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10月19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19日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外推动全球去核化之际,能源部核军工管理局却计划未来25年斥资600亿美元,将库存核武器现代化,有“严人宽己”之嫌
。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前日发表报告,批评计划违背美国不发展新核武的诺言。

梅高美 1【梅高美】美国新核战略:奥巴马拒绝承诺不先使用核武器。美军试射洲际导弹

【梅高美】美国新核战略:奥巴马拒绝承诺不先使用核武器。  本报记者 陈小茹

据报道,美国早前与俄罗斯达成协议,同意在2018年前,各自把部署战略核武数量减至1550枚,然而共和党等不断向华府施压,要求将核武现代化,提高武器可靠度。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8月28日报道,美国政府在军事建设上,把“大量资金”投入到了“核武库和导弹防御系统”上。上周,空军宣布了几个新的重大合同,用来重整美国核力量:18亿美元用于初步研发隐身性能极佳的核巡航导弹,近7亿美元用来更换美国各地发射井里40多年前的“民兵”导弹。

  3月2日,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表示,总统奥巴马计划“大量”减少美国的核武器库存,停止发展新的核武器,替代发展一种可在1个小时内对全球目标实施打击的“即时全球打击”新型导弹,但奥巴马已明确拒绝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NNSA遂于6月提出建设全新生产设施,对现存核武进行重新装配和升级,并斥资数十至数百亿美元兴建核设施;另计划研发3款远程核弹头、2款轰炸机携带和巡航导弹用弹头,取代现存7款核弹头。

虽然这两个计划是奥巴马总统任职期间制订的,但特朗普政府将它们抓在手里,对于这么做是否必要以及明智的辩论采取敷衍态度。这是更广泛地重建核武库——以及用来发射这种武器的轰炸机、潜艇和导弹的第一步——奥巴马政府期间,政府估计这笔费用将高达1万亿美元或更多。

梅高美 ,  拒绝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分析认为,美军此举旨在加强个别核武威力,以便未来削减核武数量时,维持同等甚至更强的核震慑力。但专家质疑,美国可以通过翻新工程延长核武寿命,而非大撒金钱制造新武器。UCS环球保安计划联席主管格伦隆德认为,即使美军循此途径推动削减核武数量,也要到25年后才能收到效果。

报道称,就在奥巴马政府行政部门考虑这些计划的时候,奥巴马还表示,通过使核武器变得更安全、更可靠,它们在数量上可以减少,令世界走上有朝一日销毁核武的道路。而特朗普从未提到过这样的削减,不管是从武器数量还是重建范围来说。

  3月2日,美国政府这名高级官员对外表示,为了准备参加今年4月中旬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全球核安全峰会和5月在纽约举行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审议大会,美国总统奥巴马已在加快重新部署美国核战略,新的《核态势评估》报告据信将在4月前出炉。

报道称,就在特朗普在全力推动核重建之际——即使对美国核战略的评估要到年底才完成——批评人士警告说,这可能会引发新的军备竞赛和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浪费。前国防部长佩里牵头的一些人对巡航导弹计划提出了批评,认为这种新武器准确度将极高,隐形性能将极佳,这可能会破坏平衡局面,迫使俄罗斯和中国加快自己的研发计划。而重建地面导弹系统,实际上是在保持美国“三合一战略核力量”——可以用潜水艇、轰炸机、地面发射核武器的体系——中最脆弱的一环。一些军备控制专家认为,应该直接取消地面发射系统。

【梅高美】美国新核战略:奥巴马拒绝承诺不先使用核武器。  然而,此前由五角大楼牵头撰写的新版《核态势评估》的草稿,令奥巴马非常失望。据称,这份草稿未能反映出奥巴马关于建立“无核世界”和终结“冷战思维”的志向,反而更像是“乔治·布什版《核态势评估》的翻版”,充斥着五角大楼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两个部门与白宫之间的激烈争议。奥巴马已要求五角大楼重新撰写新版《核态势评估》的草稿。

国防部长马蒂斯6月告诉国会,他愿意重新考虑这两个系统是否必要。但是,大约在三周前,在华盛顿州面向水兵发表讲话时,他暗示了核评估可能会是何种结果。“我想,我们要保持这三条腿全部的威慑,”他告诉水兵。

  据奥巴马的一名助手透露,奥巴马新的核战略将废除或推翻布什政府的数个提议。3月1日,奥巴马在白宫会晤了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就具体的新核武器战略建议展开讨论。盖茨也就该文件中某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向奥巴马提供多种建议。

报道认为,这些合同,以及马蒂斯关于终极核战略的暗示,表明奥巴马在2010年时同意花800亿美元来实现核武库的“现代化”——他为参议院批准与俄罗斯签署新一轮军备控制协议所付出的代价——将为特朗普扩建核武库铺平道路。

  据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报道称,新的《核态势评估》报告正在逐步成形,对于奥巴马来说,它将是今年的一次重大决战。包括一名前高级核指挥官和奥巴马的高级顾问们在内的一些有影响力的声音首次建议放弃三合一战略核力量——由陆基、天基和海基武器组成的每年300亿美元的计划——其中的一支。此外,新的核战略也考虑将核武器的任务明确限制在威慑其他核武器的范围内,而不包括现行政策所规定的威慑化学或生物攻击以及阻止大规模常规军事攻击。

“这几年来,情况已经很清楚,只有我们限制导弹防御系统,俄罗斯人才愿意减少核弹数量,而我们不能这么做。”目前在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任职的萨莫雷说。“我认为对这个三合一战略核力量进行现代化几乎是肯定的事了。”

  然而,尽管奥巴马决心在核不扩散方面在全世界做出表率,但他的“让步”却有明确的限度。据奥巴马的助手透露,新核战略中曾有一项“不首先使用”政策提议,该提议要求美国宣称“自己永远不会成为首个使用核武器的国家”,但奥巴马已经明确拒绝了这项提议。

报道称,美国空军上周宣布和洛克希德·马丁以及雷神公司签订合同,要研制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这开启了一个为期12年的更新换代过程。这种新的导弹可以搭载在尚未研制出的新型核轰炸机上。他们的计划是生产1000枚这种新型导弹,它比现有导弹精确度更高、隐形性能更好。其中一半的新导弹用来搭载重振威力的核弹头,另一半将用于飞行测试和当备件用。整个计划的总成本估计为250亿美元。

  将停止研发新的核武器

最生动的支持新武器的理由,出现在长期任职于五角大楼的富兰克林·C·米勒在参议院的证词中。他曾参与设计乔治·W·布什的核战略,现在是马蒂斯执掌的五角大楼的顾问。他在去年夏天说,随着俄罗斯和中国的“空防发展到”美军飞机“无法穿透并击中目标的程度”,这款新武器会延长美国日渐老化的B-52和B-2轰炸机机队的寿命。

  日前,奥巴马的一名高级助手提前披露了《核态势评估报告》中的部分内容,称新的核战略将不允许美国发展新的核武器,其中包括布什政府所推行的“地堡炸弹”。美国的国防战略也将相应调整为“非核武器防御”,更多地依赖导弹防御。

  据称,美军将发展一种新型常规导弹——“即时全球打击”,可在1个小时内对全球目标实施有效打击。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中国国防大学张召忠教授表示,美军将要发展的“即时全球打击”新型导弹,虽说是常规导弹,但它的杀伤力丝毫不弱于核武器,甚至大于核武器。而且,它的应用范围远远大于核武器,美军可通过本土、其分布在全球的前进基地、海上核潜艇平台、外层空间等发射这种新型导弹,对全球目标进行打击,在和平时期可以用,战争时期也可以用。可以说,美国一方面表示要停止发展新的核武器项目,但与此同时,却在研发一些杀伤力相当于甚至大于核武器的新型常规武器。

  对于美国表示不发展新的核武器,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孙哲则提醒要区分美国核武器横向发展与纵向发展的不同涵义。他表示,如果美国真能做到其承诺的不发展新的核武器,更多的是指横向发展,它也旨在通过这个措施设法要求其他有核国家或正在设法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停止相关的核武器研发项目。“但不要忘了,美国的核武器研发还能纵向发展,比如将潜艇上的洲际导弹弹头换成核弹头,将原有核武器进一步细分,就会像孙悟空一样变出72样新武器来。而这是美国现在及将来都不会放弃的。”

  对于美国表示将停止核试验,张召忠教授也表示:“美国已有更先进的替代性方案,电脑模拟核试爆技术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美国根本无需在大气层外或是地下进行实际的核试验。”

  削减核武库存但维持核威慑力

  据一名被白宫授权评价此议题的美国高级官员透露,新战略的核心将集中在武器数量控制和核不扩散协议上。他说:“新的评估文件里将会有非常显著的高达数千的武器削减决定。新的核战略将以库存核武退役的方式裁减数千件核武器。”

  奥巴马的一名高级助手也证实,新的核战略目的是在大批量削减核武库存的同时维持美国强有力和有效的核威慑力。

  此前,奥巴马已经与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达成了初步协定,双方在未来几年内将核弹头数量从大约2200枚削减至1500枚至1675枚之间,同时将设计用于搭载核弹头的导弹和潜艇数量大幅削减至500到1000之间。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向国会表示,由五角大楼牵头的《核态势评估》可能会建议进一步削减至1000枚弹头甚至更少。

  分析人士指出,奥巴马此前曾宣称要通过扭转核扩散,最终达到无核世界的目标,因而,这一新的核战略将是美国朝向这一目标迈出的重要一步,同时也意味着常规武器在未来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不过,和很多接受采访的高级军事官员一样,蒙大拿马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341导弹联队指挥官迈克尔·福特尼上校说,他已做好准备在一项新的核政策体制下工作,但他警告说,由于美国减少核弹头的数量,这就意味着留下的每一件武器对于确保核武库保持威慑潜在敌人的能力和可靠性都更加重要了。他暗示这很可能要求对导弹和弹头进行新的投资。

  此前,奥巴马也宣布,将会花费数十亿美元更新美国的武器实验室,预计这些投入能确保美国维持可满足本国需要的规模较小、但安全可靠的核武库。

  新的核战略面临多重挑战

  尽管奥巴马政府终究将推出新的核战略,并将努力促使《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在参院通过和进一步修订《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但他在核战略方向的抉择也面临挑战。

  以奥巴马和白宫为代表的一方,希望能深度裁减核武器,他们不认为美国应该投入大量资源发展新的核技术和核弹头。与此相反,以美国国防部为代表的一些官员,他们虽然也认为美国的核武库过大,可对一些老的核武器进行裁减,但希望把裁减下来的资源用于发展新的核弹头,以增加美国军事能力的灵活性,让美国的核威慑战略适合新的国际形势需要。

  此外,美国国内也对奥巴马的新核战略问题存在较大争议。

  奥巴马的批评者称他试图在全球削减核武器的行为是幼稚的、危险的,尤其是美国在面临伊朗与朝鲜两国核威胁的情况下。包括五角大楼军事官员和有着重大利害关系的防务承包商们已准备对大幅削减陆基核武器或是核轰炸机展开抗争,据称,这两者是最有可能被削减的目标。他们声称,在俄罗斯和其他国家正对其核武储备进行现代化而美国并未这么做时,过多地削减核武器将会造成动荡。

  与此同时,奥巴马的很多支持者担心的则是他很可能会允许美国在可能遭受生物化学武器袭击的情况下使用核武器,去对付不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因为过去一年里奥巴马的表现过于谨慎,很可能在未来仍会维持现有的相关政策。

  国际政治观察人士分析指出,奥巴马将如何平衡五角大楼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两个部门与白宫之间的势力之争,很大程度上将是决定其新版核战略具体措施的关键因素。

  张召忠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现在不能确定奥巴马的新核战略是否像媒体所披露的那样,即便真是那样的话,美国能否真正实施这个新核战略还是一个有待观察的问题。

  本报北京3月13日电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