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美菲“肩并肩”联合军演4日拉开帷幕,日本首次作为观察员受邀,美官员向媒体透露,日本“非常渴望更多地参与”。除此之外,日本的2艘护卫舰和1艘潜艇3日进入了菲律宾苏比克湾,前者还将在越南的金兰湾停靠。日媒分析,日本此举意在向中国施压,并对后者予以牵制。

  本周一,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和环球网共同举办的“环球网中国知名媒体人日本行”开启,中国媒体名人访日代表团在东京与日本各主流媒体代表举行中日知名媒体人对话会后前往日本外务省,并与日本副外相木原诚二进行对话交流。

梅高美 1
资料图:美菲联合军演

梅高美 2梅高美,资料图:美菲“2015肩并肩”联合军演

  日本副外相木原诚二:日本没有要牵制中国的意思

  本月4日至15日,美国与菲律宾在菲境内多地举行“肩并肩”联合军演,澳大利亚派兵参演,日本也以观察员身份参与。军事专家尹卓在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时表示,美国企图将联合演习的机制变成“准军事同盟”围堵中国。

今年美菲的联合军演中,澳大利亚从观察员升格为正式参演者。澳国80名军人将参加演练。

  在谈到中日政治关系时,木原诚二重申中日战略互惠关系,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认为中国和平发展对日本来说是大好机会,也承认中日关系有改善势头,只是需要推动改善的速度。然而对于这样的回答,在场的媒体人却并不满意。

  欲将联合军演机制变“准军事同盟”围堵中国

外部力量对南海问题的介入越来越公开,在姿态上呈“联盟化”之势。尽管这一切的象征意义很大,但它们对南海未来的局势形成了某种战略性预示。

  三问三答,日本副外相被呛得哑口无言

  “肩并肩”军演是菲美年度例行大型联合演习,1991年起开始举行,1995年时一度中断,1999年恢复,今年已是第32次。今年的美菲“肩并肩”联合军演虽然宣称不针对任何国家,但两国大张旗鼓出动上万名官兵,演习将包括“模拟收复南海岛礁”等内容,美国防长卡特也将破天荒地前往现场观摩。除了美菲两国,澳大利亚也派出80多名官兵参加演练,日本则获邀成为演习的观察员演习。

南海过去只是一些领土纠纷和海洋权益摩擦,是域内国家之间的事情。由于中国大的克制,南海摩擦的烈度总体上不高。中国和相关国家签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南海各方行为准则》也进入磋商阶段,缓和本来很可能成为南海的大趋势。

  香港卫视综合台副台长秦枫:“你刚才说日本无意牵制中国,那么请问修宪如何解释,另外,作为域外国家,为何多次在国际场合指责中国的南(中国)海主张?”

  尹卓表示,“肩并肩”军演是美国干预南海问题的一个支点。美国企图将南海问题炒热,从而遏制中国崛起,破坏中国和东盟国家的经济联系。近年,美国的经济实力有所下降,它希望亚太地区盟国帮其承担一部分遏制中国的责任,也希望通过南海问题组成针对中国的多边军事同盟。近期,日菲两国政府正就签署日本自卫队员在菲律宾境内活动的法律地位的协定展开谈判。若该协定签署,今后“肩并肩”演习可能会变成美日菲联合军演,澳大利亚也可能会参加。美国企图将联合军演机制变成“准军事同盟”,借此围堵中国。

美国的强势介入,再拉上日本、澳大利亚,正在改变南海问题的性质。南海似乎成了当今大国博弈最突出的水域,牵动整个亚太的军事风险逐渐在这个水域累加。

 

  日“借船出海”意图修宪成功

美国有把南海作为遏制中国崛起关键地区的苗头。它不仅在这里检测自己军事实力威慑中国的效果,还像在尝试构筑对付中国的亚太同盟或者准同盟。关于后一点,南海成就美国这一念头的条件最多。

梅高美 3

  3月,一艘日本潜艇在两艘护卫舰陪同下驶入苏比克湾,这是日本潜艇15年来首次停靠菲律宾港口,日本到南海“横插一杠”的意图越来越明显。此外,3月29日,日本新安保法正式实施,并由此正式解禁集体自卫权,扩大自卫队海外行动自由度。日本这一系列举动究竟在释放什么信号?

澳大利亚对军事介入南海犹犹豫豫,它大概有一种压力:南海是检验美澳军事同盟关系质量的试金石。它一半自愿一半受到裹挟,做出与美国站在一起的象征性动作。

陈健先生与日本副外相木原诚二

  尹卓指出,日本派“亲潮”级潜艇和护卫舰到南海海域活动,主要有两个目的:第一,在遏制中国的行动上支持美国。特别是解禁集体自卫权以后,将南海作为其实施集体自卫权的方向之一;第二,欲“借船出海”。日本企图趁着南海局势复杂的机会,向外扩张其军事力量。今年7月,日本将进行参议院选举,事关和平宪法修改问题。日本在南海对美国进行大力支援,也是希望美国能允许其修宪成功,让日本自卫队走向世界的行动合法化,这是是典型的“借船出海”。

日本对南海问题要热心得多,是表面克制内心火热的积极分子。日本政府一来想跟中国斗,更想鼓动其他力量跟中国斗,南海满足了它的诸多愿望。尤其是日本新安保法刚生效,它有了海外军事行动的更大自由度,南海是让这种自由度“落到实处”的最好突破口。今后日本对南海公开或半公开的干预必将越来越多。

  木原诚二回答:“随着时间变化,每个国家都会修改宪法,在日本,作为新的权利,比如隐私权,环境权,和国家和政府的关系,这些新的内容,宪法内容跟不上新时
代,就应该讨论。关于南海,当今世界每个国家都不能一国生存,都要贸易,大部分要经过海上,所以海上航行自由和法治对国际社会极为重要。日本的90%原油
进口和60%天然气进口都要通过南海航道,所以南海航行通道对于日本来说非常重要。在南海主权问题上不会选边站。有一点我们不得不感到遗憾,中国填海造地,建军事设施。不仅是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和美国也都担忧。所以希望中国能够认真的对待这些问题。”

  中国须做好军事斗争准备

中国对日本军舰以停靠菲越港口等方式示威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些行动展示了东京对我们的敌意,虽没侵犯中国在南海的主权,但冲撞了我们的传统利益线,是在给中国“上眼药”。

  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说服力,紧接着另有中国记者追问:“虽然你说不选边站,但是已经开始向其他南海当事国家出售武器,日本会否跟美国一起巡航南海?” 

  近日,西方媒体还“放风”,美军计划4月初靠近中国岛礁搞第三次南海“巡航”,“目标”可能是美济礁。

如果说南海问题过去还有可能解决的话,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恐已很难做此奢望。因为一旦南海朝着“大国角斗场”的方向走,这里将形成另一套问题发生、发展的逻辑,原来的纠纷都会变成承负大国较量的载体。

  木原诚二表示“美国的行为是基于国际法,所以日本支持美国。但是日本不会做常态化监视活动。”

  尹卓表示,美国借南海问题遏制中国的战略意图不会改变,因为这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补充。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仍然应“以不变应万变”。所谓“不变”,就是在南海岛礁主权问题上决不退让,这个底线要让美国清楚。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采取军事手段解决问题,中国不会打第一枪,但是必须做好军事斗争准备。

也许中国与美日之间出现这样一个“角力场”很难完全避免,我们需要接受南海事态的变化,与美日等、尤其是与美国做围绕这种角力的磨合。

  联合国前副秘书长、前中国驻日大使陈健先生问木原:“谈到航行自由问题,美国关心的航行自由是他的军舰在南海的航行自由,即我们所说的“横行自由”。美国

样做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要维护他全球霸主地位,那么你刚才说日本关心商船的自由,这一点上中国和日本是一致的,我们大部分贸易也通过南海,我们也关系航
行自由,所以日本应该跟中国站在一起,而不是跟美国一起,支持海上霸权。

只要中美之间无意战略摊牌,南海问题就不至于破裂,美国纠集的“隐性同盟”也很难朝着发挥实质作用强力推进。

  木原诚二回答:“今天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场合,我可以简单说一下,在南海,中国进行大规模的填海造地,平台的建设,想把这些人工促成既成事实,中国做一些单方面的行动,以实力为背景,会产生包括商业的航行自由在内的对航行自由的担忧,美国也有这样的担忧,日美的认识是一致的。”

日本政府已经摆出对华的半敌对姿态,这会让我们很不舒服。日本有钱和技术,除了在东亚捧反华的人场,还能做出很多增加中国压力的实际动作。但日本对中国的安全威胁是有限的,对此我们不可过于高估。

  在这一问一答中感觉到,中日在南海问题上对立严重。梳理了木原诚二的回答,就是安倍政府在傍着美国向南海伸拳脚。

南海问题、中日关系都越来越失去它们以往的相对独立性,而与中美复杂关系的战略大齿轮咬在了一起。未来几十年将考验中国的战略胸怀、智慧和耐力。

  前首相鸠山由纪夫:针对南海系安倍故意为之

 

梅高美 4

习近平主席与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认为日本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积极,是安倍故意而为之,为了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批评,批评中国的强权,批评中国的军事威胁。

  南海过去只是一些领土纠纷和海洋权益摩擦,是域内国家之间的事情。由于中国大的克制,南海摩擦的烈度总体上不高。中国和相关国家签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南海各方行为准则》也进入磋商阶段,缓和本来很可能成为南海的大趋势。

  美国的强势介入,再拉上日本、澳大利亚,正在改变南海问题的性质。南海似乎成了当今大国博弈最突出的水域,牵动整个亚太的军事风险逐渐在这个水域累加。

  日本对南海问题要热心得多,是表面克制内心火热的积极分子。日本政府一来想跟中国斗,更想鼓动其他力量跟中国斗,南海满足了它的诸多愿望。尤其是日本新安保法刚生效,它有了海外军事行动的更大自由度,南海是让这种自由度“落到实处”的最好突破口。今后日本对南海公开或半公开的干预必将越来越多。

  中国对日本军舰以停靠菲越港口等方式示威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些行动展示了东京对我们的敌意,虽没侵犯中国在南海的主权,但冲撞了我们的传统利益线,是在给中国“上眼药”。

  如果说南海问题过去还有可能解决的话,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恐已很难做此奢望。因为一旦南海朝着“大国角斗场”的方向走,这里将形成另一套问题发生、发展的逻辑,原来的纠纷都会变成承负大国较量的载体。

  也许中国与美日之间出现这样一个“角力场”很难完全避免,我们需要接受南海事态的变化,与美日等、尤其是与美国做围绕这种角力的磨合。

  只要中美之间无意战略摊牌,南海问题就不至于破裂,美国纠集的“隐性同盟”也很难朝着发挥实质作用强力推进。

  日本政府已经摆出对华的半敌对姿态,这会让我们很不舒服。日本有钱和技术,除了在东亚捧反华的人场,还能做出很多增加中国压力的实际动作。但日本对中国的安全威胁是有限的,对此我们不可过于高估。

  南海问题、中日关系都越来越失去它们以往的相对独立性,而与中美复杂关系的战略大齿轮咬在了一起。未来几十年将考验中国的战略胸怀、智慧和耐力。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