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高美 1

新华社记者樊永强

湖南省永州市道县四马桥镇富足湾村馒头岭脚下大园井内,泉水汩汩流淌,村民们在井边洗菜、洗衣,孩童在旁边嬉戏。蹲在井边,伸手触摸井水,从指尖传来愉悦的清凉感。

我是在一个深秋的下午来到湘江的。此时,狂风呼啸,大雨如注,一排又一排的浪花翻滚着奔涌向前,犹如电视剧《绝命后卫师》中一直向前奔跑,却一生都无法跨越湘江的红34师。现实和历史,一次次冲刷着我的思绪。

韩京京的追寻之路是从父亲去世那一天开始的。

1934年12月17日,红34师师长陈树湘率余部在此与敌人激战,打光最后一颗子弹后,在此不幸被捕。

大幕拉开,恍如昨日。

韩京京的父亲、开国中将韩伟是湖北黄陂人。1992年,86岁的将军弥留之际,却对儿子说出了要“魂归闽西”的夙愿:“湘江战役,我带出来的闽西子弟都牺牲了,我对不住他们和他们的亲人。活着不能和他们在一起,死了也要一起回到家乡,这样我的心才能安宁。”

陈树湘,湖南长沙人,出身贫苦佃农家庭。在毛泽东、何叔衡等共产党人的影响下,他接触并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并在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逐渐从普通一兵成长为一名英勇善战、威震敌胆的红军师长。

伟大的长征精神历久弥新,在历史烽烟中、时代进程里,坚韧地绵延传承,孕育出一朵朵信仰之花,开在辽阔壮美的神州大地。

20多年来,韩京京追寻着父亲和战友们当年的足迹,从文家市到三湾,从井冈山到龙岩,最后来到了湘江之畔。寻找烈士遗骸,立起英雄墓碑,一步步完成着父亲的遗愿,也一点点走近了“义父”陈树湘的英雄世界——尽管他们从未谋面。

在长征中,陈树湘受命掩护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他率领的红34师被称作“绝命后卫师”。

1 电视剧《绝命后卫师》中,有一本既普通又不寻常的花名册。

梅高美 ,这是一场跨越八十年的追寻。

沿着新修的便道拾级而上,很快来到陈树湘负伤后藏身的山洞。“当时这里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洞口敞开,那时它像井一样,洞口在上面,很隐秘,小时候我们经常下到洞里玩耍。”70岁的周玉生老人说,当年陈树湘在这个山洞养伤,爷爷周明安和父亲周昌荣都给他送过饭,他们知道他是个红军。

说它普通,它和现在连队使用的并无两样,姓名、年龄、籍贯,白纸黑字;说它特殊,因为它的每一页都写满自豪和荣光,它的每一个字都浸透着牺牲和血雨,它记录的每一个名字都成了英雄和烈士。

血战湘江之侧,“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

“爷爷之前还曾为红军带过路。他说红军是好人。所以,他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为红军做事。”周玉生说。

寻觅初心,我找不到不流泪的理由,花名册上,竟然还有不少是未成年的红军娃娃。

在韩京京的记忆中,从未听父亲提起过湘江战役。直到198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要编写《红军长征回忆史料》,韩京京才从80岁的父亲那里听到这场惊天动地的鏖战。

“爷爷和父亲给他送了5天饭,后来听说有红军被抓了,还是个‘大官’。”周玉生说。

历史的镜头像暴风骤雨般扑面而来。在红34师陷入重重包围之际,作为师长的陈树湘最大的心愿,就是把这本花名册送到中革军委,给死难的兄弟一个红军的名分。然而,当肩负重任的女战士李满玉英勇倒在湘江之上的那一刻,那一个个鲜活的名字从此隐没。天空升起浊天巨浪,那一页页漫天飞舞的纸片沉浮着,流向历史的深处。

湘江战役是关系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一战。经此一役,中央红军由长征出发时的八万六千人锐减至三万人。这是我军历史上首次整师整团遭受损失。

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编着的《红军长征史》记载,湘江之战中,担任红军总后卫的红五军团,在永安关、水车一带阻击“追剿”军第三路的追击,掩护军委纵队及红军主力渡过湘江。该军团第34师被阻于湘江东岸,转战于灌阳、道县一带,虽经英勇战斗,予敌重大杀伤,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全军覆没。

一条河流的悲伤,开始淋漓尽致地倾泻。

从参加秋收起义开始,韩伟和陈树湘就一直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并肩战斗。湘江战役时,陈树湘担任红34师师长,韩伟担任红100团团长。

“师长陈树湘身负重伤,不幸被俘。敌保安司令何汉听说抓到红军师长,高兴得要命,马上命令部下将陈树湘抬着去向上级邀功领赏。陈树湘为了不使敌人的企图得逞,乘敌不备,用手从腹部伤口处绞断了肠子,壮烈牺牲,年仅29岁。”道县党史研究专家蒋元神说,陈树湘牺牲后,敌人残忍地割下他的头,送回他的原籍长沙县,挂在了城墙上。

顿时,湘江上空有雷霆炸响,那是滔滔湘江讨伐敌人的咆哮怒吼,那是无数个烈士的魂魄在哭泣!

他们在部队突围时曾留下最后的生死约定:“万一突围不成,誓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最后,当时只有29岁的陈树湘伤重被俘。

蒋元神表示,陈树湘的人生很短暂,却从走上革命道路的那一天起,就矢志不渝跟党走,坚决听党指挥,铸就了共产党员的光辉榜样。他身体力行捍卫了“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理想信念,谱写了一曲无条件忠于党和人民的生命赞歌。“他的牺牲,体现了绝对忠诚、绝对信仰、绝对担当、绝对英勇。这是我们今天要学习的。”

6000多个闽西子弟,6000多人的慷慨勇猛之师啊,当他们为信仰流尽最后一滴血时,没有人记住他们的容颜,没有人知晓他们心中的遗愿,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姓名。直到现在,他们不少人的名字仍然像影视剧中一样,被称为“木子李”“九儿”“赖老石头”……

“陈树湘大爹爹硬是从伤口处把自己的肠子掏出来绞断,也不让敌人的阴谋得逞。而我父亲打完最后一颗子弹,也跳下山崖。”韩京京谈到这里几度哽咽。

如今,在道县烈士纪念园里,建立了陈树湘烈士生平事迹陈列室和他的衣冠冢,前来瞻仰的人们络绎不绝。

我知道,这本花名册已难以复原,但它却镌刻在了不朽的石碑上;这本花名册早已融入青山碧水,但它却完整地保存在一代代人的记忆深处。

万幸的是,韩伟跳崖后被当地群众救起。韩伟也成为红34师唯一存活的团以上领导干部,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今天,这群出身贫寒的生命,都拥有一个彪炳史册、值得万世敬仰的名字:无名烈士,革命英雄。

在闽西革命公墓内安放的20位将军中,韩伟是唯一的非福建籍将军。

2 谁见过这支锈迹斑驳的冲锋号?

牺牲79年后,终于找到了英雄的遗骸

见到它时,它静静地躺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昔日嘹亮的歌喉已被沉默取代。在它面前,内心喧嚣的参观者会变得安静。

2009年,湘江战役过去75周年的日子,韩京京遵照父亲遗愿在湘江之畔为红34师牺牲的六千将士立了一块“无字碑”。

80年前的湘江之畔,这样的号声不绝于耳,一次次在群山之间回荡。

2013年,湘江战役79年后的端午节,韩京京终于找到了陈树湘失去了头颅的遗骸。当年陈树湘绞断肠子壮烈牺牲后,敌人不甘心,又残忍地砍下了他的头送往长沙领赏。

红34师里有这样一个身材娇小的司号员,从他手握冲锋号的那一天起,他就记住了师长陈树湘的话,“号声一响,能把敌人吓尿裤子”。然而,有一天,就是这把能让敌人吓尿裤子的“秘密武器”,却在长征途中意外地丢失了。折回,奔跑,寻找。终于在草丛边找到了这把冲锋号,就在他转身追赶队伍时,敌人发现了他,罪恶的子弹瞬间射进他的身体。

这位顶天立地的英雄师长,用如此壮烈的方式回到了故乡!陈树湘烈士的无头遗骸与一同牺牲的警卫员,被当地百姓趁黑夜埋在了潇水堤岸的斜坡上。

倒下时,他的笑容像花儿一样灿烂,因为他已了无遗憾。18岁的他,曾用这支铁质的武器吹出了撼动山河的信仰号角,吹出了巍巍军魂。

2013年,韩京京几经周折找到这里,经过详细走访调查最终核实了烈士的身份。

是的,在这连绵不绝的号声中,红34师化危为机、淬火成钢,他们消灭一群群敌人,铺平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前进的通途。

梅高美陈树湘:湘江英魂,永远的祭奠。2014年,陈树湘牺牲80周年纪念日时,韩京京请雕塑家为陈树湘塑了像。三尊标准像,一尊被他的故乡长沙博物馆收藏;另一尊赠给了他早年带过的红4军特务大队——如今的某部红3连。

梅高美陈树湘:湘江英魂,永远的祭奠。柏拉图说,我们若凭信仰战斗,就有双重的武器。

“还有一尊安放在我们家中,与我父亲的像肩并肩,就像他们当年一起战斗的岁月那样。”韩京京说。

敌人就缺少这样的武器,他们从来不吹冲锋号,他们只顾嚎叫着“都给我上,黄金、白银有赏!”但是,只要红军的冲锋号一响,白狗子们抱头鼠窜的多,向前冲锋的少;阵前倒戈的多,敢于拼命的少。或许,从音乐乐理的角度,人们难以解释冲锋号发出的音符,粗犷之音为何有如此震撼人心的魅力?

梅高美陈树湘:湘江英魂,永远的祭奠。没有句号的追寻,永远的祭奠

今天,当我站在湘江之畔,似乎能聆听到远去的号声,我仍能感到血脉贲张,那是绝美的天籁之音,那是胜利的凯歌,那是信仰的大合唱。

梅高美陈树湘:湘江英魂,永远的祭奠。红34师是一支基本由闽西子弟组成的英雄部队。

3 沉思在湘江之畔,我捡到一枚火红的枫叶。

父亲魂归闽西,韩京京的心也留在了这片走出十万红军但“十之九九”都为新中国捐躯的热土上。

抬眼远望,一片、两片,似遗失的火种。

2009年韩京京会同福建龙岩市、三明市政府开始了一项漫长的工程:查访闽西每一处村落,搜寻在湘江战役中牺牲的红军将士名单。最终,他们找到了1000多个红军烈士的名字,全部刻在花岗岩石板上,连同无字碑一起矗立在湘江之滨。

蓦然,我想到红34师那面历经战火千疮百孔的军旗。作为全军覆没的整建制铁流雄师,这面战旗见证的战斗之惨烈、遭受创伤之严重,触目惊心,不堪回首。

“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韩京京说,“作为后人,我们的职责就是不能遗忘。”

此刻,这片片枫叶能否拾起历史的记忆,弥补那一个个流血的伤口?

血洒湘江的6000闽西子弟兵,家乡的父老乡亲从来都没有忘记。

回忆这段历史需要足够的勇气。那是80年前的岁末,草木枯死,雾霭沉沉。身负重伤的陈树湘不幸被俘。一阵剧烈的疼痛之后,他又失去了知觉。当他再次醒来,眼前出现那面血色的战旗,耳边响起军旗下的誓言。一个坚定的信念在他脑海里翻腾:石可破而不可夺其坚,丹可磨而不可夺其赤!最终,他掏出自己湿热的肠子,绞肠就义,实现了“为苏维埃新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

据新华社北京7月9日电

肝肠寸断,这在成语中解释为一个人极度的痛苦难以忍受,然而陈树湘却亲手扯断自己受伤的肠子,英勇赴死,这是何等的铮铮铁汉!其实,只要他改旗易帜,可以轻易获得国民党的封官厚禄。而他,向死而生,用为有牺牲多壮志的气魄,护卫了革命火种,用鲜血为胜利的旗帜镀上夺目的色彩。

梅高美陈树湘:湘江英魂,永远的祭奠。责任编辑:高雅

站在深秋的湘江,我看到了信仰的颜色,层林尽染,像火一样在燃烧,像血一样在沸腾。我深信,这就是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忠诚底色和永恒本色,这就是共产党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红色基因和精神图谱。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