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代理防长用F词骂自家F-35?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6日的报道中说,沙纳汉本人对此予以否认,并澄清说:我骂的是F-35战机项目,不是战机本身。

梅高美 1

梅高美 2

故事要从今年3月说起。

资料图:F35B闪电战机飞行表演。中新社发 毛建军 摄

梅高美,昨天早上看见@美国驻华大使馆这么个微博,给我乐够呛。这美国驻华大使馆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是够强大的,那么问题来了,贵国国防部长之前在那个单位高就啊?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报道,多名前政府官员透露,曾在波音工作超过30年的沙纳汉在五角大楼内部会议上对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战斗机项目进行了十分严厉的批评,认为洛马公司挤掉波音拿到的这个项目“差到极点,如果是波音,事情要好得多”。还有政府消息人士称,沙纳汉曾在会议上用F词来形容F-35战机。于是,他被华盛顿一家独立监督机构投诉了。

美国政府问责局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的8个月里,全球范围内仅有一半F-35能起飞执行任务,且F-35近30%的时间都在地面等待零部件。

既然美国驻华大使馆微博敢于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们也就扒皮一下波音高管国防部部长大战洛克希德马丁高管国防副部长的故事。

3月20日,国防部督察长办公室宣布,已对指控沙纳汉违反职业道德和行为准则、偏袒前雇主波音公司并打压其竞争对手的投诉展开调查。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4月26日报道称,美国政府问责局在2018年某时间段内通过收集数据调查F-35零部件短缺问题对战机可用性和任务执行能力造成的影响。25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美国国防部经历重重挑战,作战人员战备能力持续下降。因零部件短缺,F-35型战斗机有20%的时间无法飞行。2018年,F-35战斗力弱的问题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更加严重。承包商的数据显示,2018年5月到11月,因零部件短缺,F-35机队29.7%的时间无法飞行。2018年5月到11月,约有50%F-35可以至少执行一项任务。当美国政府问责局放宽标准评估有多少战机具备“完全任务执行”能力时,该数字急剧下降。美国海军F-35C仅有2%具备“完全任务执行”能力。

众所周知,波音的沙纳汉现在是国防部的代理部长,但是在此之前,他是国防部副部长。这位波音高管也不是美国国防部中唯一一名大企业高管:负责国防政策的国防部副部长是约翰•鲁德(John
Rood)和艾伦•洛德(Ellen Lord),这两位之前都在洛克希德公司高就。

据CNN4月26日的最新报道,沙纳汉对于用F词形容F-35坚决否认。根据美国国防部4月25日发布的一份报告,在美国国防部督察长办公室就沙纳汉是否违反任何道德协议展开调查时,他向调查人员表示,他不仅没骂F-35战机,甚至还夸这款战机“非常棒”。而他用F词形容的是这个战机项目。

美国国防部也发布一份报告,认定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对F-35项目的评价是实质性的,和项目表现有关,没有任何不当行为。此前国防部总监察长办公室指控沙纳汉为波音公司谋利,一再贬低F-35。曾在波音供职的沙纳汉评价F-35项目“糟糕透顶”。

于是乎,国防部除了“正经军人”马蒂斯以外,一位波音高管负责预算,一位洛马高管负责国防政策,非常平衡。

“沙纳汉先生告诉我们,他并没有用F词形容F-35战机,”美国国防部报告写道,他告诉我们F-35战机“非常棒”,“他告诉我们,他说的是F-35战机项目”。

2018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要求空军、海军和陆战队提高F-35任务执行能力,并在2019财政年度结束前达到80%。美国政府问责局的报告认为,由于上述问题,达成该目标可能十分困难。

约翰•鲁德

报告还称,沙纳汉对F-35战机项目的整体批评是基于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包括“库存备件部不足”以及每小时飞行的成本降低得没有足够快。

说道占有利益,咱们再来谈谈几个公司高管最近搞出来的破事儿。

CNN说,最终,沙纳汉被证明没有任何不法行为。因为调查人员认为他对F-35项目的评论是“实质性的”,“且与政府其他高级官员对F-35项目的评论一致”。

故事还要从去年说起,前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上任以后,和美国海军还有和美国陆军的关系都不错,唯独空军之间的关系比较差。马蒂斯和希瑟·威尔逊的主要矛盾在于特朗普的太空军,F-35购买数量和格里芬部长的高超音速武器问题。太空军独立成军以后,要从空军那里划卫星资源,而美国国防部喜欢空军宣传“F-35无敌”这件事儿,因为格里芬部长希望有一个“大点的飞机”,用来发射空射高超音速武器和反卫星武器。这一点导致了希瑟·威尔逊和特朗普与马蒂斯之间的矛盾。

那么,让沙纳汉陷入调查的F-35战机,表现究竟如何?

迈克尔·格里芬,前nasa宇航局局长,目前副国防部长,主管武器开发研究,致力于渲染中国高超音速武器能“肃清”东北亚美国武装力量

据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介绍,F-35战机集隐身性能、超音速、超机动性及最先进的传感器融合科技于一身。CNN称,这款战机被吹捧为“军用航空的未来”,一直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最爱,他曾多次称赞F-35。CNN还提到,F-35战机项目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武器项目。

本来事情到这里还挺好,结果马蒂斯好死不死跟特朗普“突然”闹翻了,年初辞职滚蛋。马蒂斯走人以后,美国各大高官觉得国防部长这个活儿不好干,特朗普先后找了几位共和党高官和退伍将领,俊被告老还乡,随后沙纳汉这位“倒霉蛋”就顶上去了,一顶顶到现在。

但根据美国国会下属监察机构美国政府问责局最新报告,F-35战机近期表现似乎欠佳。报告称,由于备件短缺,近30%的美军F-35战机在2018年5月至11月期间无法正常飞行。该问责局还称,国防部“积压了大约4300件需要维修的F-35零部件”。

沙纳汉:我也不是谦虚……你说我一个波音的高官,怎么就当上国防部长了呢?特朗普说,真没人当了,您凑合干把。

美国政府问责局还发现,“F-35战机的性能远远低于作战人员的要求,也就是说,该战机无法执行多数任务或按要求飞行”。而低于预期的原因,主要在于F-35备用零件短缺,而且都分部在世界各地以至于难以管理。

于是,一位波音的高管做了美国国防部长,这一干没俩月,就出大事儿了。

报道称,五角大楼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都表示他们正在与美国政府问责局合作,以实施其最新报告中的具体建议。梅高美 3

就在这3月12日美国人公布了2020年军费预算细节,由于美国防长和空军的要求,美国空军的预算没有全部用于洛克希德马丁F-35的采购,美国空军在2020年计划斥资49亿美元采购48架F-35,同时斥资11亿美元采购8架新的波音F-15EX。在美军提交的军费申请中,也提到要采购多达144架F-15X战斗机。

[ 责编:丁玉冰 ]

F-15X是“备胎中的备胎”,是一款只准备外售的飞机。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曾经信誓旦旦说,空军未来“必须全要只要洛克希德马丁的F-35”吗,对于这款“老飞机”是深恶痛绝。

要知道,洛马在1月份信誓旦旦说F-35不会被15X冲击订单,3月份立刻订单减少3分之1,这让美国国内舆论立刻就炸锅了。在美国这样的地方,波音黑洛马黑,那可不像咱们国家沈黑成黑,而是各路议员,公司都有相应的游说集团、军队指挥官和文职官员。由于美国庞大的军火公司与军队的关系密切,导致军内有诸多“死忠粉”,因此立刻各路大神就跑出来“天珠国贼”。

而且,就在这个预算出来之前4天,由于和特朗普矛盾重重,美国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3月8日表示,已向总统特朗普表达了将于今年5月辞职的决定,并得到后者同意。虽然希瑟·威尔逊没有提及自己辞职的原因,但外界猜测和太空军有关。

希瑟·威尔逊是美国空军第一位女性文职部长,在7年任期间表现十分优秀,是一位女中豪杰。她本来有望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性国防部长,但是她和特朗普之间的矛盾导致她最终辞职了事。不过由于她辞职时间和沙纳汉与空军决定买F-15X时间重合吗,因此美国很多议员和官员都开始“
波音阴谋论”,指责沙纳汉偏袒波音,强行给空军塞进去F-15X订单迫使空军部长下台,罪该万死,当天诛国贼。美国国内舆论一时间那叫一个群情激奋啊——毕竟,国防公司硬塞空军老旧飞机用于满足本公司利益这事儿,是有不少先例的的。

就是美国空军退役将领跳出来指责沙纳汉。美国空军副参谋长和空战司令部司令,退伍少将约翰·迈克尔·洛(John
Michael
Loh)直接跳出来写文带节奏。他撰文称,空军“直到今年2月份还没有决定购买F-15X”。而空军选择F-15X的原因,是“国防部长办公室”——也就是沙纳汉一手决定的。随后他在文章里怒斥F-15X“根本不适合大国竞争”,这款飞机“穿透不了中俄的防空圈”。

美国媒体也跟着兴风作浪,各路人马盛传“小道消息”,说什么沙纳汉逼走空军部长,有人向美国国防部监察部长提出了一项道德投诉,指责沙纳汉在近期决策中违反道德协议偏袒波音,涉嫌利用职务之便为前雇主波音公司进行不正当宣传。

那么,美国“纪检委”起诉了沙纳汉什么呢?

起诉沙纳汉用“F”word形容洛马……

梅高美美驻华大使馆说政府不干预企业?你国国防部长笑了。在经过国防部检察长办公室的直接问询之后,沙纳汉近日公开道德规范协议,表示自己签署道德协议,没有替“老东家”说话,购买F-15X,并非是我的意志决定的,而是“国防工业基础决定的”。

梅高美美驻华大使馆说政府不干预企业?你国国防部长笑了。梅高美美驻华大使馆说政府不干预企业?你国国防部长笑了。那啥是国防工业基础呢?是工厂,工厂归谁管?归波音公司管。

沙纳汉:我没有决定空军购买F-15X一事,是波音决定的,虽然我负责签字,但是真不关我事。

对于沙纳汉这一便捷,美国“纪检委”表示:“他说的是真的”。国防部检察长办公室的特别调查发现,他没有违反协议。一名高级国防官员星期五在接受防务新闻记者采访时,对记者说,代理国防部长没有参与挑选波音制造的战机的决定。

“根据行为准则办公室的工作,我们制定了一套相当严格的制度,在项目预算审查过程中,不让任何与波音有关的事情进入他的职权范围。”

故事到这里没有结束,就在波音国防部长塞给空军F-15X两个月以后,洛马又出事儿了。

洛马让问责局查了。美国政府问责局4月25日发布的报告调查了2018年备件短缺对F-35可用性和任务能力的影响。问责局说2017年,我们报告说,国防部正在经历持续的挑战,F-35的维修仓库已经拖延6年了,加上严重的备件短缺,使F-35机群妥善率只有50%,全机队有20%的时间无法飞行。

这次问责发现的段子包括但不限于:,2018年,全球范围内只有大约50%的f
-35战机能完成每年执勤8个月的硬性指标

而所有F-35机队等待备件的时间占了近30%。2018年5月至11月,F-35各型号战机的任务能力率在50%左右徘徊。

由于F-35生产时间长,以至于从生产线上生产出来的首批F-35与最近生产的F-35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政府问责局发现,除了软件的变化,“整个机队至少有39种不同的部件组合”。

缺乏配件这让美国空军“主体空军化”,为了保持战备值班,F-35中队的人员正在从其他已经无法飞行的F-35上拆下零部件,而不是等待新的零部件通过供应链交付到他们中队。

……上一个这么混乱的量产机,还是我国早期歼-8。

先不说为啥问责局会在F-15X进入美国空军的节点突然调查洛克希德马丁一事,美国人可是自吹自擂F-35A“初始战斗能力”IOC一年多了,那么战备率50%,维持飞行靠拆东墙补西墙的战机是怎么IOC的。

这你恐怕得问洛马的高官:国防部副部长是约翰•鲁德(John
Rood)和艾伦•洛德(Ellen Lord)了。

于是,波音洛马本轮在空军的角力,以空军强行吃下144架F-15X,F-35战备率50%,空军部长辞职了事。看完美国空军上半年大戏,我们回头看美国驻华大使馆这段吹牛。

美国政府一般在重要的公司企业中不占有利益——在贵国,都是重要公司企业在政府中占有利益。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