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高美 1

外媒称,联合国宣布,自2011年以来,阿拉伯之春抗议运动已经使中东地区损失6140亿美元。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1月10日报道称,这是大型经济组织第一次进行此类估算。

梅高美 2

联合国一份最新报告显示,“阿拉伯之春”使相关阿拉伯国家损失几近6140亿美元成长。这是历来第一份关于“阿拉伯之春”经济冲击的有系统报告。

联合国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称,这个数字相当于2011年至2015年中东地区GDP总额的6%。

  “阿拉伯之春”运动过去五年了,当初这场运动的参与者抱着改变生活和命运的美好愿望,热情地投入到这场运动当中。但如今,中东地区已是战火纷飞,难民流离失所,政局动荡,经济萧条。联合国最新报告显示,五年来,“阿拉伯之春”运动导致该地区的经济损失超过6000亿美元。

台湾“联合报”11月12日报道称,该报告指出,2011至2015年的种种冲突导至相关地区净失价值6138亿美元的经济活动,相当于该地区GDP的6%。

始于突尼斯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使4个国家的领导人下台,并且导致在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发生的战争。

  据英国广播电台(BBC)11月11日报道,联合国近日发布报告指出,2011年以来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已经使中东地区累计遭受经济损失高达6140亿美元。

梅高美,联合国“西亚经济与社会委员会”使用了2011年以前的成长预测,计算方式包括那些冲突的直接与间接效应,包括难民潮,以及观光业走低。

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使用政治运动爆发之前的增长预测进行数据计算。

联合国:中东地区因阿拉伯之春损失6140亿美元。  这是主流经济机构第一次做出这种分析估算。

报告并且显示,2011年以后陷入冲突的国家,以及遭受那些冲突附带影响的国家,财政总共短缺2430亿美元,比2011年以前的预测多出2179亿美元。

联合国:中东地区因阿拉伯之春损失6140亿美元。计算结果也包括没有直接受政治冲突影响但因为难民和旅游业损失而被波及的国家。

  联合国西亚经济和社会委员会指出,这项损失接近中东地区2011年到2015年GDP总值的6%。

联合国:中东地区因阿拉伯之春损失6140亿美元。联合国:中东地区因阿拉伯之春损失6140亿美元。联合国:中东地区因阿拉伯之春损失6140亿美元。ESCWA在报告中说,“相关阿拉伯地区2011年之后的动荡带来经济与政治上的不确定,持续抑制了相关地区的在成长、就业与安定方面的远景”。

在叙利亚,反政府抗议发展成一场有多种外国势力卷入的混乱内战。联合国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说,自2011年以来,叙利亚的国民生产总值和资产损失大约2590亿美元。

  “阿拉伯之春”运动起于突尼斯,随后蔓延至利比亚、埃及、也门、叙利亚等国,并导致政权更迭,多国领导人下台。

2010年12月,26岁的突尼斯蔬菜小贩波亚奇奇在市场做生意,叫卖车被一名官员没收,官员还掌掴他,波亚奇奇愤而引火自焚抗议,抗议之火燎原不可收拾,民众对社会不公、贫穷、政治精英贪婪的长久不满爆发成全国抗议,政府强力镇压。愤怒演成革命,社会政治冲突开始外溢,在利比亚、叙利亚、也门引爆战争。延烧中东大半地区的动乱,合称“阿拉伯之春”。

报告还说,在发生政治演变的国家,新政府没有开展相应的经济改革以解决导致动荡的问题。

  由于缺乏中东地区多个国家的经济数据,该机构使用“阿拉伯之春”运动之前该地区经济增速推算出这个数据。

但那些愤怒与抗议未能开花,转入“阿拉伯之冬”。ESCWA说,利比亚、叙利亚、也门至今内战,旧政权被推翻后建立的新政府也不曾致力消除“阿拉伯之春”的肇因,经济与社会陷入停滞,社会正义倒退,有些国家人权纪录不升反降。

  这项统计包含那些并未直接卷入这场政治冲突但是仍受其影响的国家。涌入的难民,汇款的减少和旅游业的下滑,都对这一地区的经济发展造成严重影响。

报告说,那些冲突“造成其他经济与社会指标恶化,包括债务、失业、贪腐及贫穷”。动乱引起国际难民危机,对丧失人口的国家,对由于难民大量入境而辛苦因应的国家,以及对难民本身,都构成严重的损失与负担,从而阻遏了他们的成长。

  在叙利亚,反政府活动已经演变成混乱的内战,更招来了形形色色的外部干涉势力。西亚经济委员会指出,自2011年以来,叙利亚的经济损失已经高达2590亿美元。

  报告指出,尽管一些国家已经实现政权更迭,但新政府无力进行必要的经济改革,以解决导致冲突动乱的首要问题。

  据路透社11月10日报道,除了政权更迭和旷日持久的冲突所造成的影响,低迷的油价是中东地区经济滑坡的重要原因。

  2014年年中,油价开始滑坡,到2016年1月跌至13年来的最低点,这沉重打击了包括沙特阿拉伯在内的产油国,和严重依赖侨汇收入的国家,比如黎巴嫩。这些国家有大量的公民在海湾石油富国工作,侨汇收入是这些国家的重要经济支柱。

  但联合国西亚经济和社会委员会负责人认为,油价低迷或许能使产油国受益,因为低油价将迫使产油国进行经济改革,实现经济结构多元化。

  但同时,中东地区也需要国际社会更多的资金支持。拉美、东欧和巴尔干地区在冲突结束之后都得到了相应的资金支持进行重建。但是,目前为止阿拉伯地区还没有获得亟需的资金与援助。

  五年过去了,“阿拉伯之春”并没有给中东地区带来“春天”,却导致战争肆虐,经济凋敝,恐怖袭击盛行,外部势力干涉,人民流离失所。年轻的人们以为凭热血就可以改变这块古老的土地,却只是将各种心怀鬼胎的势力激活。短暂的“春天”只是幻境,漫长的冬天已经降临。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