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总统普京昨天傍晚在黑海度假城市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尽管安倍此次访俄非正式色彩深厚,俄日首脑会晤仍然显示出俄日关系正在升温,双方政治和经济合作或将进入一个新阶段。但在领土争议等重大问题上,俄日分歧仍难以化解。

参考消息网2月18日报道日媒称,围绕“北方四岛”领土问题的第二次日俄外长会谈未见进展。因为俄方看穿了安倍政府的弱点,进一步抬高了门槛。日方呈现一筹莫展之感。

梅高美俄日关系乍暖还寒。梅高美俄日关系乍暖还寒。2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特使、前首相森喜朗。双方讨论了俄日关系等问题。
新华社/俄新社

近日,俄总统普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新加坡举行会晤并讨论了和平条约的问题。会谈中,安倍表示,日方愿在1956年《苏日共同宣言》基础上重启和平条约谈判。对此,普京表示同意。

普京在会见时说:“日本不仅是我们的邻居、我们的合作伙伴,而且还是我们在亚太地区的重要合作伙伴。由于在政治领域和经贸关系方面众所周知的事件,我们有需要给予一定关注的问题。也许出于这个原因,我们必须特别重视建立我们的关系,将这种关系保持在高水平上。”

据共同社2月18日报道,2月16日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俄罗斯总领事馆内,日俄会谈伊始气氛良好,但持续约90分钟的磋商逐渐变成了“相当激烈的沟通”。两国政府虽然未透露磋商内容的详情,但不难想象,应该是与上次会谈一样强调了“北方四岛”为本国领土的各自立场。

俄罗斯总统普京21日在莫斯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特使、前首相森喜朗。据当地媒体报道,双方就俄日关系的“迫切问题”交换了意见。

中新社莫斯科11月18日电
当地时间11月18日,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回到《苏日共同宣言》并不表示俄方自动向日方移交南千岛群岛中的两个岛屿。

梅高美俄日关系乍暖还寒。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普京与安倍会谈结束后召开的记者会上称,俄日两国商定对大型投资项目开展细致研究。拉夫罗夫说,双方已经提出了具体的想法,并准备对这些设想展开具体细致的研究。双方尤其应通过政府间经贸合作委员会商讨经贸合作,同时吸引商界参与合作。

梅高美,报道称,为了避免招致谈判停滞的这种历史观碰撞,日方煞费苦心,并未亮出原则性立场。此前在国会答辩中,首相安倍晋三就“北方四岛”避免使用“日本固有领土”这一表述,而是改称“我国拥有主权的岛屿”。此外也没有使用意为把领土还给持有者的“归还”一词,而用“解决领土问题”来表达。被俄罗斯“非法占据”已是避讳的表述。

分析人士指出,当下东北亚局势出现新变化时,森喜朗此行主要是想摸清普京关于南千岛群岛问题上“平手”讲话的真意,并为安倍访俄铺路。尽管日俄都希望重启有关争议领土的谈判,但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分歧较大,短期内恐难打破这个制约两国关系发展的瓶颈。

普京后对媒体表示,《苏日共同宣言》提到了苏联在与日本签订和平条约后愿向后者移交南千岛群岛中的两个岛屿。

拉夫罗夫表示,俄日领导人就和平条约进行了讨论,并对正在两国外交部门框架下开展的谈判表示支持。普京在与安倍的会谈中讨论了准备在这些磋商中涉及的各种问题,“下一轮和约问题的副外长级别磋商将于6月举行。”

安倍身边人士指出,“为了在谈判中取得成果,只能搁置原则论。”

“打前站”是目的

梅高美俄日关系乍暖还寒。此后,日本《朝日新闻》援引日政府高层人士消息称,在新加坡的会谈中安倍曾表示,如果俄方以《苏日共同宣言》为基础,将南千岛群岛中的齿舞、色丹两岛交给日本,那么日方将不会允许美军在这两个岛屿上设基地。

日本媒体今天透露,陪同安倍访问索契的某位日本政府高级人士称,安倍提出了对俄经济的8点合作计划,这些计划将与和平条约谈判平行推进,但不受到和平条约谈判的影响。日本媒体透露,安倍提出的计划包括以石油业为主的矿藏开采、远东开发、远东工业发展、远东地区海港和空港及农业现代化改造。日俄经贸合作计划还包括解决交通拥堵问题、完善大城市下水道和输水管道系统和修建现代化医院。

报道称,俄罗斯并不理会日方的这种“苦心”。拉夫罗夫在外长会谈后的记者会上强调俄方立场不变,称“包括‘北方四岛’处于俄罗斯主权下在内,日本承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是缔结和平条约的条件”。

普京在与森喜朗会面时说,俄日关系不断改善,俄期待安倍来访并正在为此做准备。他还请森喜朗向安倍转交俄方的邀请信。据日本媒体猜测,安倍可能于今年4月或5月造访俄罗斯。

两国领导人上述表态引起了俄各界广泛关注。

日本媒体认为,日本对俄经济合作发展不顺利是因为日俄双方在签署和平条约问题上仍然找不到共同语言,而这一问题与国后、择捉、齿舞、色丹这四个岛屿构成的“北方领土”问题密切相关。日本媒体渴望安倍与普京的会晤会使“俄归还北方四岛的进程加快”,但俄媒体则认为俄日签署和平条约还要跨越很多障碍。俄日间悬而未决的领土争端使两国关系长期处于休眠状态。日本以1855年俄日签订的双边贸易边界条约为依据,要求俄方归还国后、择捉、齿舞、色丹四个岛屿,并将归还上述四个岛屿作为与俄方签订和平条约的条件。俄罗斯则认为南千岛群岛根据二战结果并入苏联版图,俄方对其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报道指出,去年11月,安倍在与普京达成加快和平条约谈判的共识后,日本对俄谈判态度略显积极。因为安倍判断共同宣言中写入的移交齿舞群岛和色丹岛“可能成为现实”,因此创设了以外长为负责人的日俄磋商新机制,意在朝着谈妥谈判加快工作磋商的步伐。提出在任期内缔结和平条约的安倍也把今年6月的普京访日“定位为较大节点”。

安倍之所以派森喜朗访俄,是看中了他与普京之间良好的私交,两人迄今为止举行过15次会晤。森喜朗2001年3月与普京签署了“伊尔库茨克声明”,确认苏联时期签署的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法律上继续有效并作为日俄和平条约谈判的起点。

梅高美俄日关系乍暖还寒。18日,佩斯科夫在莫斯科对俄媒体表示,最近几天出现了许多各类讨论和猜想,似乎已有某个关于转交岛屿的单独协议。“但事实并非如此”。

(本报莫斯科5月7日电 本报驻莫斯科记者 汪嘉波)

但对于安倍的这股干劲,俄罗斯泼上冷水。拉夫罗夫16日断言“俄罗斯方面不设任何期限”。普京也在1月首脑会谈后称“谈判今后将面临艰巨的作业”。安倍描绘的蓝图将遭逢多个难关。

梅高美俄日关系乍暖还寒。普京说,他与森喜朗第一次在伊尔库茨克会面以来的十多年里,俄日关系不断改善,“当然,不是没有间断”。森喜朗则认为,日俄关系最近几年两国关系有过严峻时期,但安倍执政后,两国领导人就进一步发展关系达成了一致意见。

佩斯科夫说,双方可以找到某种妥协办法,但这种办法将不会与双方国家利益发生冲突。

协商陷入僵局 日俄和平条约谈判前途未卜

打探“平手”用意

佩斯科夫强调,与日本签署和平协议对俄罗斯来说很重要,因为这意味着开辟两国广泛的合作机会。但在谈判期间,需要考虑到日本对盟国的义务以及日本支持对俄制裁等问题。

参考消息网1月16日报道自去年以来,日本媒体多次报道称,安倍晋三有可能实现一件日本人牵挂数十年的重大心愿:将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领土——参考消息网注)中的两岛“交还”日本。

森喜朗此行一个重要任务是摸清普京“平手”讲话的真正用意。去年3月,普京第三次出任总统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俄日两国应当作出妥协,在南千岛群岛问题上实现“平手”。然而,普京没有谈及“平手”的具体含义。

千岛群岛位于俄远东堪察加半岛与日本北海道之间。群岛南部的齿舞、色丹、国后和择捉四岛是俄日争议岛屿。二战结束以来,四岛由俄方实际控制。

就在刚刚过去的1月6日,安倍晋三回到家乡山口县为父亲扫墓,并在墓前起誓:“要为北方领土问题划上句号。”

森喜朗21日就此向媒体解释说,“平手”意味着达成“彼此接受的解决方案”。

此前,日方坚持要求俄归还四岛并将其作为双方签署和平条约的条件。但俄罗斯认为日本要求俄归还四岛就是要重新定义二战结果。由于在该问题上双方争议严重,两国至今未能缔结和平条约。

梅高美 1

不少日本分析人士也对“平手”的含义作出了解读。多数日本学者认为,归还齿舞、色丹两岛,就是普京的“平手”;但齿舞、色丹两岛面积太小,只归还这两岛有违公平。

1月6日,安倍晋三在家乡山口县为父亲扫墓。(图片来源:日本《产经新闻》网站)

对此,日本官员频频表态。森喜朗今年1月提出了俄归还国后、齿舞和色丹三岛的方案。日本外务省高官则称,日本政府坚持北方四岛一并归还的立场,无论是两岛归还方案,还是三岛归还方案,日本都不会接受。

按照此前日本媒体的乐观描述,围绕日俄和平条约缔结谈判,安倍晋三将争取率先实现俄罗斯归还南千岛群岛中的齿舞、色丹两岛,并力争在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访日时达成基本共识。

日俄纠纷难解

但是,作为俄日双方协商立场的“试金石”,刚刚于1月14日结束的两国外长会谈,却与日方期待值相距甚远。

日俄岛屿争端由来已久。日本和苏联1956年在莫斯科签署联合宣言,苏联同意在缔结和平条约后将齿舞、色丹、国后和择捉四个岛屿中的齿舞、色丹两岛交还日本。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继承了这一政治遗产。

俄罗斯《生意人报》15日报道称,尽管参加会谈的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呼吁使2019年成为俄日关系中“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但此次会谈却暴露出莫斯科与东京对话中的困难日益加剧。

然而,日方认为,俄方利用日本战败强占四岛是“非法占领”,只有将四岛归还日本,两国才能签署和平条约。俄方主张,根据两国联合宣言,俄只能以签署和平条约为条件将齿舞、色丹两岛归还日本。

在会谈后,河野太郎拒绝与俄外长拉夫罗夫举行联合记者会,仅仅对日本媒体召开闭门吹风会。拉夫罗夫在会谈后也承认双方存在着“重大分歧”。

正是双方互不让步的态度,导致日俄领土纠纷一直悬而未决。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美欧俄研究室主任兵头慎治说,双方在领土问题上的分歧很大,两国的国内政治环境也不允许作出妥协和让步。

报道指出,一些外交官和专家甚至认为,莫斯科和东京达成历史性协议的“机会之窗”可能关闭。

此外,随着美国重返亚太,不断强化与日本的军事同盟,俄罗斯感受到一定威胁,南千岛群岛对俄军事重要性日益凸显,再加上当地渔业资源以及俄近年来不断强化对这些岛屿的实际控制,因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即便日本只要求归还齿舞和色丹两岛,俄方也未必答应。

日本共同社则称,在会谈中,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要求“日本完全承认包括南千岛群岛处于俄罗斯主权之下在内的二战结果”,并表示只要日本不改变北方四岛是其固有领土这一立场,谈判无望取得进展。

记者胡晓光 吴谷丰 刘莉莉

俄《生意人报》提及,此前,安倍首相顾问河井克行在访问华盛顿期间宣称:“美国应当乐见日俄条约签署,因为这将巩固遏制中国的联盟。”对此,拉夫罗夫14日直接表态,认为河井克行的说法“令人愤怒”。关于日本决定部署美国“陆基宙斯盾系统”一事,拉夫罗夫也表示关切,称“这将危及俄罗斯与中国的安全”。

新华社北京2月22日电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举行谈判前夕,拉夫罗夫就曾要求日方“专业地工作,不要试图歪曲协议,在公开场合发表自相矛盾的单方面言论”。

俄罗斯前驻日本大使亚历山大·帕诺夫说:“俄方近来针对东京声明的口吻要比去年底更加严厉。这可能意味着两件事:要么是为了在高层会谈前夕提高筹码,要么是为拒绝加速解决和平条约问题打基础。”他认为,倘若两位领导人不能达成协议,解决问题的“机会之窗”将长久关闭。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中亚研究所研究员许涛对参考消息网记者分析,俄日外长会谈的结果并不让人意外。

他认为,俄罗斯向来在领土主权问题上寸土必争,并且从来不认为南千岛群岛问题是本国与日本间的领土争议问题。虽然近年来在西方强大压力之下,俄罗斯在政策上开始“向东看”,寻求与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国家在外交上有所突破,但在领土主权问题上的底线依然是不会松动的。

他表示,如今日本对南千岛群岛开发的积极性很高,俄方对此也表示了支持和欢迎,但是涉及讨论岛屿归属问题就是另一回事了。

本是日俄两国的领土争端,日方为何又偏要将中美也搅入其中?

许涛对此表示,日方提及日俄和平条约利于遏制中国的说法显得过于牵强。

他分析称,“首先,这几个岛屿的位置和政治意义与中国并无太大关系。其次,对俄方来说,这完全是自己的领土,不存在利用他国遏制中国的说法。况且,如今中俄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高速发展,在许多重大问题上都表现出了一致性。因此,日方这种说法无非是想增加与俄谈判的筹码,但从效果上看只能成为对国内的立场宣示。”

海外媒体:日俄相继发生意外事件惊扰跨年

参考消息网1月2日报道外媒称,刚进入2019年,俄罗斯和日本相继发生意外事件,惊扰沉浸在喜悦中的跨年人群。

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1月1日报道,2019年新年钟声敲响时,莫斯科高尔基公园的滑冰场发生意外。为方便游客通行而临时搭建的木制天桥突然坍塌,桥上的部分人员跌至滑冰者身上。

报道称,当时,冰场内人头攒动,大家都沉浸在迎接新年的喜悦之中,不少人登上天桥试图欣赏美景,导致木桥不堪重负。莫斯科市政府宣布,有13人受伤就医,但“并无重伤者”。

另据台湾“中央社”1月1日报道,日本刚进入2019年不久,一名21岁男子涉嫌驾车蓄意冲撞东京地铁原宿站附近的跨年人群,造成8人受伤。该男子先向警方供称是发动恐袭,后改口说是要报复死刑。

警视厅原宿署1日说,驾车嫌犯是居住地与职业不详、自称名为日下部和博的21岁男子,被警方以杀人未遂罪嫌逮捕。日下部被逮捕后坦承犯行,并供称想杀人才驾车冲撞行人,“这是对死刑的报复”。

根据警方说法,日下部是在1日零时10分左右,驾驶轻型汽车在靠近地铁原宿站附近的道路逆向行驶,造成8人被撞,其中一名学生重伤昏迷。另外7人是从10多岁到50多岁的男子,其中4人伤势较重。

俄罗斯在日俄争议岛屿部署雷达站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7日报道,日本NHK电视台7日引述俄罗斯军方消息人士称,俄罗斯军方已在多座岛屿上部署了雷达站,这其中包括日俄存在主权争议的北方领土。

据报道,该消息人士没有透露具体部署雷达站的岛屿名称,据日媒分析,部署雷达的行为与俄军在2016年在日俄争议的择捉岛和国后岛部署新型地对舰导弹有关。根据俄方报道,新建的雷达站可以大幅提升俄军对海陆空敌情的监测能力。

日俄四岛争端是曙光初现还是扑朔迷离?

11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新加坡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双方就以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加速日俄缔结和平条约谈判达成一致,并计划在本月底举行的G20峰会上就该议题展开持续对话。《日苏共同宣言》第九条规定,双方将继续就缔结和平条约进行谈判,苏联在条约缔结后把四岛中的齿舞、色丹两岛交给日本。但后来日本政府主张,包括国后、择捉在内的四岛必须全部归还日本,导致和平条约谈判陷入僵局。而这次会谈表明,两国首脑今后可能以先归还齿舞、色丹两岛作为选项之一推进缔结和平条约谈判。然而仍存在如何处理国后与择捉两岛、以及齿舞岛和色丹岛的主权归属等诸多问题。

不可否认,这次两国已就1956年签署的《苏日共同宣言》为基础加速推进谈判达成共识是一大进步。其二,依据《苏日共同宣言》的相关精神,日本由“俄方务必归还北方四岛”转为“可先行归还面积较小的齿舞和色丹岛”,最大限度为己方赢得战略主动。其三,安倍与普京都希望在各自任期内解决领土争议问题,释放出双方政治高层的诚意,营造了良好的外交氛围。

但日俄能否解决四岛争端仍然扑朔离迷,主要有四个方面的障碍。

第一,历史积怨。1905年日俄战争后,根据《朴次茅斯和约》,俄国作为战败国,将四岛割让给日本。在二战中,日本将之作为重要的海军基地,而俄国也一直伺机收回这些岛屿来报丧权辱国之耻。1945年,斯大林提出苏联对日作战的条件之一就是包括四岛在内的千岛群岛交给苏联,苏联以武装登陆和受降的形式收回了在1905年失去的南千岛群岛。1951年日本签署了《旧金山和约》,正式放弃了对这四个岛屿的权益。四岛在很大程度上是战胜国的归属品,事关两国的历史荣辱感,难以轻易放弃。

第二,领土主权归属的“零和博弈”特性。虽然日本政府在领土返还的时间和条件方面采取灵活方针,但不会改变在解决四岛归属问题上持有的一贯立场。在俄方看来,《苏日共同宣言》并未对争议岛屿的移交问题设置明确条件,尽管提到在双方签署和平条约之后,将把齿舞和色丹归还给日本,但并没有写明主权的归属。故齿舞和色丹两岛要在今后的谈判中决定归属。从现阶段情况看,俄方更倾向于与日本一同对相关岛屿实施联合开发,这是日本难以接受的。在双方看来,四岛主权归属是一个“零和博弈”问题,一方之所得必为另一方之所失。

第三,国内政治压力。岛屿争端本质是大国间的权势博弈,是国家间意志的较量,这决定双方在谈判过程中妥协与回旋的空间极度有限,其产生的溢出效应也将渗入两国国内各阶层并深度影响本国的舆论导向。日本国内普遍对四岛问题的解决持谨慎态度,安倍政府一名高官说:“国后、择捉两岛上住了那么多人,俄罗斯怎么可能归还?”对于安倍政府的这一立场转折,日本国内看法产生分歧,一种认为此举有现实意义,可能打破此前的谈判僵局,另一种则批评政府不应急于转变既有方针。在俄罗斯国内,即使只归还齿舞、色丹两岛,反对声音也很强烈。俄国内对谈判前景普遍看衰,认为争端岛屿涉及二战胜利成果,俄方做出的任何让步均有损国家利益,日本正在想方设法,是为了“修改”二战的某些结果,而不是为了与俄罗斯签署和平条约。

第四,四岛被视为地区相关国家地缘政治实践的筹码与工具。

从地缘政治层面看,四岛具有极高的战略地理价值,历来就是俄日两国必争之地。俄国自彼得大帝以来就不断寻求暖水港和不结冰的海峡通道,南千岛群岛只有两条海峡在寒冷季节不会结冰,即位于择捉岛和国后岛之间的叶卡捷琳娜海峡和位于择捉岛和得抚岛之间的弗里斯海峡。占据择捉、国后、色丹、齿舞四岛使俄罗斯能将鄂霍次克海视为领水,俄方视四岛以及千岛群岛和勘察加半岛为重要国防线。失去四岛链条中的任何一环,俄通往太平洋的水路就出现一个完美的“漏洞”。“漏洞”将被日本控制,而《美日安保条约》允许美国利用日本领土部署军事基地和武装力量,归还日本的岛屿也就相当于被其盟友美国控制。尽管日本向俄国表明不会允许美国在四岛部署军事基地和反导系统,但在俄方看来,《美日安保条约》的同盟约束显然比安倍晋三的承诺更有效力。

总之,鉴于历史积怨和岛屿主权问题的“零和博弈”性质,日俄两国面临着国内政治压力、同盟承诺、地缘政治对抗等挑战。安倍急于在剩余任期内解决日俄间的“悬案”,但如果急于求成,很可能招致日本国内反弹,有关谈判进程能否如日本政府所愿恐怕是未知数。而同时,俄方担忧一旦两岛交付日本,日美可能基于《日美安保条约》在岛上设立美军基地和反导系统。日本即使为打消俄方疑虑,通过多个渠道向俄承诺不会让美军驻扎在归还岛屿上,但这有可能招致美方不满,使安倍政府在未来谈判中两头为难。从长远看,推动地区安全局势的缓和、增进两国及相关各方战略界的互信和共识,采取渐进式的谈判而不是一揽子解决方案,更有助于推动“四岛争端的正向发展。(秦立志
大连外国语大学东北亚研究中心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讲师)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