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华网1月15日报道,五角大楼发言人迈克尔·汉姆15日宣布,美国和俄罗斯军事代表团当天在华盛顿开始为期两天的会谈,讨论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反恐合作和其他安全问题。这是美国宣布退出美苏1972年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以来,美俄两国首次就战略问题举行会谈。参加会谈的美方代表团团长是美国防部副部长费思,俄方代表团团长为俄军第一副总参谋长巴卢耶夫斯基。预计,导弹防御问题也将是双方此次讨论的议题之一。去年12月,布什不顾国际舆论的强烈反对,宣布美单方面退出反导条约,以推行其建立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普京已表示,美退出反导条约的做法是错误的,但同时表示愿意与美方就建立新的战略合作框架问题举行磋商。在去年11月于华盛顿和得克萨斯州举行的美俄首脑会晤期间,美国总统布什宣布,美方将在今后10年内把美国核弹头从目前的约7000枚削减到1700至2200枚,普京随后也表示,俄方将把其核弹头从目前的约6000枚削减到1500枚。俄方还建议,俄美两国应当把两国领导人有关削减战略武器的承诺以协议形式固定下来。双方表示,希望在布什今年春天与普京在圣彼得堡举行首脑会晤时正式签署有关协议。但是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克劳奇本月9日在介绍美国防部提交国会的《核状况评估报告》时称,由于国际形势中仍存在不可预见的变数,美将不会销毁其削减下来的部分核弹头,而是将它们转入储备状态,以便在今后需要时重新部署。美国的这一计划立即遭到俄罗斯方面的强烈反对,俄外交部官员指出,对战略核武器的任何削减都应该是永久性的。(核情所)

据新华社12月6日报道,在美苏《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期满之际,美国国务卿鲍威尔5日发表声明,宣布美方已经把自己的核弹头及其运载工具数量削减到该条约规定的数额。声明说:美国和俄罗斯都已经销毁了各自接近一半的核武器;目前,双方各自拥有的核弹头数量保持在6000枚的水平上。声明还指出,美国将对战略核力量作进一步的裁减。美国武器控制协会今年10月发表的一份报告称美国目前拥有7013枚核弹头俄罗斯拥有5858
枚核弹头。在今年11月中旬举行的美俄首脑会晤中,美国总统布什宣布美将在今后10年内把美国的核弹头数量削减到1700至2200枚之间,俄罗斯总统普京稍后宣布俄将把自己的核弹头数量削减三分之二。普京同时要求双方把这种承诺用条约的形式固定下来,但遭到布什的婉拒。美国前总统布什和原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于1991年签署了美苏《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条约从1994年12月5日开始生效。根据这一条约,美国和苏联将用7年的时间将各自的核弹头数量从10000多枚削减到6000枚并把各自的弹道导弹和战略轰炸机的数量削减到1600
枚。(核情所)

梅高美,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宋华报道,据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5月19日俄罗斯和美国官方代表团将在莫斯科首次正式商谈制定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新条约的问题。现行《第一阶段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将于今年12月到期。

据中国日报网站1月15日报道,俄罗斯1月14日派出军方代表团,前往华盛顿同美国商谈有关核弹头削减问题。该代表团负责人表示,他将要求美国国防部解释为什么准备存储而不是销毁核武器。据路透社报道,这个代表团由俄罗斯武装部队第一副总参谋长巴鲁耶夫斯基将军带领。这是美国去年12月单方面宣布退出《反导条约》后,俄美首次举行削减核弹头会议。巴鲁耶夫斯基还说,按照新的后冷战武器协议,俄罗斯和美国在削减战略性核弹头方面不存在“绝对的冲突”。但他说,代表团在参加1月15—?6日举行的双方会谈时,将要求美国就存储而不是彻底销毁一些核弹头做出明确的解释。为了缓解俄罗斯对美国退出《反导条约》的不满,美国总统布什曾向俄总统普京许诺削减核弹头数量但美国防部官员1月9日承认尽管布什总统已承诺将战略核弹头削减至1700—2200
枚,但根据布什政府新的战略核计划,原来准备销毁的很大一部分核弹头将被转为非积极状态储存起来,而不是彻底销毁。此后,俄罗斯马上对这种做法提出了抗议。巴鲁耶夫斯基说:“如果6000枚核弹头与1700-
2200枚核弹头的区别仅仅在于存储起来,那么大规模削减核弹头就成为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核情所)

  根据两国总统梅德韦杰夫和奥巴马此前达成的一致,在今年剩余的7个月内双方应当谈判签署新条约。但是现在双方成功商定新文件的机会仍然是越来越少,因为俄总理普京上周在东京宣布,莫斯科准备将战略进攻武器条约问题与美国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的问题挂钩,而华盛顿未必能够接受这种条件。

  5月19日俄美代表团将在莫斯科举行首次会谈,磋商理应替代《第一阶段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新文件。俄方代表团团长是俄外交部安全与裁军问题司司长安东诺夫,美方代表团团长为副国务卿高特莫勒。美方谈判团重要成员还有国务院主管对俄关系的罗伯特-埃因霍恩、曾在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任职的前加州议员艾伦-陶舍尔。预计美方将在明日的会谈中首次提出对新核武条约的正式建议。

  据悉,俄美双方讨论新条约时的争议问题之一将是限制库存核弹头的问题。高特莫勒曾在5月初宣布,美国在制定新条约时只准备讨论限制已经战役展开的核弹头及其载体。俄罗斯在此问题上的传统条件是要求同时缩减库存核弹头,俄副总理伊万诺夫今年2月在慕尼黑与美国副总统拜登会谈时多次强调这一立场。俄外长拉夫罗夫一周前访问美国会见国务卿希拉里和总统奥巴马后宣布:“莫斯科不准备对美国人现在阐述的立场断然说不。重要的是应当有这样囊括所有核弹头和所有载体的条约。至于库存弹头的问题,重要的是理解如何计数它们。简单地说,我们在等待美国人的建议,然后将会进行分析,首先会从同等安全的标准出发。”

  按计划俄美谈判班底应当在7月6日奥巴马访问莫斯科之前制定出某种共同原则。俄外长拉夫罗夫日前披露,新核武条约的制定将是两国总统会谈的主要话题。即使两国外交官们能在7月6日之前向总统汇报在共同谈判原则方面取得了进展,但要要想在12月底之前制定出新条约全稿也将会非常困难。谈判中显然会出现一些技术问题,因为新条约同时需要两国外交部和国防部认真磋商。据接近俄方谈判团的消息人士披露,这种磋商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美国外交官将会对俄军大部分有经验的裁军谈判专家近年来离开国防部表示担心。

  其实更大的障碍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两国之间的政治分歧。俄总理普京不久前在访问日本时明确宣布,俄罗斯将会把反导防御问题与战略进攻武器问题联系在一起看待。他指出,俄方认为,美国新政府暂时没有在未来东欧反导问题上做出明确的决策。无论如何,战略力量的进攻和防御部分都是相互联系、密不可分的,过去一直是这样,当年双方也正是因此才签署了《反导条约》。但是类似捆绑可能意味着,如果美国新政府不决定彻底调整东欧反导部署计划的话,两国实际上将不可能签署战略进攻武器新条约。奥巴马总统班底一直强调,东欧反导系统的命运只取决于其实际效率。陶舍尔曾经明确表示:“未来东欧反导系统不取决于政治原因,将不会是俄美博弈对象。”但是无论如何,一揽子讨论战略进攻武器条约和东欧反导部署问题,必定会拖延谈判进程,大大降低双方在规定期限内达成一致的机会。

  另外,无论是对莫斯科,还是对华盛顿,能否在战略进攻武器新条约问题上达成一致,都将具有多重标志性意义。如果能够成功制定新条约,这一事实将会成为两国关系改善的主要证据。如果不能成功商定文件,将表明两国关系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善。据俄外交部消息人士透露,最近几个月来莫斯科对奥巴马政府的失望情绪在不断增加,因为美国新总统至今尚未准备彻底调整前任布什的所有立场,包括反导问题。这意味着今年7月两国总统的会谈将不会有任何实质性成果,随后两国关系仍将会再次陷入习以为常的冷战模式。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