但未能在东南亚国家内就此达成一致立场。

菲律宾GMA新闻网报道称,除了争取在年内与中国开启双边会谈,杜特尔特还表示正考虑访华的可能性,“只要符合国家的利益就会访问,反之,就不会访问”。杜特尔特称,菲律宾和中国终究必须解决仲裁裁决问题,“有一个时机问题,会谈时不可能……当我们面对面,我们将提出这些确凿的事实”。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24日称,杜特尔特并未说中国必须遵守南海仲裁,而是主张继续与中国进行磋商。他还表示,菲方希望与中方商讨,让菲律宾渔民重返黄岩岛等南海争议海域捕鱼。本月早些时候,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作为特使前往香港,与中方人员接触,寻求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杜特尔特表示,“拉莫斯做了非常好的工作”。

杜特尔特的这番表态迅速引起日本媒体的担忧。日本时事通讯社称,杜特尔特虽然多次表明要和中国对话的意向,但是触及具体的时间还是首次。《日经亚洲评论》24日称,中国要求菲律宾搁置仲裁结果,以此作为双边会谈的前提,谈判能否像杜特尔特期望的那样展开尚不清楚。有日本外交相关人士对此表示警惕,称“我们不能否认菲律宾在谈判中被中国诱骗的可能性”。日本一向对菲律宾新政府的态度心存警惕,担心利用菲律宾牵制中国的战略失败。“杜特尔特的‘摇摆外交’让日美头疼”,《日本经济新闻》日前刊文称,在南海问题上,杜特尔特的外交方针依然摇摆不定,日美等国正在为如何应对而伤脑筋。8月11日杜特尔特在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会谈时表示“希望在安全保障层面推进与日本的合作关系”,然后他又在家乡达沃市的记者会上表示“中国不是第二位,希望与所有国家保持良好关系”。文章称,对于杜特尔特优先考虑本国利益而摇摆不定的外交策略,周边国家的不安情绪出现升温。

风向转了后,菲国内敢发声的也多了。据报道,菲律宾资深海洋法专家、前司法部长埃斯特利托·门多萨日前呼吁菲当局暂停推进针对中国的南海仲裁案程序,为下任政府留下选择余地。门多萨也直言称,菲当局并不理解其他国家根据自身利益采取的行动,如果菲当局宣称在南海问题上得到美国、日本、越南等国的支持,那只是一种“错觉”,因为“这些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盘算,他们的利益与菲律宾的利益不同”。

梅高美菲律宾总统对华变脸:先期望访问中国 后警告“清算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24日就警告“中国小心被‘清算’”

“摇摆不定”的杜特尔特24日再次语出惊人。据菲律宾Rappler新闻网24日报道,杜特尔特当天在军营视察时发表演讲称,中国不能一直躲着国际仲裁法庭的南海仲裁判决不管。他说:“我希望中国能与我们以诚相待。我们并不一定非要坚持仲裁判决不可。中方最好告诉我们到底想要什么,否则菲律宾和东南亚所有国家都会要求落实仲裁判决。”

杜特尔特此前曾表示不会在南海纠纷中拿仲裁判决向中方“炫耀”。他同时也提醒中国这个亚洲巨人,仲裁结果也影响其他国家。杜特尔特还说:“美国会利用我们。美国会说,你们仲裁赢了,那就坚持仲裁结果。”杜特尔特警告称,如菲律宾和中国“无法彼此理解”,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去捍卫国家主权。他说:“我担心我们不能彼此理解,我祈祷我们能相互理解。我向中方明确指出,如果他们硬来,结果将是血腥的,我们不会白给他们便宜。”国际媒体评论认为,这是杜特尔特任职以来对中国表态挑衅性最强的一次。

梅高美菲律宾总统对华变脸:先期望访问中国 后警告“清算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在演讲中,杜特尔特提到菲律宾政府必须全力以赴保卫国家。他说:“我们甘愿付出士兵白骨的代价,包括我自己的白骨。我们不会允许任何国家讹我们。”他表示球已到了中国半场。在“感谢中国政府愿在菲军营协助建设戒毒中心”,并表示已要求菲警察总长访华磋商禁毒工作后,菲总统流露出的态度是——中方提出的援助并不能抹去仲裁结果。杜特尔特说:“我们不会大张旗鼓拿仲裁结果说事儿,但迟早得有个清算。”据报道,菲律宾国防部已提请军队增兵2万人。杜特尔特承诺将招收更多兵员来保卫国家。另据菲律宾GMA新闻网24日报道,菲外长亚赛称当天已召见国中国驻菲大使,谈及“从中国进入菲律宾的大量毒品”问题,并将就此问题向中国发外交照会。而中国大使强调的是将与菲律宾执法部门联合行动,阻止非法毒品交易。

法新社在报道“杜特尔特警告中国当心南海问题被清算”时说,杜特尔特反复强调,他并不想用侵略性回应激怒中国,而且派遣特使赴华去缓和紧张局势,“不过周三,杜特尔特表示他也为更强硬的对抗做好了准备”。

新的形势令搅局者更加坐立难安了。同时,随着南海仲裁案裁决临近,近期美日越等“挑事者”在国际上施加的舆论压力也逐渐密集。此前,“美国之音”报道,菲律宾选出了一位新总统后,华盛顿的观察人士表示,杜特尔特在执政初期可能会谨慎甚至拖延实施前任政府与美国达成的一系列防务协议,包括菲律宾向美军开放使用5个军事基地。

“放出气球试探中方反应”

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研究员许利平告诉《环球时报》说,杜特尔特的表态一会儿软一会儿硬,但仔细分析这些前后矛盾的话,其目的是一致的:通过这样的表述放一个气球,试探对方反应,以获得他想获得的利益。杜特尔特此前也曾说过此类前后矛盾的话,比如他曾在竞选期间谈到南海问题时表态强硬,但当选后最终选择派前总统拉莫斯访问香港,与中方对话。这表明他今后的对外政策路线很可能也是“之”字型的。对于他的一些话,我们需要观其言,但更要察其行,在坚持原则的基础上,采取一些外交技巧,给对方及时的回应。

梅高美菲律宾总统对华变脸:先期望访问中国 后警告“清算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本来,杜特尔特要与中国对话的言论是一个非常明确的表态,释放出积极的信号,即他并不希望南海问题国际化、复杂化。众所周知,多边场合刺激中国不会对中菲关系带来任何好处,反而会挫伤中菲之间的政治互信。在上海一家智库任客座研究员的丹·斯坦伯克主要研究新型多极化世界问题,他近日在“世界金融评论”网站撰文称:目前中菲已选择做出合作姿态,双方有望开展对话,减少地缘政治问题影响,推动经贸合作发展。从长期看,这是对中国、菲律宾、美国和东盟都最有利的选择。

“菲律宾总统不听命于前殖民国”。“今日俄罗斯”电视台23日这样评论杜特尔特。最新菲律宾民调显示,杜特尔特支持率高达91%,其特立独行的领导人作风得到民众认可。对菲国内民调对杜特尔特的肯定,许利平认为:“因为杜特尔特本人非常清楚美国和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底线,他认清了南海问题的本质。”美日媒体称杜特尔特的“摇摆外交”是对其外交政策的一种“妖魔化”和曲解。但在中国学者看来,杜特尔特在公开场合表现出来的看似自相矛盾的言论其本质并非左右摇摆,而是在南海和安全问题上受到美国和日本施加的强大压力。杜特尔特刚上台,权力基础并不稳固,在国内面临一些反对势力的反弹。不能忽视的一个现实是,美国和日本对菲律宾的军事、经济等方面影响都非常大。

许利平认为,与中国进行对话才应是杜特尔特坚持的主张,他正在力图改变阿基诺三世在南海问题上进行的不与中国进行任何协商和谈判,让南海问题不断国际化、复杂化的“单边行动”的状态。许利平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阿基诺三世的‘单边行动’让菲律宾国家利益不断受损,所以从杜特尔特竞选一直到就任,一直希望改变这种外交策略,希望与中国进行对话,因为只有这样才更符合菲律宾的国家利益。”

梅高美 2

在美菲同盟前景不明的情况下,日本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日本共同社报道称,为了加强对中国的制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打算在七国集团伊势志摩峰会上向欧洲施压,要求共同关注南海。但是,共同社的报道也指出,此前在4月广岛举行的七国外长会议上,各方汇总声明称“强烈反对”造成紧张升级的单方面行动。“以去年与中国签署超过7万亿日元巨额经济订单的英国为首,欧洲各国正纷纷与中国加深关系。”该媒体称。

眼看着愿意陪美国玩的“小伙伴”越来越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难道美国还没有整明白?

然而,清醒的国家到底是多数。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阿拉伯国家根据在卡塔尔首都举行的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上通过的《多哈宣言》,目前已有约40个国家公开支持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立场。此前,东盟的文莱、柬埔寨和老挝;金砖国家的俄罗斯和印度;东欧的波兰和白俄罗斯;南亚及中亚地区的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以及冈比亚和斐济等国家,都已公开表达了对中国的支持。而俄罗斯卫星网则报道称,根据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的表示,毛里塔尼亚和委内瑞拉政府也都分别发表声明呼吁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方式来解决有关南海问题;加蓬外交国务部长最近也致函,明确支持中方在南海问题上的原则立场。

据外媒报道,阿盟秘书长纳比勒·阿拉比表示,阿拉伯国家支持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支持中国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相关问题上的立场;并强调,“阿中将继续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相互支持”。

当然,更加值得关注的是与南海周边利益密切相关的东盟国家的态度。此前,在文莱、柬埔寨和老挝东盟三国与中国就“坚持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领土和海洋权益争议”达成一致时,外媒就迅速聚焦。日本《读卖新闻》称,“东盟在南海问题上已开始瓦解”。英国《金融时报》刊文称,“石油资源丰富的文莱正感受到原油价格下跌带来的压力,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公开支持北京。与此同时,面对这场纠纷,东南亚最大的国家印度尼西亚正努力置身事外。”

虽然按照南海地缘政治业已形成的大逻辑,东盟国家大多数愿意在中美之间“搞平衡”。但是美国过分的军事挑衅也给东盟带来了更认真思考自己选择的机会。“亚洲较小国家正在面对战略关键时刻。尤其是在该地区的海上争端升级到了危险程度的时候。”新加坡《海峡时报》刊文称,尽管东盟在南海主权要求问题上是中立的,但它也必须掌握主动权并发挥重要作用,否则,东盟将听任中美冲突的“摆布”,这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

连美国人自己都意识到,这样一味挑衅下去恐怕是不行的。美国《财政时报》日前刊登题为《五角大楼正危及我们与中国的经贸关系》的文章称,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美中经贸关系一直是与国家安全政策相脱离的。军事和地缘政治竞争固然在加剧,却并没有影响双方经贸关系的蓬勃发展。不过,“今后不再如此了。”该文章悲观地痛陈,“两国在西太平洋的战略角力正呈危险态势,它将损害贸易和投资关系”;“美国防长和舰队司令们通常不懂中国。如今我们需要能贯通政经和国家安全问题的有大局观的外交官。美国企业和投资者以为平安无事的空间正逐日缩减。不论我们喜欢与否,中国都有权维护周边地区的安全。”

日本《每日新闻》也刊文发问,“在南海问题上,日本的角色也很重要,但过于积极真的合适吗?”该媒体称,“强加成本战略”是为达到维护南海和平的政治目的而采取的手段,但如果中国不顾一切地进行反击,则该战略无从成立。

事实上,域外的国家也逐渐不想按照美国的游戏规则玩了。

比如印度:日本外交学者网站刊文称,印度并不赞同美国所宣称的自己有权不事先通知他国而“不受干扰地通过”其沿海水域,尤其是被认为属于他国领海的水域。事实上,新德里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与北京大体一致,都认为外国军舰在进入一个沿海国家领海或专属经济区进行“无害通过”之前应该通知该国。“新德里知道它不能支持美国的伎俩”,该文章称。而印度《第一邮报》此前在美国防长卡特访问时就曾刊文称,“印度必须顶住压力,不要直接成为美国对华遏制政策的一部分。”该文章强调,印度不能忽视与美国结盟以实现自身战略抱负所包含的巨大风险。印度还必须考虑到本国周边的基本现实。

比如俄罗斯: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报道,俄外长拉夫罗夫近日表示,所有南海问题当事国都应继续寻求各方可接受的政治外交解决途径,非直接当事国必须停止任何干预手段和使问题国际化的企图,对南海问题的炒作和使其国际化的企图“毫无用处”。

再比如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道称,在历史、文化、语言、共同的价值观和种族等等条件的制约下,我们一般会和美国同处一个阵营。因此,澳大利亚总是追随美国对于中国的看法。澳大利亚的政客和评论家似乎无法从中国的角度思考冲突的来源。我们为什么不试着站在中国的立场上,想想美国的“亚太支点计划”是什么样的?“我们该如何让行动与反应的恶性循环停止下来?”该媒体刊登的另一篇《直面南海现实》的文章称,澳大利亚必须更加仔细地考虑利益攸关的到底是什么?实际上接受中国的立场并不会导致重大的物质损失。没有迹象表明中国会在该区域实行海上控制运输限制,那样做会损害中国自己的经济。

在这个愈发复杂的世界,拥有最多关系的国家某种程度上也就拥有最大的力量。正如学者安妮-玛丽·斯劳特所说,“外交是一种社会资本;它取决于一个国家外交联络的密度和覆盖范围。”这就是为什么全球舆论界都在关注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逐渐获得的外交优势,和美国逐渐失去的人心。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刊登美国哈佛大学着名教授约瑟夫·奈的文章称:美国的真正问题并不是被中国或其他竞争对手超越,而是众多的其他参与者权力资源的增加给全球治理带来的各种新障碍;换句话说,真正的挑战是无序状态——即没有能力完成预定目标。

“美国的战略实力受到了制衡,它已经消失在了多极世界的格局当中。”法国《费加罗报》刊文说得更加直白:从战略的角度看,美国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实际上是一种无序的收缩。它既不知道如何赢得战争、如何维护和平,也不知道如何在联盟中寻找继任者。

不过,或许美国更加不知道的是,其地区霸权规则大行其道的时代已经走进历史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