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大利亚《悉尼晨报》8月6日报道,澳大利亚前总理保尔-基廷近日公开表示,美国永远无法在亚洲大陆赢得陆地战争,美国必须选择与中国合作。

梅高美 1

梅高美,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娜】美国智库日前发布报告,建议美在澳大利亚西部设立美军航母舰队基地,这一建议遭到澳防长的公开拒绝,加上之前关于澳允许美驻军的种种消息与猜测,关于澳大利亚陷入“中美夹缝”的言论越来越多。不过澳大利亚外长卡尔(Bob
Carr)10日称,澳大利亚不需要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立。

据报道,这席讲话是基廷6日在其新书发布会上所说。基廷的新书涉及中美关系。他认为,中美关系直接关乎澳大利亚的安全与繁荣。

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 IC 资料图

  据澳大利亚新闻网8月10日报道,卡尔10日在接受“天空新闻”采访时称,澳大利亚不需要在支持中国还是美国之间做出选择,也不应该对“中国建设更为强大的军事感到忧虑”。

基廷还呼吁澳大利亚在涉及国家利益方面更加独立,他认为保守党及工党在过去十年放任该国跟随美国的外交政策。

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在演讲中表示,美国必须慎重考虑其亚太战略中与中国的关系,而澳大利亚不应忽视或继续淡化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性和意义,应当具备更加长远的外交战略目光,公正评价中国、消除误解。

梅高美澳大利亚称不应该对中国军事强大感到忧虑。  卡尔说,这并不是选择一边或者另一边的问题。澳大利亚与美国有着良好合作秩序的安全关系,这给澳大利亚人很多安慰,也使澳大利亚人的影响力不仅传播至美洲、也传播至全世界。但他也指出,澳大利亚与中国已经有极好的经济关系,而这一关系也正扩展成为战略合作。
他还称,在美国与中国面临分歧的时候,两国之间的“经济依赖性”至关重要。

梅高美澳大利亚称不应该对中国军事强大感到忧虑。有关中国的人权情况,基廷认为,批评人士都忽视了中国发生的巨大进步。外界必须理性看待中国以及中国在亚洲产生的积极作用。

梅高美澳大利亚称不应该对中国军事强大感到忧虑。当地时间11月18日,基廷在悉尼举行的澳大利亚战略论坛上发表了此次演讲。据英国《卫报》网站上发表的演讲全文,基廷指出了美国现在外交战略的一些错误所在。他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最大的担忧是,中国将在经济和技术上超越美国。但基廷表示:“美国总统错误认为中国的技术成就主要来自对西方的盗窃,但当代中国取得的主要成就是依靠中国自己的。”他认为,人口已经再次成为GDP增长的驱动力,并指出中国作为人口大国的重要性。

梅高美澳大利亚称不应该对中国军事强大感到忧虑。  报道评论称,尽管中国政府并没有占领或者“殖民化”其他国家的目的,但随着经济发展带来的
“不可避免的”发展、军事现代化,中国需要“小心”“不引起其周围邻居的‘警觉’”。

而在谈到美国企图主导亚洲的战略政策,基廷警告道,美国不要期望主导亚洲。他说:“我一直以来都认为,亚洲稳定的未来不能由一个非亚洲国家主导,尤其是动用军事力量的美国。美国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的失利都应该令美国意识到,在亚洲大陆开战是无法获胜的。”

基廷认为,美国在经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之后,应当承认其在亚洲大陆的战争是无法取胜的。基廷说,“非亚洲的大国不可能塑造亚洲”,美国即便使用军事力量也无法成功。

梅高美澳大利亚称不应该对中国军事强大感到忧虑。梅高美澳大利亚称不应该对中国军事强大感到忧虑。  卡尔称,中国战略力量发展不可避免,美国应该小心不要展示太多的焦虑。“我们不以过度的忧虑做出反应十分重要,”他说。

对于亚洲的发展和稳定问题,基廷认为,促进亚洲大国之间的经济和战略合作是亚洲稳定的关键,而不是诉诸战略封锁或军事措施。他表示:“特朗普总统的本能是避免军事对抗,他最想避免的则是与中国的军事对抗。”基廷表示,从澳大利亚的利益出发,特朗普的态度值得称赞。

  此前,澳大利亚前总理保尔
基廷在谈到中美及澳大利亚关系时公开表示,美国永远无法在亚洲大陆赢得陆地战争,美国必须选择与中国合作。他认为,中美关系直接关乎澳大利亚的安全与繁荣。

基廷还表示,当前的“国际体系正在崩溃”,“区域性组织正在边缘化”。他认为,美国是否还能继续保持其在东亚地区的“战略担保人”地位,有待讨论。

  对于澳大利亚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同盟,澳大利亚方面也一再强调,同盟不针对任何一个国家,只是两国传统同盟关系的延伸。但此前也有专家指出,澳大利亚不应该卷入遏制中国的军事行动中,尽管澳大利亚政府声称这些合作不针对中国,但目的却十分明显。

基廷特别指出,对于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而言,必须处理好与中美这两个大国的关系。他认为,由于质疑中国崛起的合法性和民主问题,澳大利亚国内目前对中国的讨论“退步”了。但基廷指出,事实上,关于中国崛起的合法性,中国取得了史无前例的脱贫成就;在中国式民主与西方民主方面,他表示对西方民主不宜过度乐观。

基廷引用布热津斯基的话说明,美国应当让中国参与到更广泛的合作之中,而这也有利于中美关系。他又引用基辛格的话表示,必须更好地了解中国的传统政治文化,以理解现在的中国。

最后,基廷表达了对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的担忧。他认为,当前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缺乏战略现实主义意识,正在由“一群国家安全机构的恐惧症”所主导。同时,澳大利亚媒体“未能对中国的崛起、合法性和重要性做出公正的描述。”

基廷认为,澳大利亚要继续与中美这样的大国打交道,澳大利亚应该从国家利益及其长期发展道路出发,而不应受那些表面上善意的记者的指导。基廷称,澳大利亚仍有选择,但不能忽视或继续淡化“世界历史上最大的经济转变”即中国发展的重要性,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战略影响。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