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重走长征路,自胜者强

[学习进行时]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指出,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今天的长征路,必须加强党的领导,坚持全面从严治党。在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前夕,习近平把长征精神与党的建设相联系、再次强调全面从严治党有何深意?新华网《学习进行时》原创品牌栏目“讲习所”今天推出文章,为您解读。严明的纪律是从严治党的根本要求中国共产党是靠革命理想和铁的纪律组织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纪律严明是党的光荣传统和独特优势。从严治党必须坚持纪严于法、纪在法前“全面从严治党,核心是加强党的领导,基础在全面,关键在严,要害在治。把纪律建设摆在更加突出位置,坚持纪严于法、纪在法前,健全完善制度,深入开展纪律教育,狠抓执纪监督,养成纪律自觉,用纪律管住全体党员。

梅高美,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今天的长征路,必须加强党的领导,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为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而矢志奋斗。

习近平总书记参观“英雄史诗不朽丰碑——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展览”时指出:“80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工农红军战胜千难万险,胜利完成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这个伟大壮举将永远铭刻在中国革命和中华民族的史册上。红军长征的胜利,充分展现了革命理想的伟大精神力量。”

随着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日临近,各地各部门组织了各种“重走长征路”的活动。很多参与者体会到,长征路走的不只是一条创造军事史奇迹的路线,也是我们党战胜自己的组织建设之路、信仰坚定之路。这一场血火淬炼、艰辛备至的远行,之所以能取得胜利,党自身正确而坚定的领导是内因,是关键,是根本保证。

从严治党;纪律;红军;习近平;中国共产党;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坚持;长征精神;胜利

党内政治生活的常态化是建构良好政治生态的基础,也是党的事业取得胜利的重要保障。总结红军长征时期党内政治生活常态化的历史经验,对于当今全面从严治党、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具有启迪意义。

红军长征展现的伟大精神力量的核心就是对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坚守、钢铁般的纪律和义无反顾的牺牲精神。今天,回望长征,再一次重温和感受长征精神,对做好新形势下党的思想、组织、作风、反腐倡廉和制度等各项建设具有极大的激励和启发意义。

长征的正确领导主要体现在纠正了自身在路线上的失误、化解了可能面临的分裂危险,从而为战胜敌人和自然艰险打下了基础。遵义会议结束了上世纪30年代初期在党内占据主导地位的“左”倾教条主义和机会主义错误,使党在思想、政治、组织、军事上都回到正确的方向,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是“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此后党中央又战胜了张国焘的分裂主义图谋,维护了“党指挥枪”这一军事生活的根本原则与规矩,使党变得更加坚强、团结、有力量。经过长征,党和红军获得了凤凰涅槃般的新生。

[学习进行时]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指出,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今天的长征路,必须加强党的领导,坚持全面从严治党。在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前夕,习近平把长征精神与党的建设相联系、再次强调全面从严治党有何深意?新华网《学习进行时》原创品牌栏目“讲习所”今天推出文章,为您解读。

充分发扬党内民主

一曲壮丽的理想信仰史诗

生死关头的考验所凝结的智慧是最可宝贵的,由此也进一步夯定了思想建党和政治建党的取向。长征的伟大正在于,它对党和党领导的军队进行了深刻锻造,为以后的革命斗争造就了一批合格的领导骨干。相较之下,同时期的国民党,军阀习气严重,内部派系林立,“中央军”和各路军阀各怀鬼胎,根本没有实现集中统一。如此不同的两个党、两支军队,日后自然会有不同的命运。

毛泽东曾说:“谁使长征胜利的呢?是共产党。没有共产党,这样的长征是不可能设想的。”

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80年前的长征,以人类罕见的英雄壮举,感动了几代中国人乃至世界人民,已成为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各个历史时期的红色教育典范。毫不夸张地说,伟大的长征就是人类历史上一曲壮丽的理想信仰史诗。

长征也使全党全军进一步贴近了群众。沿途经过了许多民族地区,让党与人民群众有了更广泛的交往,对于中国的实际有了更切实深刻的认知。这就使党更坚定地相信,要解决中国的问题,一定要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坚持群众路线,坚持独立自主,从实际面临的形势与任务出发,制定更加灵活务实的战略与政策。故而,党也具有了更加强大的抵抗内部错误的免疫力,沿着正确革命道路不断前进。

我们谈论红军的长征,事实上也是谈论中国共产党。长征,是中国共产党在思想、组织和精神上走向成熟的跨越,对于党的建设具有深远影响。

红军长征前,中共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重用李德,军事指挥权由李德掌握。李德不懂中国国情,也不认真分析战争的实际情况,只凭他在学院学到的军事课本上的条条框框,照样搬到我国,搬到苏区。毛泽东对红军的指挥权和正确主张受到排斥,由李德的独断专行取代了军委的集体领导。

人们常说,共产党是靠贫苦百姓打的天下。其实,在由劳苦大众为主体的队伍中,还有一个出身未必穷困的群体。共产党的高层人士,有的出身钟鸣鼎食之家,出过国留过洋,见过大世面。这些出身豪门的共产党高级干部,按照其才华或身世,本来可以享受一种有别于艰苦长征的富贵生活,但他们超越了普通人追求富贵享乐的低级趣味,舍弃豪宅华屋,在雪山草地间天当铺盖地当床,草毯泥毡扎营盘;抛却山珍海味,甘愿在高原寒炊断粮之际,皮带野菜充饥,忍受饥寒交迫。这就是理想信仰的力量,这就是理想信仰的崇高境界。剥削阶级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哲学,无法解释红军将士的行为逻辑;资产阶级学者关于人性自私的经济学假设,在这些胸怀崇高理想信念的伟大人物做出的伟大举动面前,变得苍白无力。

“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新长征要持续接力、长期进行,我们每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走好自己的长征路,先要战胜自己。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着眼于走好新的长征路,全面从严治党即是其中一环,也是走下去的前提。一方面,坚持正风反腐常抓不懈,提高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另一方面,加强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尤其注重从制度上管党治党,强调党员干部要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增强党自身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即将召开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将就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出台新的规定,把党的建设伟大工程推向前进。这些,皆是“自胜者强”的新诠释和新写照。

正因为如此,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今天的长征路,必须坚持加强党的领导,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为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而矢志奋斗。

红军长征开始后,博古、李德拒绝毛泽东、彭德怀的建议,一味向西退让,消极避战,以致丧失了红军在湘南歼敌的良机。湘江一战,使红军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宣告了“左”倾冒险主义军事指导的破产,也为党内民主的发展创造了条件。通道会议上,毛泽东坚决反对李德北出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意见,提出红军必须西进贵州,避实就虚,寻求机动,在川黔边创建根据地的主张。他的意见得到了中央多数同志的赞同,党内开始有了民主的氛围。

精神的力量能够战胜任何艰难困苦。正是信奉革命理想高于天,红军将士才表现出了对革命理想和事业无比的忠诚、坚定的信念。正是革命理想高于天,无数红军将士在长征途中能够不怕牺牲、前赴后继,勇往直前、坚韧不拔,众志成城、百折不挠,铸就了伟大的长征精神。这种长征精神,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军队改造思想、提高政治觉悟的硕果,是中华民族持久蕴积的民族精神的集中体现。

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红军在长征中战胜内部危机时所体现出的精神力量与政治品质,是长征胜利的根本所在,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坚定正确的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这是一切的前提;二是思想、组织、战略上的高度统一,尤其是对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严格遵守。在此基础上,党的领导变得坚强有力。这个启示,值得我们深刻牢记、继续发扬。

全面从严治党,如何从长征精神中汲取能量?

在遵义会议上,张闻天作了反对“左”倾军事错误的报告,即“反报告”,比较系统地批评了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以来博古、李德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接着,毛泽东作了长篇发言,明确指出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和大转移严重损失的主要原因,是军事指挥和战略战术上的错误,他还用前几次反“围剿”在敌强我弱情况下取得胜利的事实,批驳博古用客观原因来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作辩护的借口。周恩来在发言中,指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军事领导的战略战术错误,并以坦荡的胸襟主动承担责任,作了认真诚恳的自我批评,表示坚决支持毛泽东的发言,强调只有改变错误的领导,红军才有希望。王稼祥在发言中有力地支持张闻天和毛泽东的意见,严厉批评博古、李德军事指挥上个人专断作风,并且提议撤销李德军事上的指挥权,认为毛泽东应当参与军事指挥。朱德作为党和红军德高望重的领导人,在发言中态度鲜明地支持毛泽东的正确意见。李富春、聂荣臻、刘少奇、陈云等也在会上发言,支持毛泽东的正确意见。正是在充分发扬民主、认真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基础上,遵义会议从军事路线上纠正了“左”倾错误,解决了关系党和红军命运的最紧迫问题,为红军长征胜利奠定了基础。

长征精神是当下党的理想信念教育的活教材。95年来,无论是处于顺境还是逆境,我们党从未动摇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不可否认,当前我们党员干部队伍的主流是好的,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能够做到克己奉公,勤勤恳恳地为党和人民工作,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有相当数量的共产党员对于名誉地位和形形色色的特权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和渴望。有的热衷于拜佛求仙,不问民生问鬼神;有的信奉金钱主义,追求个人名利和享乐至上。一位曾荣获“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的某国企领导,竟然怨责自己被共产主义“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这种惊人的言论,已离共产党员应该具备的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十万八千里了,严重损害了95年来共产党员在百姓心中树立的“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光辉形象。导致这些现象的原因很多,但不容忽视的关键问题就是理想迷茫、信仰动摇,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和立场不牢固。针对此,全党有必要时时重温伟大的长征精神,再次思考我们当初为什么出发,从中汲取继续前行的信心和力量。

从严治党是保持先进性的治本之举

红军长征的历史说明,党内民主关系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正常开展,关系党内政治生活的常态化。发扬党内民主是党内政治生活的核心要义,党内民主能否得到充分发扬,批评与自我批评能否顺利展开,是衡量党内政治生活正常与否的重要标志。

习近平总书记十分重视理想信念教育,他指出,理想信念坚定是好干部第一位的标准,“理想信念就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没有理想信念,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
“‘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理想信念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一个政党的衰落,往往从理想信念的丧失或缺失开始。”在纪念建党95周年讲话中,他再次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叫共产党,就是因为从成立之日起我们党就把共产主义确立为远大理想。我们党之所以能够经受一次次挫折而又一次次奋起,归根到底是因为我们党有远大理想和崇高追求。”8800多万党员只有牢记我们党的理想信念,不断传承和发扬红军长征精神,虔诚而执着,至信而深厚,才能够有力地应对时代风云变幻,成为坚不可摧的政党组织。

“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这句话,习近平常说。

严明规矩和纪律

钢铁铸就的纪律

80多年前,中国工农红军谱写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史诗,党的领导是理想信念的最终体现。

确保方针政策贯彻执行

即便是曾经与中国共产党为敌的西方人也不得不钦佩当年毛泽东率领工农红军走过的万里长征,认为其堪称人间奇迹。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时代周刊》评论说:红军长征的胜利,“与哥伦布对美洲大陆的发现一样,是震撼世界的成就”
。这个胜利来自于绝大多数红军将士坚强有力的团结一致,是钢铁般的纪律锻造了钢铁般的队伍。陈云曾化名“施平”在《共产国际》上介绍长征的红军将士们:“他们无时不顾及到革命的利益。党给他们什么命令,他们都能独立执行。他们自己想出主意来运用机动战术,但是上级的命令则绝对执行。正是因为我们有这样的领导干部,所以这次伟大的西征才得到这样巨大的胜利。”“每个红军兵士都晓得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都是一些很好的传统,我们要求每个兵士都要遵守。”
(董必武等:《红军长征记》第472页,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6年版)

习近平指出,长征的胜利启示我们:党的领导是党和人民事业成功的根本保证。

红军初创时期,制定了严格的规矩和纪律。但红军长征初期,由于各根据地和主力红军之间相隔甚远,处于相对独立发展、独立作战的状态,加之党内正确路线与“左”倾错误路线斗争尖锐复杂,党内思想上和组织上不尽统一,为贯彻执行党的规矩和纪律增加了难度。这种情况,迫切要求党和红军的高级领导人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将政治规矩和政治纪律挺在前面。

然而,在长征路途中,党内军内并不是风平浪静的,而是发生了多次激烈斗争。且不说遵义会议上发生的激烈的思想交锋,就是在遵义会议确定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后,在军事行动失利之后,依然有一部分红军将领认为,是毛泽东将红军带入绝境,多次提出撤换毛泽东。特别是土城战役失利,引发一些官兵对毛泽东的议论和不满,怀疑“红旗究竟能打多久”。而张国焘的分裂阴谋则让中央红军一度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1960年10月22日,斯诺问毛泽东:“哪个时期使你感到是最黑暗的时期?”毛泽东回答,“张国焘闹分裂,那是最大的困难”
。(《毛泽东文集》第7卷第213页,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毛泽东把一四方面军分裂和被迫北上称为比1927年大革命失败还要黑暗的时刻。当时党内面临着分裂,甚至有可能发生前途未卜的内战。

回顾长征中的每一个生死关头,中国共产党都展示出强大的“挽狂澜于既倒”、扭转乾坤能力。1935年1月召开的遵义会议,中国共产党摆脱了错误的军事路线,开始确立毛泽东在党内的领导地位,使中国革命走上了正确的道路。长征途中,党中央战胜了张国焘的机会主义路线,避免了党和红军的分裂,为创建陕北根据地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和领导基础。

红军长征初期,总政治部关于准备长途行军与战斗的政治指令强调:“坚决的与脱离群众、破坏纪律的现象斗争,对于不能教育的破坏纪律的坏分子,应给予处罚”,努力通过强化纪律赢得群众的信任和支持,塑造党和红军的良好形象。红军长征过程中,鉴于中共中央和张国焘之间围绕北上与南下展开的反复争论,党中央在沙窝政治局会议上强调:“必须在一、四方面军中更进一步地加强党的绝对领导,提高党中央在红军中的威信。”这里既强调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原则,又申明了严格执行纪律的重要性。在俄界会议上,党中央批评张国焘“漠视党的一切纪律,在群众前面任意破坏中央的威信”的行为,痛斥其机会主义与军阀主义倾向。张国焘另立“中央”、公开分裂后,中共中央一方面同分裂党的行为进行了坚决斗争,另一方面以最大的耐心、采取恰当的方法进行教育和挽救,最终使张国焘取消另立的“中央”,踏上了长征的最后征程。

梅高美浙江社科网。在长征路途中发生的这些论争,都涉及如何提高党员组织纪律性的问题。长征路途上发生的这些斗争表明,有了坚定的理想信念,奠定了合格的共产党员的思想基础,坚定的理想信念有助于遵守党的组织纪律,但一个共产党员不会因为确立了政治信仰而不犯组织纪律性的错误。也就是说,解决了政治信仰方面的问题后,共产党员还要进行党性锻炼,增强组织纪律性,团结一致,方能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张国焘分裂党中央,就是与他长期恃才傲物,目空一切,大搞宗派主义分不开。他无视党的组织纪律,犯下了极其严重的分裂党中央的政治性错误,给红军尤其是他领导的第四方面军的长征增加了困难。所以,在坚定革命信仰的同时,必须不断增强有助于实现理想信念的组织纪律性。

湘江血战、飞夺泸定桥、强渡大渡河、爬雪山过草地……红军各级党组织像一个个坚不可摧的战斗堡垒,挺立在斗争的最前线;共产党员牺牲在前、吃苦在前、战斗在前,党员干部身先士卒,成为红军队伍的灵魂。四渡赤水出奇兵、调虎离山袭金沙、飞兵抢占腊子口、运动歼敌直罗镇……党中央从实际出发,因敌制变、灵活用兵,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战争奇迹。

梅高美浙江社科网。严明党的政治规矩和政治纪律,维护了党的形象与党的威信,避免了长征过程中党的分裂,保证了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军队的贯彻执行,保证了红军的步调一致,并最终赢得了红军长征的胜利。

梅高美浙江社科网。长征昭示我们,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这是党的事业胜利的坚强保证。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富有战斗力,是因为它是由严格的组织纪律巩固下来的政治组织。党组织是由具体的个体组成的,由于每个人的阅历、经验、出身、教育背景等方面存在差异,对同一个问题的看法难免不同。问题的关键是,在党员个人认为是正确的意见与党组织的决议不一致时,依然能够遵守党的民主集中制和党的纪律,这是最为可贵的。当一个党员个人正确的意见没有马上为党组织所接受,没有上升为党组织的决议时,他可以坚持向组织陈述自己的意见,也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以待未来实践作出检验。但党具有严明的纪律,绝对不允许任何党员为一己之见、一己之私而背叛组织、分裂组织,绝对不可以不执行党的决议,绝对不允许公开发表违背组织决定的言论,绝对不可以参与各种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

梅高美浙江社科网。红军每迈出一个胜利的步伐,都是中国共产党正确领导的结果。跟着党走,也成为广大红军战士面对困难时坚定的选择。

红军长征的历史告诉我们,严肃党的政治规矩和政治纪律,必须增强党内政治生活的政治性、原则性,在一些原则问题上不能迁就和退让。严肃党的政治纪律、政治规矩,是党的力量所在、威信所在,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贯彻落实的重要保障,也是净化党内政治生活的必要条件。

毛泽东比一般的党员更早认识到教条主义的错误,但他遵守党的组织纪律,一直在党内进行艰苦的说服教育工作,一直在党内启发教条主义者的觉悟,努力维护着党的团结。而张国焘则狂妄自大,固执己见,拒绝执行党中央北上的决议,命令全军按照他的个人意志南下。对比两人的纪律观念和党性修养,高下立见。

长征锤炼出的思想成熟,启示我们在新的长征路上,要加强党的领导,全面从严治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必须毫不动摇坚持和完善”。习近平强调。

总之,红军长征特殊的环境促成了党内政治生活的常态化,既使中国共产党日渐走向成熟,也造就了人类历史上的空前壮举。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当前主要的挑战还是党的领导弱化和组织涣散、纪律松弛。”不扭转这种局面,就会影响党的战斗力,动摇党的执政基础。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严明党的纪律做出一系列新的规定。新修订了《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并制订了《中国共产党党内问责条例》。党中央强调规矩意识,第一位的是组织纪律和政治规矩。党要管党,首先要从党内政治生活管起;从严治党,首先要从党内政治生活严起。即将召开的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党中央将对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严肃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增强党内政治生活的政治性、时代性、原则性、战斗性,全面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做出全面部署,必将开辟党的建设工作的新局面。

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长征中,努力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就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完善党的领导、永葆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治本之举。

为有牺牲多壮志

梅高美浙江社科网。世界上不曾有过像中国工农红军这样的军队,无论是政治领导、军事精英,还是不识字的红军小战士,他们都坚信自己是一个伟大事业的奋斗者,都坚信中国革命的队伍“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他们激情万丈、前赴后继、视死如归,决心为救国救民牺牲一切。

红军长征不是简单地转战、打仗,而是面临严峻的三大考验,即革命与反革命的生死较量,党内团结与分裂的尖锐斗争,官兵与极端恶劣自然环境的激烈对抗。踏上长征路,就意味着死亡时时相伴。无论是粤军、湘军、黔军、川军、滇军、马家军,还是中央军,都不容红军在他们的地盘上逗留,都追着赶着杀红军。

10922人的红八军团,因在战斗中损失严重,在红军编制序列仅存60多天。在二万五千里的征途上,平均每300米就有1名红军将士永远地倒下去了。红2军团4师1500多人,从草地走出来时剩下不到700人。长征路上,牺牲营以上干部432名,包括军以上干部8名,师以上干部80多名。单是湘江一役,就有13位团以上干部战死,中央红军从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为3万多人。

梅高美浙江社科网。梅高美浙江社科网。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这种为了救国救民,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不惜付出一切牺牲的精神是长征精神价值宝库中最闪亮的部分。长征先烈用生命告诉人们,没有勇担历史重任、敢于作出巨大牺牲的气概,红军就难以走出绝境。今天,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途中,同样需要红军长征那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当然,这里的牺牲不一定是抛头颅、洒热血。改革开放时代,共产党人面临的是“先富”与“后富”、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吃苦与享乐孰先孰后的选择问题。没有奉献精神,为一点蜗角虚名、蝇头小利而投机钻营,就是背离长征的牺牲精神。能够做到让群众先富自己后富,国家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就是传承和发扬长征的牺牲精神。

长征将士们是在新时代的曙光升起前而牺牲的。长征是中国革命低潮的开始,又是中国革命高潮的序幕。长征先烈们牺牲了有限的生命完成了无限的事业,是人世间真善美的体现,是历史必然性与合目的性的彰显,恰到好处地注解了短暂中的永恒,有限中的无限。历史将证明,长征先烈英魂永恒;历史还将证明,长征精神必将日益成为中华儿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精神动力。

(作者: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